学术ACADEMIC
当前位置:首页>学术

赵梅:特朗普时代的美国媒体

作者:赵梅   来源:《国际政治研究》2018年第4期  已有 732人浏览 放大  缩小
  特朗普执政后,美国政府与媒体之间既博弈又相互依赖的传统格局被打破。特朗普与主流媒体之间的持续对抗,是美国政治极化的反映。特朗普代表的是内容复杂、多元的民粹主义,美国主流媒体代表都市知识精英,后者一贯坚持自由主义理念和价值观,但在高度政治化、精英化、都市化和商业化的背景下,他们把政治立场和媒体利润置于真相之上,从而削弱了其监督作用和公信力。

  在美国,媒体素有“看门狗”之称,意即媒体代表公众利益通过舆论对政府行使监督权,因而又被称为与立法、行政、司法并立的 “第四权力”,受《美国宪法》第一条修正案的保护。在多数研究者看来,美国的主流媒体在很大程度上反映出一个真实的美国。然而,“特朗普现象”引发了研究者对美国媒体及其作用的思考。
  2016年至今,美国媒体生态乱象环生。在2016年大选中,美国传统主流媒体一面倒地认为特朗普不可能胜选;在选举后,执政的特朗普公开与美国主流媒体为敌,说它们是“人民公敌”,而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和《纽约时报》为代表主流传统媒体则针锋相对,不放过任何机会对其进行激烈批评。这种美国总统与主流媒体剑拔弩张的紧张关系在美国历史上极为罕见,建国以来美国政府与媒体间“小骂大帮忙”的既对立又配合的传统格局被打破。上述现象颠覆了人们对美国政治制度与社会的固有印象,也由此引发了对美国媒体及其作用的重新思考。
  2016年美国大选至今,美国媒体呈现出一幅非常独特的景象:一方面,选前美国主流媒体、民调和智库报告,几乎“一边倒”地认为希拉里将以明显的优势取胜;另一方面,特朗普上任后,一改以往美国总统与新闻界保持接触与沟通的传统做法,公开与主流媒体为敌,而主流媒体也并未因特朗普入住白宫而停止对他的指责和攻击。自美国建国近两百多年来美国总统与媒体之间的既相互博弈又相互依赖的共生关系被打破。这两种情况在美国历史上几乎是前所未有的。
  特朗普在就任后的第一次记者招待会上,痛斥美国有线新闻网、嗡嗡喂(BuzzFeed)制造假新闻。他在“推特”上称这些主流媒体是“美国人民的公敌”。2017年1月17日,特朗普在自己的“推特”账户上颁发“十大假新闻奖”,“获奖者”来自《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美国有线新闻网、美国广播公司等。与此同时,共和党官方网站公布“假新闻”获奖者名单。特朗普说,他要把十大“假新闻”颁给 “最腐败、最具有偏见的主流媒体”。
  在媒体方面,《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美国有线新闻网等美国主流媒体在特朗普胜选后发起了“媒体保卫战”。2016年11月21日,特朗普来到《纽约时报》总部,与编辑、专栏作者和记者座谈。11月24日,《纽约时报》就发表了专栏作家查尔斯·贝娄的评论文章——《不,我们绝不可能好好相处》。2018年8月15日,《波士顿环球报》邀请全美350家新闻机构家联合发表社论,共同反击特朗普对媒体的“人民的公敌”的指责。
  特朗普与美国传统主流媒体之间剑拔弩张的紧张关系,凸显当前美国传统主流媒体与民主政治所面临的挑战和危机,引发研究者对美国媒体及其所面临的挑战的反思。其中,美国主流传统媒体中的自由与保守势力的失衡、假新闻,以及右翼媒体的复兴成为关注的焦点。
  (一)公信力和社会监督作用在削弱
  尽管美国各大主流媒体都标榜公正、客观、真实,但在现实生活中,绝对客观公正的报道几乎是不存在的,任何一篇报道都不可避免地带有编辑记者个人的价值判断。与此同时,任何媒体都是以商业利益为主要目的,这是媒体的生存之本。
  美国主流媒体纷繁复杂,观点不尽相同。几乎每家媒体都自我标榜为非党派、新闻报道准确而不带任何偏见。然而,研究显示,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美国主流媒体党派色彩明显,呈现出向民主党、自由派倾斜的失衡现象,这在2016年美国大选中表现得尤为明显。2016年1月,皮尤对在美国影响较大主要媒体的受众政治立场和党派倾向进行研究,从而绘制出美国主要媒体的政治倾向版图。皮尤把媒体置于有自由主义和保守主义意识形态的政治版图中,自由主义居左,保守主义居右。研究发现,绝大部分美国媒体居左,倾向左翼自由主义,只有为数不多的媒体居右,倾向右翼保守势力。
