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美国推行三大国际机制的成败:启示和警示

作者:刘悦,徐奇渊   来源:《财经国家周刊》  已有 1941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导 读:美国一直是很多国际规则的制定者、主导者和推动者,其经验教训也值得中国在推进“一带一路”倡议时借鉴。
  CF40·青年论坛成员、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徐奇渊和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刘悦撰文对美国主导的三个标志性跨区域合作机制——二战后的马歇尔计划、新世纪的“新丝绸之路”计划以及奥巴马时期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展开分析。本文认为,马歇尔计划的成功原因主要是组织和平台的有效,其给“一带一路”倡议的启示是,中国可先行推动某些区域、次区域的市场整合。可以考虑依托“一带一路”高峰论坛平台,推动有关各方围绕构建“一带一路”合作与发展组织展开讨论,不断扩大共识,稳妥推进多边合作平台的建设。
  而“新丝绸之路”计划之所以失败,是因为美国过度强调自身的地缘政治战略,忽视了各国经济发展、一体化的共同利益诉求,甚至将前述两者的关系推向了对立。
  TPP相关谈判一直未能有实质性进展,且由于美国的退出可以基本宣告失败。但TPP各缔约方之间历史文化、发展水平差异甚大,且协定内容的门槛相当之高,此背景下,12国还是正式签署了协定,大大超出各界预期,这一过程中不乏启发之处。本文认为,从TPP协定的内容和谈判方式来看,主要有两方面的特点:一是合作要强调多元化、开放包容的理念,但也强调立规则、定约束。二是对合作议题进行分类,基于单个或多个层面的议题进行利益平衡。
  在国际游戏规则中,美国数百年的长袖善舞,对中国有诸多启示和警示。虽然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和美国主导的三大国际合作机制有着根本不同,但并不妨碍从中汲取经验和教训。为此,本文选取了美国主导的三个标志性跨区域合作机制以作分析——二战后的马歇尔计划、新世纪的“新丝绸之路”计划以及奥巴马时期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
  马歇尔计划:组织和平台有效
  马歇尔计划,是二战后美国对西欧国家进行援助、协助重建的计划。计划实施期间,美国对欧洲提供了各类援助和贷款合计133亿美元,推进了欧洲经济、贸易的一体化发展,最终促成了欧洲经济新秩序,并对世界政治格局产生了深远影响。
  美国发起成立欧洲经济合作组织(OEEC),是该计划能够成功的关键之一。
  二战后,欧洲各国间存在较高的贸易、关税壁垒,市场分割程度较为严重。马歇尔计划强调,“欧洲作为一个整体”的复兴是美国提供援助的条件。欧洲“经济一体化”有助于欧洲经济的自身造血功能,减轻美国经济负担,甚至给美国带来巨大经济利益。同时,其也有助于大西洋联盟自身的整合,使得美国有效掌握领导地位,实现对苏联和德国的“双重遏制”。
  在此背景下,1948年美国发起成立了欧洲经济合作组织,由16个欧洲国家组成,后又扩容到非欧洲国家,并改名为经济合作发展组织(OECD)。同时,美国经济合作署(ECA)与欧洲经济合作组织进行双边对接,具体负责马歇尔计划的落实、协调分配援助物资等。
  欧洲经济合作组织对配合马歇尔计划、整合欧洲经济起到了重要作用。例如,欧洲经济合作组织的协调和努力促成了欧洲支付联盟(EPU)在1950年9月成立。这一机构促进了欧洲与美国的自由贸易,同时也使得美元为本位的布雷顿森林体系在欧洲国家正常运转。
  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当中,存在某些面临碎片化、市场分割的国际区域。例如,在非洲、拉美的局部地区,存在市场分割、政策缺乏协调的问题,这在很大程度上制约地区的发展,也使外来援助、投资效率下降。
  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主题下,中国可先行推动某些区域、次区域的市场整合。可以考虑依托“一带一路”高峰论坛平台,推动有关各方围绕构建“一带一路”合作与发展组织展开讨论,不断扩大共识,稳妥推进多边合作平台的建设。
  新丝绸之路计划:败在离心离德
  “新丝绸之路”因失败而被人淡忘。2011年7月,希拉里对外宣布“新丝绸之路”计划,呼吁打造一条以阿富汗为核心,贯穿中亚至南亚的交通与贸易枢纽,并试图建立一条由美国主导的“新丝绸之路”。同年10月,美国国务院向美国驻有关国家大使馆发电报,要求将美国的中亚、南亚政策统一命名为“新丝绸之路”计划,同时向伙伴国通报,该计划正式成为美国官方政策。但是,美国“新丝绸之路”计划中的众多项目仅停留于纸面,没有产生任何值得一提的成果,该计划也因此淡出人们的视野。
  “新丝绸之路”计划失败的原因是,美国过度强调自身的地缘政治战略,忽视了各国经济发展、一体化的共同利益诉求,甚至将前述两者的关系推向了对立。“新丝绸之路”计划具有强烈的地缘战略意图,计划虽然也希望推动能源、基础设施和区域经济合作,但其更重要的目的是削弱俄罗斯、中国和伊朗的影响,将中亚的经济、贸易、外交及丰富的能源资源引向南方,并最终使其纳入美国的战略板块,构建一个由美国主导、排斥中俄的中南亚地缘经济板块。
  与上述战略意图相比,中亚、阿富汗和南亚的经济社会发展只是处于次要地位,是实现前述真正战略意图的手段。在排斥中俄等国的背景下,“新丝绸之路”地区的经济发展,甚至与美国战略意图产生矛盾。
  这种不尊重他国利益、仅考虑自身地缘战略的计划并未得到沿线国家的认同。同时,公开排斥中国和俄罗斯两国的参与,并挑拨中南亚国家和中俄的关系,导致“新丝绸之路”的道义感召力遭到削弱。
  TPP:利益驱动、规则导向
  TPP是美国实现重返亚太战略的产物,旨在为美国制造商、农场主、服务提供者及中小企业在亚太市场赢得竞争机会。其前身为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又称 P4),由新西兰、智利、新加坡和文莱4国发起。
  2008年,美国决定启动与P4的谈判,之后澳大利亚、日本、马来西亚、越南等国陆续加入。2009年11月,美国开始全方位主导谈判,协定也更名为TPP。2016年2月,TPP取得实质性突破,12个成员国签署了协定。不过2017年1月,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行政命令,宣布美国退出TPP。目前,其余11国仍在进行TPP相关谈判,但未有实质性进展。
  TPP可以说是基本失败了,但其在推行过程中也不乏有启发之处。
  TPP各缔约方之间历史文化、发展水平差异甚大,而协定内容的门槛相当之高,即便如此,12国还是正式签署了协定,这在当时无疑大大超出了各界预期。
  与现有的区域经济一体化机制相比,TPP的第一个突出特征是成员国跨度大、差异大。例如,其成员国分布于亚洲、大洋洲、南美洲、北美洲,既包括美、日、澳等发达国家,也包括马来西亚、越南、秘鲁等发展中国家。TPP的第二个特征是规则导向和高门槛,是“21世纪高水平国际经济规则”。与多数自贸区不同,除了取消关税外,TPP还要求成员国在知识产权保护、劳工权利、环境保护、政府采购、国有企业、争端解决机制等领域遵守相同的规则。
  从TPP协定的内容和谈判方式来看,有两方面的特点。
  一是合作要强调多元化、开放包容的理念,但是无规矩不成方圆,也应强调立规则、定约束。
  二是对合作议题进行分类,基于单个或多个层面的议题进行利益平衡。例如,TPP谈判的众多议题可分为三大类:传统自贸区协定通常包含的13个议题,一般发展中国家(例如中国)自贸协定正在接受的9个新议题,以及一般发展中国家参与协定尚未涉及的6个新议题。
  在美国主导下签订的TPP协定,很大程度上体现了美国的国家战略利益。从其他发达国家来看,新议题领域设置了向发达经济体国内法规看齐的规则,因此日本、澳大利亚等国家也推动TPP协定的签署,甚至在美国退出的情况下还在留守坚持。
  从其他发展中国家来看,因为TPP在传统议题领域实施较WTO有更加自由便利的规则,而且加入TPP意味着发达国家更为巨大的市场和来自发达国家的大量外商投资,这些巨大的利益,推动着各类成员国去接受较高标准的规则体系。更重要的是,这些驱动利益的基础是基于共同理念设计的规则,并最终通过市场机制来实现的。
发布时间:2018年02月12日 来源时间:2018年02月09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2018.02.16用户名:游客

