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智库新闻

恢复美国与发展中世界的经济接触

作者:编译/ 吴天昊   来源:大国策智库  已有 381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编者按:随着中国全球影响力的不断提升,美国开始从各个领域加大对华遏堵力度,甚至开始重新关注被长期忽视的发展中世界,寻求提升美在这些地区的影响力。继兰德公司10月发布一份关于中国与发展中世界关系的研究报告后(世界观 | 兰德公司分析中国与发展中国家关系),当地时间11月26日,美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再次发布一份题为《恢复与发展中世界的经济接触》的研究报告。该报告由该中心繁荣与发展项目主任丹尼尔·隆德(Daniel F. Runde)、繁荣与发展项目资深研究员罗米娜·班杜拉(Romina Bandura)、繁荣与发展项目协调官欧文·墨菲(Owen Murphy)联合撰写,重点分析了发展中世界正在经历的剧变及当前美国在发展中世界的影响力下降的主要原因,并据此提出对策建议。原文标题为:Renewing U.S. Economic Engagement with the Developing World。主要内容如下:
  本文由中国国防金融研究会、大国策智库组织编译。

  “日益繁荣的发展中国家正在寻求扩大贸易、投资和经济接触,为美国加强与之接触提供了机遇”
  报告指出,过去25年,发展中世界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尽管有一部分国家仍然国力脆弱,需要外国援助,但也有一部分曾经被认为“贫穷”或“第三世界”的国家正在快速发展并走向现代化,变得更加繁荣、自由和健康。这些中等收入国家正走在通往繁荣的正确道路上,寻求扩大国际经济接触,包括基础设施投资、贸易、科技创新交流等形式。这些国家(如智利、韩国及巴尔干国家)不再是外部援助的接受国,并且将会有近40个国家在未来10年成为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需要贸易、金融和投资。对美国而言,这可以成为经济发展的机遇,有助于美国经济发展。贸易与海外投资的增加一方面可直接支持美国国内的商业并创造就业机会;另一方面有助于打造更好的贸易伙伴,形成更强大的联盟。

▲发展中国家开发计划的
资金来源
  首先,发展中世界城市化的快速发展意味着这些城市将在满足基础设施和社会服务要求方面面临挑战。对此,美国公司可以帮助弥补基础设施上的差距。其次,发展中世界还在努力为不断增长的人口提供有意义的就业机会。在这方面,美国可以通过提供更大的技术援助、帮助开展能力建设、促进私人部门的发展,成为这些国家重要的经济盟国。最后,一个庞大的消费阶层(特别是在亚洲和非洲)正在形成,他们需要美国出口商提供的商品与服务。其他国家的政府和公司都认识到正在非洲、南亚及世界其他地区出现的现代化进程,并没有把发展中世界面临的问题视为“包袱”,而是将其视为可提供互利性经济接触的机遇。美国也需要有同样的认知。
  “美在发展中世界的影响力正在消弭,其贸易与对外投资工具箱亦已经过时”
  报告认为,在与发展中国家开展经济接触方面,美国已经处于被动的境地:在贸易、投资与金融方面,美国在发展中世界所扮演的角色已经开始弱化。2006年,美国是近130个国家的主要贸易伙伴,然而到2016年这个数字下降至76个。特别是在非洲,尽管有大量的贸易与投资机遇,但美国却失去了大量贸易与投资份额,正逐渐远离这片土地。2016年,美国对非出口额为10年来最低,出口至撒哈拉沙漠以南地区的商品目前仅占美国出口总额的0.9%。美国正在与其他国家竞争商业合同,这在以往是不存在的。发展中国家如今可以与日本、德国、丹麦、荷兰、英国、中国合作,以满足其在政治、社会及经济上的需求。此外,巴西、土耳其及印度等其他新兴经济体在发展中世界的活动也非常积极。这些国家正在填补美国资金与战略缺失所留下的真空,削弱美国在民主价值、安全合作、技术标准等方面的影响力。
  其中,一些国家利用不同的商业工具来促进发展,赢得商业合作。例如,德国在2017年推出了“非洲马歇尔计划”,承认基于共同利益建立一种全新的开发合作模式的必要性,将发展中国家置于主导地位。国家首脑及贸易代表部的宣传,以及融资与管制机制是这些国家与发展中世界开展接触,为本国私人部门创造有利条件的主要方式。尽管日本及许多欧洲国家在发展中世界的影响力日益提升,但中国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及美国在全球发展方面的最大竞争对手。

