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卡舒吉事件背后的利益纠葛:美国在沙特的核心关切与美土博弈

作者:高尚涛   来源:澎湃新闻  已有 438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2018年10月2日,沙特著名时评记者卡舒吉在沙特驻土耳其的伊斯坦布尔领事馆离奇失踪,引起了国际舆论的强烈关注。很多国外媒体报道,卡舒吉因长期批评沙特王储默罕默德·萨勒曼的对内和对外政策,引火上身。这些媒体根据从不同渠道得到的音频和图片资料推断,卡舒吉已经在沙特领事馆遇害。但是,沙特国王和沙特政府表示对卡舒吉失踪一事毫不知情,对自己“亲爱同胞”的遭遇深表同情,他们同意美国政府的要求,与土耳其成立联合调查组,深入沙特驻土耳其领事馆调查事件的来龙去脉。
  在卡舒吉离奇失踪事件上,特朗普政府的处境比较尴尬。因为,一旦沙特记者卡舒吉真的在沙特领事馆被害,如果沙特政府,尤其是沙特国王或王储,真的与此案有牵连,那么,特朗普政府无论怎么作出反应都会有错,可谓动辄得咎:特朗普如果坚持原则制裁沙特政府,那么,美国和沙特的盟友关系就会受到严峻考验;特朗普如果不坚持原则放过沙特政府,他就会遭到民主党和部分选民的道德指责,从而对共和党的中期选举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对特朗普而言,最好的结果是卡舒吉在神秘失踪几天后突然现身,使沙特政府和特朗普政府自然解套,但这种可能性几乎为零。对特朗普政府比较好的结果是,美国推动沙特政府进行一场精心策划的调查,最后得出沙特国王和王储均对卡舒吉之死毫不知情的“权威结论”,从而避免特朗普政府在这一事件上面临两难选择的困境。
  那么,特朗普为什么如此看重并非要维持美国与沙特的盟友关系呢?
  石油、军火、改革都不是美国的核心关切
  有人说美国需要沙特的石油,有人说美国需要沙特的军火市场,还有人说美国需要沙特继续推进开明化改革,等等。但是,这些说法都没有触及特朗普政府维护美沙同盟关系的核心考虑。
  首先,美国政府从奥巴马推行“亚太再平衡”战略以来,就已经开始有意识地扩大本土石油产能,争取实现能源自足,以为其撤出在中东地区的大部分军事力量做准备。到特朗普执政时期,美国已基本摆脱了对中东石油的依赖。所以,美国没有必要出于石油考虑而刻意维持与沙特的盟友关系。
  其次,在军火交易方面,沙特毫无疑问是美国军火的大主顾之一。但是,美国绝不是沙特军火进口的唯一目标国。恰恰相反,沙特为了避免在军事装备上过分依赖单一国家,大量从英国、法国、美国、加拿大、西班牙、俄罗斯等国进口先进武器。不仅如此,沙特从美国进口的武器数量也不是最多的。所以,美国自然不会过于依赖沙特这么一个客户。美国军火销售遍及全球,沙特市场不是不可或缺的。
  第三,至于沙特的开明化改革,美国当然是乐见其成的。但是,沙特的改革也仅仅是从萨勒曼国王和他的儿子默罕默德·萨勒曼王储上台执政后开始的,在此前美沙盟友关系的漫长岁月里,沙特作为王权垄断世袭制国家,几乎全方位压制民权,美国政府几乎对此视而不见,沙特的做法几乎没有影响美国与沙特发展友好关系。所以,改革也不是美国对沙特的核心关切所在。
  影响力:沙特在美国眼中的真正价值
  那么,美国对沙特的核心关切是什么呢?很明显,在于沙特在阿拉伯国家中所处的独特地位和影响力,美国需要借用这种地位和影响力,低成本地影响和控制更多中东阿拉伯国家。
  中东地区有22个阿拉伯国家,其中大多数是如沙特那样信奉伊斯兰教逊尼派的国家,而且沙特坐拥伊斯兰教两大宗教圣地麦加和麦地那,国王是两大宗教圣地的主持人,具有维持宗教正宗的地理优势、道德义务和雄心壮志。因此沙特不断利用石油、美元对这些国家进行援助,以确立了自己的影响力,在海合会国家(2017年6月以后的卡塔尔除外)尤其如此。所以,沙特是中东地区影响力最大的阿拉伯国家之一。在这种形势下,美国只要拉住了沙特,就可以间接控制一大批受沙特影响的其他阿拉伯国家。这是沙特在美国人眼中的真正价值所在。
  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以来,对美国的中东政策进行了大规模重构,每一个新政策的实施都离不开沙特的积极参与和密切配合。
  第一,特朗普政府废除伊朗核协议,重新对伊朗施加严厉制裁,美国为此组织了反伊朗的中东国家阵线,其核心成员就包括以沙特为首的逊尼派阿拉伯国家和以色列,沙特在其中的地位至关重要。
  第二,特朗普政府为了更加有效和低成本地干预叙利亚内战、维护住库尔德武装的控制区,也组织了专门的干预叙利亚统一战线,其核心成员包括以沙特为首的逊尼派国家和法国,沙特在这里也是不可或缺的。
  第三,特朗普政府制定了全新的“巴以和平”草案,这一草案的内容尽管还没有正式公布,但媒体也已透露出不少细节,其中包括阿拉伯国家正式承认以色列、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承认流亡的巴勒斯坦难民放弃难民身份并同意就地安置,等等,这些政策都需要阿拉伯国家的支持。在沙特的影响和美国的诱导下,很多阿拉伯国家基本已经默认了美国的方案。约旦的情况比较特殊,因为根据美国方案,它需要就地安置数量庞大的巴勒斯坦难民,约旦国王担心因此引发骚乱,所以还没有答应。但无论如何,沙特在美国的这一“世纪交易”中扮演了重要角色,没有沙特及其所影响的“小伙伴”们的鼎力支持,特朗普政府的这一计划肯定无法落实。
  美国和沙特“皆大欢喜”还需土耳其配合
  鉴于沙特在特朗普政府的中东政策体系中具有重要作用,特朗普必须小心处理和精心呵护其与沙特王国的战略友好关系,不允许卡舒吉事件之类的干扰因素对此造成明显的负面影响。所以,对特朗普而言,卡舒吉事件的调查最好不要坐实沙特国王和王储的责任,否则,特朗普总统就真的不好应对了。
  我们可以想见,特朗普总统派遣他的国务卿蓬佩奥赴沙特和土耳其访问,目的很可能就是撇清沙特国王和王储的责任(如果他们有责任的话),促成一个让美国和沙特皆大欢喜的结果,而不是去寻求事实真相。
  然而,特朗普要想达到这一目的也并不容易,如果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不合作的话,特朗普的愿望就可能实现不了。如果特朗普想要埃尔多安合作,就要在“居仑运动”负责人的引渡问题上、在支持叙利亚库尔德武装的问题上,做出一定让步。但是,无论美国在哪一方面做出让步,都会触及美国政策的底线,特朗普恐怕很难轻易做出选择。
发布时间:2018年10月20日 来源时间:2018年10月20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