评论:关于全球化
美元化是全球化的实证题,发展主义的“中心---外围”论是全球化最早的反证题。两者之间的争论延续至今,由中国新结构的发展主义接力再次与美元化竟争。实质还是“中心---外围”的关系调整问题,与全球化并没有关系!
普林斯顿大学(Princeton University)安一玛丽•斯劳特(Anne—Marie Slaughter)。说:《全球化理论》在“世界是平的”或“全球化终结”的宣言间占据了有利的位置。本书作者并不视全球化为理所当然,或作为一种不可阻挡的历史力量。相反,他们认为,经济、政治、社会和文化全球化有着不同的速度和前景。
一语道出了全球化的趋势。
由此可知,无论美国优先还是中国赶超都无碍于全球化的趋势。或者说,人类社会本来就是处于全球化之势。
“中心---外围”论的核心是贸易平衡、汇率和欠债违约问题。属于民主法治范围的程序。1944年的“布雷顿森林共识”、1971年的华盛顿共识和2009年7月28日的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都是有关美元的汇率争论。至今,还没有一种货币能威胁美元的计价地位。但是,作为国际警察的美国,说话越来越没人听。
并非中国的话就有人听!
而是,从二战之后的美苏对立,转移到美中对话。
美国政府认为,中美战略大纲总体一致,细节有所争议。明显的是中国在遵纪守法上还有滞后的现象。谈不上中西文化冲突,全球化,中心---外围和意识形态有关系。理由是,中国在国际化进程中不反对美元计价。
中国反对的是多党治中国,不反对资本主义。美国也无权干涉中国的“一国两制”!
特朗普认为,只要不反对美元计价,万事都好商量。
中国认为,只要不颠复一党专政,万事都好商量。
事实证明,美国的民选制无法与中国一党制和谐共议。一年一次的中美战略和经济对话,往往比G20艰难。这才引起中国理论界的奇谭怪论扰乱朝纲。
如果,美国能争取到G20的大多数的支持,全球化会好办一些。问题是,美国收缩海外驻军引起了盟友的反对。这才让中国的撒钱大悦人心。
这个事实,说明了两个结论,民主与法治的艰辛和货币杠杆的力量。汇率战争主导着人类命运共同体。
人民币不能主导汇率变化,美元还是人类命运共同体。中国有3万亿美元,可以为美元扬威!有个政治寓言可以解释当今世界局势,就是狐假虎威。
这对全球化没有影响,只是解说有些难堪。搭便车炫富。把模仿讲成创新,产生中西方的经济、政治、社会和文化全球化有着不同的速度和前景。遂使预言家风声水起。
当然,所有这一切是有限度的。最终,美元还是能主导普世价值的。它就是共同体!!!

评论COMMENTS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