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智库新闻

CSIS专家析美日、美欧贸易谈判:目标、障碍和前瞻

作者:   来源:上海美国研究  已有 325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2018年12月21日和2019年1月9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先后公布了美国和日本、美国和欧盟进行贸易谈判的目标。这些目标列出了特朗普政府将在与每个国家的贸易谈判中追求的具体成果。欧盟和日本同意分别与特朗普政府进行贸易谈判,条件是美国承诺,在谈判进行期间,不会对欧盟和日本的产品征收额外关税。
  Q&A
  问题1: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与每个国家的主要谈判目标是什么?
  回答1:与特朗普政府的总体贸易目标一致,与欧盟和日本谈判的首要谈判目标是“改善美国的贸易平衡,减少贸易赤字”。自入主白宫以来,特朗普总统已将减少美国与世界各地贸易伙伴的贸易逆差作为他在贸易方面的首要优先事项。不过,许多经济学家认为,贸易逆差不会造成经济损害,而是由未包括在贸易协定内的因素造成的。无论谈判结果如何,都无法保证美国与日本或欧盟的贸易逆差减少。
  两套目标都包括贸易谈判中的传统目标:通过消除关税、非关税措施、投资限制或其他方式,减少美国出口商和企业在海外面临的经济壁垒。然而,特朗普政府也提出了一些不那么传统的目标。其中一个目标是建立一个“机制以确保透明度,并在欧盟与非市场经济国家谈判自由贸易协定时采取适当行动”,这呼应了《美国——墨西哥——加拿大协定》(USMCA)针对中国的新条款,该条款规定,如果一个成员国与非市场经济国家进行自由贸易协定谈判,其他成员国可以退出协议。与前几届政府的另一个不同之处在于,特朗普政府没有提及任何解决投资者与政府之间争端的机制。特朗普政府试图在美墨加协定中废除《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中解决投资者与政府之间争端的机制,并取得了部分成功。
  Q&A
  问题2:与日本的谈判中,哪些目标可能是僵持点?
  回答2: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已决定将长期存在的美国对日汽车贸易逆差作为目标。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已明确表示,除了提高汽车行业和其他领域的监管兼容性外,它还打算就汽车行业的规则进行谈判,“以实现公平和公正的贸易”。特朗普政府表示将制定新规则以减少日本抑制美国汽车出口的非关税壁垒,促进美国的汽车生产和就业。多年来,美国一直指责日本维持着一张不利于美国出口商的网络,该网络的组成部分包括繁琐的标准和测试要求、低透明度、日本政府与日本汽车制造商之间的密切关系,以及对销售外国汽车的日本汽车经销商的限制。日本政府否认非关税壁垒是美国汽车制造商不成功的原因,称日本消费者只是更喜欢日本品牌的汽车。
  2017年,日本汽车主导了日本国内市场,约占日本汽车销量的90%。2018年,日本汽车占美国汽车销量的38%。多年来,日本一直声称非关税壁垒不是美国汽车制造商在日本销量不足的原因,真正原因是日本消费者更喜欢日本品牌的汽车。特朗普总统还可能坚持要求日本同意为其出口美国的汽车设定配额,以避免美国可能征收的国家安全关税。尽管日本政府已接受美国对其钢铁和铝征收的关税,但它可能不太愿意接受美国限制其汽车出口的措施。
  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还制定了一个目标,即纳入确保日本不操纵其货币的规则。这一目标可能会激怒东京和美国的部分人士。美国财政部一直拒绝在贸易协定中加入具有约束力的货币规则,因为它担心量化宽松等美国货币政策工具违反自由贸易协定义务。日本媒体对这一目标的纳入感到恐慌,担心如果日本采取行动防止日元大幅升值,上述规则会为美国把日本视作“汇率操作国”提供借口。日本目前是美国财政部货币“观察名单”上的一员——只比被贴上“汇率操纵国”的标签低一个级别——而且有干预本国货币市场的历史。特朗普政府设法在美墨加协定中制定了针对汇率操纵的规则,使其成为首个包含此类规则的贸易协定,不过只有有关透明度的条款才会受到争端解决机制的约束,而且加拿大和墨西哥都没有操纵汇率的历史。
  Q&A
  问题3:与欧盟的谈判中,哪些目标可能成为僵持点?
  回答3:尽管特朗普总统和欧盟主席让-克洛德·容克(Jean-Claude Juncker)去年将农业排除在谈判的框架之外,但如今特朗普政府官员坚持将农业纳入与欧盟的贸易谈判,这让欧盟官员感到失望。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把“通过降低或取消关税,确保美国农产品在欧盟的全面市场准入”以及其他与农产品市场准入有关的目标纳入谈判框架内,这只会引起大西洋彼岸对美国的怒火。欧盟自己的谈判授权内容不太可能包括农业市场准入。
  欧盟有关地理标志的规定将是美国贸易代表希望解决的另一个争议问题。地理标志用于识别来自特定位置的产品,传达特定的历史、质量和声誉。带地理标志的产品包括:意大利帕尔马的帕尔马干酪、法国的香槟、爱尔兰威士忌、爱达荷土豆和纳帕谷葡萄酒。美国食品协会和立法者对欧盟利用地理标志系统歧视和损害美国奶酪(比如波罗伏洛干酪、菲达干酪和帕马森干酪)、酒和其他食品的做法感到担忧。美国将这些常见名称视为通用名称,而欧盟则因其地理标志保护措施,试图对这些产品施加与品牌和标签相关的限制和要求。美国食品集团、议员以及政府官员也警告称,欧盟正利用与第三国的贸易协定,强化不利于美国生产商的地理标志保护措施。地理标志系统和农业市场准入都是目前暂停的美欧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关系谈判的主要争议点。
  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在与欧盟的谈判目标中并未提及汽车,但与日本类似,特朗普政府可能会推行配额制,限制欧盟进口汽车的数量。与日本相比,欧盟在反击特朗普政府的钢铁和铝关税方面更加直言不讳,布鲁塞尔方面可能会就任何拟议的汽车出口限制展开斗争。
  Q&A
  问题4:谈判的下一步是什么?
  回答4:根据美国国会于2015年通过的《贸易促进授权法》(TPA),公布贸易谈判目标是政府在贸易谈判正式开始前必须满足的最后一项要求。TPA指出,正式谈判可以在谈判目标公布30天后开始。与欧盟的谈判最早将于2月10日开始,与日本的谈判最早将于1月20日开始。在与特朗普政府开始谈判之前,欧盟必须跳过自己的一些程序性障碍。类似于欧盟行政部门的欧盟委员会必须起草一份《谈判授权内容》( negotiating mandate),该文件得到欧盟成员国的批准后,欧盟才能开始谈判。该文件正在起草中,但尚不清楚授权文件何时完成并获得批准。使每个会员国满意也可能是一项挑战。例如,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曾表示,不应与巴黎协定非缔约国签署贸易协定,但是他给自己留下了一些回旋的余地,称他支持个别行业的协议,前提是这些协议不影响气候。特朗普政府于2017年退出巴黎协定。
  本文编译自CSIS官网2019年1月18日文章《特朗普政府对日本和欧盟的贸易目标》,作者为CSIS国际商务高级顾问 William Alan Reinsch、副研究员Jack Caporal。编译:沈凯麒
发布时间:2019年01月24日 来源时间:2019年01月24日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留 言

智库新闻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