  美国媒体的失衡不仅体现在上述党派倾向的失衡,还体现在地域失衡上。《大西洋月刊》根据美国劳工统计局的数据绘制出2009-2015年间美国编辑和记者地域分布图,结果显示,在2009—2015年间,美国全国性的媒体主要集中在纽约、华盛顿、洛杉矶等大都市,且向东西海岸集中化趋势增加。
  在美国新闻从业人员的种族构成方面,绝大部分新闻编辑记者为白人。美国新闻编辑学会每年对美国新闻从业人员的多元化问题进行统计并发表年度研究报告。该学会2017的研究报告显示,在美国新闻从业人员中,少数族裔人数在传统主流媒体中占16.6%,2016年为17%,下降了一个百分点;少数族裔在网络媒体中占24.3%。2016年为23.3%,上升了0.7个百分点。
  日益明显的政治倾向、党派立场,以及精英化和都市化导致的“小圈子”思维,使主流媒体的编辑记者们没能更深入地了解不同背景、不同地区的美国普通民众,没能深切感受到“锈带”的白人蓝领的诉求。过度的党派倾向和对商业利益的追求,模糊了观点(opinion)和事实(fact)之间的界限,最终导致了2016年大选中媒体对民意的误判,从而在很大程度上失去了民众对媒体的信任,损害了媒体的社会监督的责任。
  (二)假新闻泛滥的挑战
  假新闻是今天美国传统媒体面临的最严峻的挑战。2016年11月16日,《牛津词典》把“后真相”(post-truth)定为2016年的年度词。
  假新闻在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中异军突起。除了传播手段多样化、自媒体发展迅速外,传统主流媒体的编采立场偏颇及公信力下降,也是导致假新闻泛滥的主要原因之一。报纸、电视、广播等传统媒体,遵守出于商业利益、信誉和法律等因素考虑,遵守业内已经存在的一套职业操守,包括来源透明、事实确凿、勘误声明等,从而维持其可信度。他们如果刊发错误信息,将面临法律诉讼。假新闻制造者通过匿名网站传播假新闻,根本无从查找信息来源。通常,极右翼人士特别偏好转载假新闻。一些没有标示维护者或编辑者的匿名网站,由于很难针对制造假新闻的作者起诉,因而成为假新闻的传播渠道之一。
  如今在美国,主流传统媒体制造并传播假新闻的现象非常罕见,但在社交媒体上每个人都有发言的权利,这让社交媒体成了假新闻最大的源头。为此,苹果、谷歌、“脸书”等纷纷采取措施整治假新闻。
  (三) 另类右翼媒体兴起
  近年来,全球化在世界范围内受挫,经济放缓、美国社会的一些“政治正确”和“肯定性行动计划”矫枉过正的做法、日益加剧的种族冲突、社会阶层固化,以及愈演愈烈的政治极化,使得美国社会思潮出现急剧右转。美国中下层白人劳工阶层对华尔街大企业和华盛顿政客的失望和不满,催生了美国右翼媒体的复兴和另类右翼媒体的崛起。
  另类右翼是2016年美国大选以来出现的一个令人瞩目的社会现象。它脱胎于20世纪80、90年代美国“白人民族主义者”(white nationalist)运动。另类右翼的追随者以白人种族主义者和刚毕业的大学生为主。另类右翼大多都信奉“白人至上主义”。另类右翼是一个松散的团体,主要活跃在网络上,大量使用互联网、社交媒体来传播其主张,这催生了另类右翼媒体的出现和发展。
  值得注意的是,近期发生了一些美国媒体逐渐向右转的迹象。2018年6月,《匹兹堡邮报》漫画家罗伯·罗杰斯,他在该报工作长达25年,解雇原因是他在漫画作品中嘲笑特朗普。《纽约时报》发表的评论文章认为,这显示出《匹兹堡邮报》及其姊妹报正在向右转。
  (四)民众获取信息渠道的多样化
  在数字化时代,随着手机应用的普及、社交媒体和数字媒体的飞速发展,美国民众获取信息的渠道日益多样化,主流媒体不再是他们获取信息的主要渠道。对于位于中西部想“锈带”和乡村的中下层劳工阶层来说,他们从当地报纸而不是总部位于大城市的美国主流媒体以及宗教聚会时获取信息。
  从1704年美国第一份报纸出现以来,美国主流传统媒体在推动社会进步方面有着辉煌的过去和不可磨灭的功绩,发挥了无可替代的“看门狗”的社会监督作用。在特朗普时代,面对来自特朗普为代表的政治与社会力量的公开对抗,美国主流媒体发起了“媒体保卫战”。他们试图坚持和捍卫传统的理念,但如何改变其过度的党派倾向和对商业利益的追求,恢复期其受损的公信力,维护其行使社会监督的责任,改变精英化、都市化和小圈子化以致与某些重要的中下层蓝领严重脱离的倾向等等,是非常严峻的挑战。另一方面,在媒体革命的大背景下,如何对自媒体、社交媒体和互联网进行更有效的监管,如何甄别假新闻,如何保护数据隐私,是当今世界所面临的共同问题。对于从事美国研究的人来说,对美国媒体的新变化及其面临的挑战应有足够的了解和认识。
发布时间:2019年02月08日 来源时间:
分享到:

留 言

学术ACADEMIC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