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智库新闻

展望2019年美国与东南亚国家关系:机遇与挑战并存

作者:   来源:上海美国研究  已有 615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东南亚多个国家将在2019年举行大选,其他一些国家则面临着治理挑战,美国今年将如何参与该地区事务值得关注。近日,CSIS专家撰文展望了2019年东南亚国家的发展前景,以及美国与东南亚国家间关系可能的走向。
  1、大选与治理
  印度尼西亚和泰国是东盟最大的两个经济体,也是东盟传统的领导国家,两国都将于2019年初举行大选。在泰国,此次大选将从名义上恢复国家的文官统治(泰国军方于2014年通过政变推翻了之前的民选政府)。然而泰国政府一再宣布推迟大选,由于此次大选是宪法修订后举行的第一次大选,加之军方力量依然强大,在塑造新政府中也扮演着极为重要的角色,此次大选可能无法完全恢复民主与文官统治。泰国大选一个可能的结果是,新选举产生的下议院可能被一个反军政府联盟控制,而上议院和总理一职则被亲军政府党派掌控。这样的局面很可能导致政治僵局,并引发社会动荡,这将削弱泰国的经济增长及其地区领导力。
  印尼总统大选将于2019年4月17日举行,届时现任总统佐科威(Jokowi)将与退役将军普拉博沃·苏比安托(Prabowo Subianto)再度对决。尽管佐科威似乎处于优势地位,有望成功连任,但是一些变量为大选结果增加了变数。继2018年货币贬值重挫印尼和其他一些新兴市场之后,印尼货币卢比再次暴跌,这可能导致日用品价格上涨,并引发经衰退,打破佐科威执政期间相对稳健的经济增长记录。宗教认同政治也可能在大选中扮演重要角色。虽然佐科威选择保守派穆斯林传教士安明(Ma’ruf Amin)作为其竞选副手引发了不小的争议,但至少就目前来说,安明有助于他争取伊斯兰教徒的支持。与此同时,佐科威和普拉博沃似乎都鼓吹经济民族主义;就这一点来说,佐科威似乎更具优势,因为佐科威政府夺回了对巴布亚省的铜矿和金矿的多数控制权。自上世纪60年代以来,巴布亚省的铜矿和金矿一直为美国矿业巨头弗里波特公司持有和运作。
  在其他东南亚国家中,菲律宾将于2019年5月举行中期选举,此次选举将成为观察杜特尔特政府的风向标。选举也将考验杜特尔特政权所进行的多项争议举措,比如其开展的禁毒战和对反对势力的压制。此外,选举还将测试民众如何看待杜特尔特的对华政策,包括搁置菲律宾与中国在南海的争端。
  马来西亚政坛将继续展开激烈角逐。去年5月,马哈蒂尔(Mahathir)率领希望联盟(Pakatan Harapan alliance)出乎意料地赢得大选后,所有人都对马哈蒂尔是否会信守承诺让位于他从前的对手、如今的盟友——安瓦尔(Anwar Ibrahim)而拭目以待。值得关注的还有马来民族统一机构(United Malays National Organisation/ UMNO,简称巫统)的走向,随着其成员的流失,巫统面临解散的风险。巫统与马来西亚反对党泛马回教党(Parti Islam Se Malaysia ,PAS)的敌对关系,以及希望联盟内部不同政党之间的管理问题也值得关注。
  就缅甸而言,在罗兴亚人问题和经济改革议题上,国际上和缅甸国内精英对国务资政昂山素季的耐心不断消磨。昂山素季在这些问题上的抉择将影响缅甸的经济前景及其与世界的关系,也可能使缅甸重返在国际社会中半孤立的状态,特别是与美国和欧洲的关系。
  2、东盟
  2019年,泰国将担任东盟轮值主席国,同时泰国国内今年也有两件重大的政治事件,即拟于2019年年初举行的大选以及国王拉玛十世的加冕典礼。因此,泰国的主要目标可能仅是安然度过东盟轮值主席国的任期,而不大可能致力于推动东盟的某些议程。因此,像东盟与中国的“南海行为准则”以及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这样的项目不大可能取得重大进展。