▲2000年-2016年发展中
国家与美国和中国进出口贸易量的对比
  美国曾针对全球发展制定了一个工具箱,但如今它已不合时宜,且缺乏战略视野,具体表现为以下四个方面的不足:
  一是美国往届政府主要关注健康、食品安全、农业生产及基础教育等问题,而忽视了贸易与投资政策,从而导致美国对外援助体系中资金与技术的分配不合理。只有5%的对外援助用于解决经济问题,而35%的对外援助则用于教育、健康与人口。
  二是过去三届政府对中国经济崛起的应对都是被动的,其核心是试图将中国变成国际体系中“负责任的利益攸关方”,但效果不彰。现任特朗普政府虽然选择了一种比往届政府更激进的方式,来应对中国日益增长的影响力,但发动贸易战或许不是正确的选择,因为这些举措已经招致中国的报复,并将导致美国在未来几年将许多市场拱手让给其他竞争对手。
  三是美国未曾尝试与发展中国家建立一种伙伴关系,而美国的盟国和竞争对手却基于伙伴关系寻求与发展中国家开展经济接触。外国政府与公司既认识到了发展中国家取得的进步,也看到了他们的需求,因此他们在寻求经济上获利的同时,帮助发展中国家满足发展需求,所实行的是一种“双赢”政策。尽管特朗普政府新成立了美国国际开发金融公司(USIDFC),但仅凭这一家机构不足以应对中国的挑战,也无法满足对发展中国家开展经济接触的需求。此外,特朗普政府正在弱化美国已有的政策工具。比如,迄未任命美国贸易与开发局(USTDA)局长,甚至建议解散该机构。
  四是对于打击发展中国家的腐败、法制等问题未能引起足够重视,从而使这些问题成为美国与发展中国家开展接触的主要制约因素之一。
  “美国应该以一种更巧妙的方式与发展中国家开展经济接触,以应对来自中国等国的挑战。”
  报告建议,美国需要更好地参与对发展中国家的贸易与投资。美国的开发部门已经通过推出新的方式、机构、工具及融资机制来应对业已变化的发展环境。虽然美国有一整套组织体系,包括美国国际开发署(USAID)、千年挑战公司(MCC)及新成立的美国国家开发金融公司(USIDFC)、美国贸易与开发局及美国进出口银行(EXIM)等,但如何发挥这些机构的合力,如何将伙伴国置于决策的中心位置,美国需要有更清晰的战略愿景。
  一是美国需要制定一项国际经济战略,在利用现有工具的同时,引入一种新型的政策工具箱。为应对中国的“掠夺式”经济行为,国会近期提交了一份两党共同拟定的决议案,要求现任总统及未来政府定期向国会递交一份《国家经济安全战略》,以便在各政府部门间凝聚共识、厘清认识、强化协调,夯实已被中国“掠夺性”经济政策破坏的经济基础。制定国际经济战略来补充提议中的国家经济战略不仅仅是对中国竞争的一种应对,也是将发展中国家融入国际经济体系的一种更加明智的方式。为确保国际经济战略真正有效,总统可建议国家安全委员会和国家经济委员会围绕制定和实施该战略而开展合作,以建立一种富有弹性的跨部门程序。

▲2003年-2012年
各国累计直接对外投资资金的对比(按地区划分)
  二是美国应更加有效地利用现有工具箱来更积极地与发展中国家开展商业往来。为此,美国应利用三大重要工具:
  1、可基于日益增加的海外贸易与投资政策,在对外援助开支与技术援助之间实现更好的平衡。
  2、改革美国进出口银行,使之作为美国官方的出口信用担保机构(ECA)能够更加重视为无法获得出口信用担保融资的中小型企业及新型行业提供融资服务。
  3、授权在具有地缘战略价值的国家实施第三波企业资金项目(Enterprise Funds),作为对美国海外私人投资公司、千年挑战公司及国际开发署发展项目的补充,以充分利用美国私人领域的专业技术,并吸引更多资金投向发展中国家。
  三是美国需要更新“发展金融工具箱”,以便更好地满足发展中国家的需要与渴望。更新后的工具箱可以包括以下内容:
  1、在美国双边开发组织中引入“全政府”模式,以增强美国各开发组织之间的协调与合作,激励开发机构与美国私人部门开展合作,更好地与中国、日本、德国政府经国内各部门周密协调而付诸实施的开发倡议进行竞争。
  2、强化美国驻关键地区使馆的商务职能。一方面提升国务院及商务部派驻到使馆的人员的商业知识及职业技能培训;另一方面,向重要战略地区派遣更多商务参赞及所属工作人员。
  3、更加积极主动地利用两国政府签署的融资、培训及其他商业支持的谅解备忘录。美国使馆可作为政府与驻在国之间达成谅解备忘录的催化剂,以增加美国私人部门在该国投资及从事商业活动。
  4、创建新的融资机构,如新授权建立的美国国际开发金融公司及美国全球基础设施倡议,并辅以新型融资工具,以提升美国的竞争优势。
发布时间:2019年01月13日 来源时间:2019年01月04日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留 言

智库新闻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