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富豪竞选美国总统不是好事

作者:爱德华•卢斯   来源:FT中文网  已有 554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美国民主党已收到警告。如果它选择一位支持增税的候选人来挑战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有位亿万富豪可能会以搅局者身份参加总统大选。至于他是星巴克(Starbucks)前首席执行官霍华德•舒尔茨(Howard Schultz,见文首照片)或是别的什么人,那是次要的。任何第三方富豪都有实力分走选票,让特朗普得以连任。推论很明显:美国相当大一部分富豪为了继续享受低税率,都愿意让特朗普连任。
  这不是一种琐碎细小的考虑。在过去7次美国总统选举中,独立候选人3次改变了结果。即便是绿党(Green party)候选人吉尔•斯坦(Jill Stein)在2016年获得的1%选票,也可能对选举人团产生影响。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在全国总票数上高出特朗普近300万张。但是她在威斯康辛州、宾夕法尼亚州和密歇根州较特朗普落后了7.7万张选票——大约是斯坦在这些州所得票数的一半。在2016年的竞选中,斯坦总共只花了360万美元。那点钱足以改变历史。
  舒尔茨的净资产为34亿美元,他在选举中能够投入的金额是斯坦的100倍,但即便是那样的支出也仅相当于他个人财富的十分之一。如果民主党提名一位支持开征财产税、对舒尔茨这样的富豪构成打击的候选人,那么舒尔茨化解这种威胁的能力将是相当大的。即使他最终决定不参加竞选,仅仅是这一可能性就可能吓到民主党人,促使该党选择一个对富豪更友好的候选人。
  这对美国的民主制度是一件好事吗?舒尔茨认为,美国政治已被“极端主义的”两党制双头垄断败坏了。两党都沉迷于“报复政治”,而不是针为国家的问题找到合乎常理的解决方案。只有舒尔茨这种水平的人才能打破这种模式。
  舒尔茨的平台有三个弱点。第一个是假对等。在可能竞逐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人群中,没有人能与特朗普相提并论。在特朗普进入政坛之前,两党都从未选择这样一个人——在选举举行之前就扬言选举受到操纵。但是,即使在他出现之前,共和党人向右转的程度就超过了民主党人向左转的程度。学者们称之为“不对称极化”。将两者之间的中点定义为常理,就混淆了形式与内容。
  其次,舒尔茨的大胆是有误导性的。他的主要想法是搅动一个出故障的体系。然而在具体政策上,他主张保留现状。他形容对富人征收财产税(对净资产超过5000万美元的人征收2%,对净资产超过10亿美元的人征收3%)的提议是“荒谬的”。同样,民主党提出的“全民医保”(Medicare for all)提案也“不符合美国精神”。其他富豪也同意这一点。身家约400亿美元的纽约前市长迈克尔•布隆伯格(Michael Bloomberg)表示,这样的财富再分配将把美国变成委内瑞拉。不同之处在于,布隆伯格正在考虑以民主党人的身份参选。
  第三个弱点在于这样一个观念,即经营过企业的人肯定具有独特的领导能力。特朗普的记录会不会引发人们对这一说法的怀疑,还有待观察。他依靠房地产开发出了名。舒尔茨经营过一家咖啡连锁店。他近日告诉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NPR),“我有着30多年以独特方式解决复杂问题的记录。”当年舒尔茨注重的办法之一是确保星巴克支付超低的税款。在英国,星巴克的税率曾经仅为2.8%,直到一场“税收羞辱”运动迫使它多缴了一点儿税。不管怎样,当特朗普宣称“只有我能搞定这个问题”时,他似乎是在替其他亿万富翁说话。
  这就引出了一个问题:需要搞定的问题是什么?舒尔茨的观点是,美国的怨恨政治只能由圈外人来拯救。政坛圈内人都陷入太深了。另一种观点是,美国政治状况反映了美国经济中正在发生的情况。严重的不平等滋生了寡头政治。正如中产阶级正在空心化一样,政治中间力量也在后退。舒尔茨就是这一现实的象征。在一个拥有3.3亿人口的民主国家,一位亿万富豪能够改变选举结果,这本身可能是制度失灵的一个迹象。
  译者/何黎
发布时间:2019年02月04日 来源时间:2019年02月02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