  泰国同样也不会急于解决一些在东盟成员国之间存在的分歧性问题,不论是南海问题,还是缅甸的罗兴亚问题。总体而言,泰国可能仅充当2018年东盟轮值主席国新加坡和2020轮值主席国越南之间的连接符。
  3、经济和贸易问题
  随着《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于2018年末生效,东南亚的经济结构有望在2019年进一步演变。如今,新加坡和越南已成为CPTPP的正式成员,文莱与马来西亚有望在今年年初批准CPTPP。泰国和印尼等国也表现出加入CPTPP的兴趣。除此之外,菲律宾的贸易政策也将成为关注的焦点。菲律宾与美国的双边自由贸易协定磋商,因美国国会对菲律宾的人权关切而延期。在解决这一问题的同时,菲律宾也会权衡是否加入CPTPP。
  此外,由于许多跨国公司正考虑改变他们的供应链,一些公司可能将其在中国的制造业业务转移到东南亚。东南亚具有活力的经济体有望从这些生产转移中获益,但这些国家新获得的投资是否会因全球经济放缓而受到影响,仍有待观察。越南已经准备好吸引大部分引转移过来的投资,而印尼、菲律宾和其他国家能否在这场激烈的竞争中胜出仍是未知数。
  4、美国的参与
  2017年,美国总统与东南亚各国首脑往来密切; 2018年,特朗普不仅缺席了在新加坡举行的东亚峰会和美国—东盟峰会,也没有在美国接见任何东南亚国家领导人。但特朗普政府仍然推动落实了其自由开放的印太战略,包括宣布数项重要倡议,并宣称东盟仍在美国对该地区政策中居于核心地位。
  2019年,特朗普政府提出的印太战略是否能在东南亚真正得以实施,仍是未知数。2018年10月3日,美国国会通过《更好利用发展投资法案》(Better Utilization of Investments Leading to Development,简称BUILD法案),以扩大由美国政府支持的基础设施建设融资。美国是否会利用BUILD法案提供的新工具来战略性地聚焦东南亚,或者面向全球,将是观察印太战略是否在东南亚真正实施的指标。
  特朗普与东南亚各国领导人的个人往来也将备受瞩目。2019年,特朗普有很多机会与东南亚各国元首进行交流,包括邀请印尼大选的获胜者访问美国,会见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在海湖庄园接待东盟10国领导人,参加今年秋天将在泰国曼谷举办的东亚峰会和美国—东盟峰会。
  特朗普政府的人事安排也是影响美国在东南亚参与的重要变量。特朗普执政两年以来,很多对于实施印太战略和加强与东南亚各国联系的重要职位仍然空缺。退役空军准将大卫·史迪威(David Stilwell)被提名担任负责亚太事务的助理国务卿,该职位已空缺多时,但至今该提名尚未得到国会确认。此外,特朗普政府还未提名下一任美国驻东盟大使、美国驻新加坡大使和美国驻泰国大使;职业外交官W.帕特里克·墨菲(W. Patrick Murphy)被提名担任美国驻柬埔寨大使已数月有余,但目前仍未得到确认。国防部长马蒂斯的离职也带来了诸多问题,因为马蒂斯曾是特朗普政府中处理东南亚事务的关键人物之一,并曾多次访问该地区。由于五角大楼正在进行过渡,马蒂斯领导下的亚洲政策办公室可能面临重组,此举将对美国在东南亚的参与产生重大影响。

  本文编译自CSIS官网文章《东南亚2019:四大问题值得关注》(Southeast Asia in 2019: Four Issues to Watch),作者为CSIS东南亚项目高级顾问、主任Amy Searing;东南亚项目副主任Brian Harding。编译:毕进芳。
发布时间:2019年01月28日 来源时间:2019年01月28日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留 言

智库新闻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