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执政
当前位置:首页>特朗普执政

反奥巴马:特朗普的中东政策

作者:鲁拉•卡拉夫   来源:FT中文网  已有 386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对于所有看不懂特朗普中东政策的人,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提供了一个有用的暗示。它来自蓬佩奥最近发表的一次重要的外交政策演讲,其中充满了相互矛盾的内容,有些近乎荒唐。如果说这篇演讲有任何有意义的政策主线,那就是凡是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支持的,现任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都反对。一言以蔽之,特朗普的中东政策就是成为一个“反奥巴马”。
  美国国务卿选择在开罗美国大学(American University in Cairo)发表演讲,在这一点上沿袭了美国的传统。2009年,时任总统奥巴马也在开罗发表了演讲,寻求把美国对“9/11”的回应导致自身形象受损的这一页翻过去。此前美国的反恐战争和入侵伊拉克被穆斯林世界的很大一部分人视为一场针对伊斯兰的战争。是时候修补裂痕了。
  作为一名激情洋溢的演说家,奥巴马承诺了一个建立在共同利益和相互尊重之上的“新的开端”。他的演讲赢得了掌声,并且在之后的一段时间里广受赞誉。然而,他针对叙利亚政权划出化武红线、却在红线被逾越以后未采取行动,这让中东地区感到失望。当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为了镇压2011年爆发的一场人民革命,对本国的国民实施毒气攻击后,奥巴马迟疑了。
  对逊尼派独裁者而言,一个更加不可饶恕的罪过玷污了奥巴马的政治遗产:在他的推动下,美国与伊朗达成了核协议,伊朗的野心受到制约,以换取制裁解除。这项中东地区数十年来最重大的外交突破,正确地得到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欢迎。而美国的逊尼派阿拉伯盟友和以色列对这件事得出错误的解读:这是伊朗的胜利,美国正在疏远其传统盟友。
  从一开始,特朗普就把自己的中东策略定义为一场反伊朗行动,其他所有政策似乎都以这项原则为出发点。特朗普不仅让美国退出伊朗核协议,重新对伊朗实施制裁,还对日益残暴的威权主义在逊尼派阿拉伯世界的固化视若不见。他还更紧密地拥抱伊朗的死对头沙特阿拉伯,即便沙特的行为变得危险而具有破坏性。
  蓬佩奥的演讲是表明特朗普纠结于伊朗的绝佳例子。他发表演讲的地点是埃及,该国有着世界上最糟糕的压迫记录之一,他发表演讲的时机是在沙特记者贾迈勒•卡舒吉(Jamal Khashoggi)被利雅得方面派遣的人员残忍杀害以后。然而在谈到人权问题时,蓬佩奥只提到了伊朗的阿亚图拉及其打手们“谋杀、监禁和恐吓热爱自由的伊朗人”。对于那些热爱自由却被谋杀、监禁和恐吓的阿拉伯人,蓬佩奥只字未提。他所做的最大努力就是温和地鼓励埃及“释放埃及人民的创造力,给经济松绑,促进自由和开放的思想交流。”
  即使是在特朗普政府试图保持连贯的时候,它也会跌跌撞撞。特朗普的反复无常以及他所领导的行政当局的混乱状态,使他的反伊朗论述被前后不一致削弱。2018年底,特朗普宣布美军撤出叙利亚,令美国外交政策圈震惊,美国国防部长吉姆•马蒂斯(Jim Mattis)因此递交辞呈。
  此举使美国的盟友、在打击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ISIS)中发挥重要作用的库尔德民兵组织容易受到土耳其方面的攻击——土耳其认为库尔德民兵组织与土耳其境内的库尔德分离分子有关联。这还使得叙利亚政权及其后台伊朗坐享胜利。消息宣布后,局面变得令人困惑:美国官员们试图修正总统的说法,而总统本人突然在Twitter上发帖威胁土耳其,这些都加剧了一团糟的感觉。
  在开罗发表演讲时,蓬佩奥对如此明显的矛盾视而不见,依然咬住奥巴马不放。他宣称:“我们了解到,当美国撤退的时候,混乱往往随之到来。当我们忽视我们的朋友,怨恨就会蓄积。”他的用意是怪罪奥巴马政府当年在叙利亚一事上退却,抛弃美国在海湾地区的盟友。但这种说法暴露了这位国务卿与现实脱节,而且表明了事事想与前任反着来的特朗普其实与前任存在相似之处。如今,特朗普的中东政策被形容为奥巴马“逐渐脱离”政策的延续。当一个“反奥巴马”终究不是那么容易。
  译者/徐行
发布时间:2019年01月28日 来源时间:2019年01月28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特朗普执政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