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黄亚生:搞懂美国必须搞清细节

作者:黄亚生   来源:亚生看G2  已有 493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编者按
  在2018年的中期选举中,民主党表现出色,不仅仅夺回了众议院的控制权,也从共和党手中夺下了多个州长或州政府官员席位。不少人认为执政党中期选举失利是一个历史的规律,这次共和党失利符合历史规律,不必大做文章。
  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学院教授黄亚生表示,“俗话说‘魔鬼在细节’(“Devil is in the details”),就是说,世界上好多的事情,表面上看好像是这样的或是那样的, 但你了解了细节以后,发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黄教授指出,“2018年的中期选举更像一次总统大选级别的选举,也就是说这次中期选举比过去任何一届中期选举更能表明美国国民的政治倾向,它的信息量更大、更准确。”

  俗话说“魔鬼在细节”(”Devil is in the details”),就是说,世界上好多的事情,表面上看好像是这样的或是那样的, 但你了解了细节以后,发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今天我想用2018年美国中期选举来讲一下“魔鬼在细节”的道理。
  我为什么要讨论这个问题?有一个流行的观点认为总统执政党中期失利是一个历史的规律,这次共和党失利完全是正常的,不值得大惊小怪。有一位网友对我文章是这样评论的(该评论是发在一个微信群里,我在这里匿名引用,不应该有任何不合适的):
  “本来不想再谈政治,刚刚看了你转发的贴(指我的一篇关于美国选举的文章),实在忍不住,总统选举以后的中期选举的惯例就是执政党会丟掉不少席位,因为选民一般对新上台的总统期望过高后的失望,我Google了一下,你看看奥巴马2010年的中期选举的惨败,这个群好多都是国内的朋友,对美国政治不了解,这样胡说,怎么可以,麻烦你看看美国历史。”
  我一向不怕麻烦。这篇文章就是要看看美国历史,而看历史不能只是去谷歌搜索2010年的一年的中期选举的结果,而是要看看往年的选举和这次选举的细节。
  这个细节就是投票率 (turnout)。
  的确,从历史结果来看,总统执政党往往都会在中期选举中或多或少的丢掉国会两院的席位,甚至同时失去两院多数党的身份。 很多人都知道这个历史现象,但很多人不明白这里面的内在的逻辑。其实道理很简单, 就是总统执政党的选民没有投票热情,一般不在中期选举参与投票。反对党投票率高,而执政党投票率低,这样给了反对党一个人为的优势。
  但2018年中期选举不是一个简单的历史重复。细节非常重要,懂或不懂的标志是看你掌握不掌握细节。2018年中期选举的投票率达到了50.3%。这是自1914年的中期选举以来最高的中期选举投票率纪录。那年的中期选举的投票率是50.4%。(1914年应该是历史吧?)而1914年的民众投票热情高涨有一个特殊情况,那年美国经历了一个重大的选举改革。1914年那一届中期选举, 因为美国第十七修正案的生效,民众第一次可以直接选举参议员。
  文章开篇提到的那位朋友参考的2010年中期选举的投票率是37%。2018年的投票率和2012年的总统大选投票率只相差了4个百分点,和2016年总统大选的投票率只相差8个百分点。这就是我的观点的实证基础: 2018年的中期选举更像一次总统大选级别的选举,也就是说这次中期选举比过去任何一届中期选举更能表明美国国民的政治倾向,它的信息量更大、更准确。
  中期选举的历史规律
  文章开篇提到的那位朋友或许是没看我的文章,亦或许是看了以后没认出文章里讲的就是美国历史。我在文章《黄亚生:2020年特朗普还能继续总统之位吗?》中就详尽阐述了,历史数据确实表明,中期选举普遍对总统执政党不利。根据美国新闻网站PolitiFact的统计,自富兰克林·罗斯福(Franklin Delano Roosevelt)1933年就任美国总统以来,美国总统所在的政党仅在1934年和2002年两次中期选举中在众议院和参议院同时净胜了席位。在1934年的中期选举中,罗斯福所在的民主党分别在众议院和参议院各净胜9个席位。在2002年的中期选举中,小布什(George W Bush)所在的共和党则分别在众议院和参议院净胜8个席位和2个席位。
  小布什之所以可以在2002年的中期选举中脱颖而出,很大程度是因为当时美国民众仍受到9/11事件的极大精神冲击,国内民族主义情绪高涨,小布什政府成为爱国主义的代名词。除去1934年和2002年的中期选举,在1998年的中期选举中,克林顿(Bill Clinton)所在的民主党在众议院净胜5席,而在参议院则是既没有净胜席位,也没有净输席位。除去这三次中期选举,从1934年的中期选举算起,总统所在的政党都经历了失利,要不就是在参众两院中的一院净输席位,要不就是在两院同时失利,净输席位。
根据美国新闻网站PolitiFact的统计,自富兰克林·罗斯福1933年就任美国总统以来,
美国总统所在的政党仅在1934年和2002年两次中期选举中在众议院和参议院同时净胜了席位
图片来源:PolitiFact
  中期选举的投票率
  在美国,投票是一个自愿行为,不是强制性的。因此,美国政治候选人们的主要工作就是动员尽可能多的选民出来为自己投票。投票率往往可以决定一个候选人的最终成败。
  相较于总统选举,中期选举的投票率总是更低。在近四十多年里,美国总统选举的投票率总体维持在50%到60%之间。而在近四十多年里,中期选举的投票率勉强维持在35%到41%之间。在2018年之前的2014年中期选举中,投票率创下近四十年新低,仅为35.9%,大部分的有资格的选民(Voting-eligible Population or VEP)都没有出来投票。
相比总统大选,中期选举投票率总是偏低
图片来源:Pew Research Center
  中期选举投票率与总统选举投票率的巨大差距是因为选民对中期选举不感兴趣,尤其是在任总统所在政党的选民。他们因为在之前的总统大选中获胜,缺少于总统大选期间同等的动力和热情在中期选举中出来投票。
  中期选举不仅仅投票率低,而且投票的人群相对单一。根据佛罗里达大学政治系维护的网站“United States Election Project”的统计,60岁以上的公民在总统大选和中期选举中都可以维持较高的投票率,在50%到70%左右浮动。而年轻的选民则很淡漠。 在总统选举中,18-29岁的公民的投票率可以达到50%,但到了中期选举就只有20%了,甚至不到20%。
60岁以上的公民在总统大选和中期选举中都可以维持较高的投票率,而年轻的选民则很淡漠
图片来源:United States Election Project
  更为重要的是,在过去的中期选举中,相比于白人,少数族裔群体的投票率也比总统选举时的投票率有明显下降。随着美国社会越来越多样化,以及少数族裔投票越来越积极,从大的趋势来讲,白人选票在所有选票中的比率在降低。然而,每到了中期选举的时候,白人选票比率总会迎来反弹。也就是说,相对于总统选举,更少比例的少数族裔选民会在中期选举时出来投票。
相对于总统选举,更少比例的少数族裔选民会在中期选举时出来投票
图片来源:United States Election Project
  投票率低、执政党选民热情低、投票选民背景单一等因素使得过往中期选举的结果确实很难作为之后总统选举结果的先行预测指标。然而,如果我们仔细研究2018年中期选举的数据,就会发现这次的中期选举和过去的中期选举完全不一样。
  2018中期选举的细节
  2018年中期选举的50.3%的投票率是很接近总统大选的投票率的。在2016年的总统大选中,总计有1.34亿选民参与投票,而在2018年的中期选举中,总计有接近1.14亿选民参与投票,达到了2016年总统大选总参与选民的85%。而在过去,这个比率一直也就维持在六成上下。民主党在2018年中期选举中总计获得的选票(6073万左右)已经十分接近特朗普在2016年获得的总票数了(6298万左右)。2018年中期选举每个州的投票率都在上升。 根据“United States Election Project”的统计,除了加州和阿肯萨斯州与2014年数据持平,美国其他所有州2018年中期选举的投票率都要高于,甚至远高于2014年中期选举的投票率。
除了加州和阿肯萨斯州与2014年数据持平,美国其他所有州2018年中期选举的投票率都要高于,
甚至远高于2014年中期选举的投票率
图片来源:United States Election Project
  除此之外,2018年中期选举的选票构成也更多样化,更接近总统大选的选票构成。根据美国数据分析公司Catalist的分析数据显示,在2018年的中期选举中,相较2014年中期选举,年轻人和少数族裔的投票率有明显提高。在2018年中期选举中,约有76%的选票是由白人投出,12%是由非洲裔美国人投出,7%是由拉丁裔美国人投出,5%是由亚裔投出。少数族裔选票比重比2014年中期选举有明显的提高,更接近2016年总统大选的选票族裔构成。同样的现象在各年龄段中也有显现,年轻人选票比重比上次中期选举明显提高,更接近上次总统大选的选票占比。
在2018年的中期选举中,相较2014年中期选举,年轻人和少数族裔的投票率有明显提高,同样的现象在各年龄段中也有显现
图片来源:Catalist
  共和党虽然在2016年总统大选中赢得了胜利,但在2018年的中期选举中,共和党选民的投票率还是很高的。在2018年的中期选举中,亚利桑那州在任共和党参议员杰夫·弗莱克(Jeff Flake)宣布不寻求连任。因此,亚利桑那州的选情在选举前不确定性很大。根据美国时政网站 “库克政治报告”的统计,亚利桑那州大部分选区在2018年中期选举中的总投票人数都达到了2016年总统大选投票人数的90%以上。而在密歇根、宾夕法尼亚和威斯康辛这三个帮助特朗普赢得2016年大选的关键州,大部分选区在2018年中期选举中的总投票人数也都都达到了2016年总统大选投票人数的80%以上。
  这是2018年中期选举和往年中期选举的一个巨大区别: 两党的参与热情的是同等高涨的,也就是说以往中期选举中,反对党的因为投票率差造成的人为优势在2018年中期选举中是不存在的。2018年的选举因此是两党政治势力更准确的风向标。
  结语
  这篇文章的焦点是2018年众议院的选举结果,但共和党在2018年中期选举中保住了参议院的多数席位。可能会有人说我是在挑捡证据,只写支持我的观点的事。不是的。这里又牵涉到另一个细节: 2018年任期到位的参议院议员大部分都是在牢固的共和党红州。2018年的参议院的政治地理对民主党非常不利,共和党保住参议院的席位主要是因为这一个历史的巧合。但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2018年对共和党有利的地理政治在2020年就是共和党的地理政治的劣势。 我的预测是2020年民主党将夺回参议院。
  世界怕就怕“细节”二字,我们就是最讲细节的。
发布时间:2019年01月29日 来源时间:2019年01月28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