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刘裘蒂:美国捅不破的枪械自由神话

作者:刘裘蒂   来源:FT中文网  已有 66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11月5日在美国德克萨斯州的一个600人口的小镇萨瑟兰普林斯,一名手持半自动突击步枪和两支手枪的歹徒冲入一座教堂里杀害了至少26人,另外有20人受伤。正在东亚访问的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对记者说:“我们国家有很多精神健康问题,但这不是枪支问题。”
  特朗普急着套用共和党政客的台词,但是这并无法消弭层出不穷的大型枪击事件后,美国社会必定再度爆发对枪支管制的论战。
  在过去一年的时间里,发生了三起美国近代历史上前五名的大规模枪击事件,包括10月初在拉斯维加斯音乐节中“独狼”狙击手造成58人死亡、数百人受伤的大屠杀;2016年奥兰多“脉动”夜总会的射击枪杀了49人。在这之前,2007年弗吉尼亚理工大学的枪击事件造成32丧生,以及2012年康涅狄格州桑迪胡克小学发生的枪击案,造成26人遇难。
  民主党的奥巴马总统曾在2015年接受英国广播公司采访时表示:“如果你问我哪里是最让我感到沮丧和最困难的地方,那就是美国是世界上一个先进的国家,但即使面对反复的大规模杀戮,却没有足够的常识性、枪支安全的法律。”
  为什么在这么多饱受关注的枪击案后,美国政府似乎仍然无能为力?为什么枪支管制和持枪权利变成了美国政治上,民主党(主张加强监管)与共和党(反对加强监管)对立站队的标签性议题?
  美国人和枪支的罗曼史
  美国人在国际上的刻板印象,是好莱坞西部片里面耍玩枪耍酷的德州牛仔。美国人的确比其他国更爱枪吗?据2013年的估计,美国平民拥有2.7亿至3.1亿的枪支,而 35%到42%的美国家庭至少拥有一把枪。
  自从1990年代以来,关于美国枪支供应和枪支暴力的辩论,聚焦在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中的公民武装权利问题,以及政府有预防犯罪和死亡的责任。枪支管制的支持者说,广泛或不受限制的枪支权利阻碍了政府履行保护公民安全的责任;枪支权利的支持者反对限制枪支,因为它们可以用来自卫、狩猎、体育活动和防止暴政。
  这次德州枪击案,便是因为有勇敢村民武装持枪中止歹徒继续杀戮,并且和其他村民登上一辆福特越野车追逐逃犯,这正好呼应了枪支维权人士的观点:守法的公民拥有枪支所有权可以减少犯罪。但是倡导枪支管制的人士则认为,不让犯罪分子有机会拿到枪支才是治本的方式。
  照理说,德州枪击案枪手没有资格购买用来杀人的枪械武器:他因为用极度暴力殴打配偶和继子而受到军事法庭审判,曾服刑一年并被开除。不幸的是,空军单位没有呈报军事定罪,因此凶手的犯罪处分并未出现在买枪前背景调查的联邦数据库中。
  要看这两个对立的观点,先要了解美国的枪支文化,如何承袭了先民的狩猎传统、民兵传统和边界传统,深入这个国家的心灵架构。
  美国自殖民时期便奠定了狩猎传统,除了作为食物的辅助来源,也是对动物掠夺者的威慑。射击技能形成美国农村男子和与环境搏斗之间的联系,也是进入男子汉的“成人礼”,这种心理架构,成为枪支文化的核心情感因素。
  在美国革命之前,殖民地缺乏预算、人力和组织维持一个全职的军队,因此所有公民都必须服兵役,包括提供自己的弹药和武器。直到1890年代美国才由强制性的普遍性民兵义务,逐渐演变为自愿的民兵部队,战事防御转而依靠正规的军队。
  与民兵传统密切相关的是边界传统,西向的美国边疆扩张需要自我保护。这种拓展边界的骄傲,内化为一代又一代的美国人拥护和荣耀的遗绪,成为强烈的国家文化风格。
  在美国革命之前的几年里,英国人为了回应殖民者对殖民地越来越直接的控制和税收的不满,对殖民地实行了火药禁运,企图削弱殖民者抵制英国侵略的能力。两次直接解除殖民地武装的企图,煽动起了对英国干涉的阴郁怨恨。
  1791年,美国通过了宪法第二修正案:“管理良好的民兵是维护自由国家安全所必需,人民保存和携带武器的权利,不应受到侵犯。” 但是多年来,宪法专家一直在辩论第二修正案是否包含非军事情况下的个人权利 。
  1813年起,由肯德基州领头,各州通过了一些管制隐匿持枪的法令。对于这些新法的反抗,反而激发了围绕个人自卫的宪法权利意识,也就是说,第一批枪支管制运动,给持枪自主权戴上了“个人主义精神”的光环。
  2008年美国最高法院在“哥伦比亚特区vs海勒”案中明确裁定:
  “宪法第二修正案保护个人拥有与民兵服务无关的持枪权利,并可用于传统合法的目的,例如自家内的自我防卫。”
  2015年哥伦比亚大学和布朗大学的研究人员发现,每三个美国人中便有一个拥有枪。他们发现枪支所有权存在广泛的区域性差异:从特拉华州5.2%到阿拉斯加州61.7%。
  这种差异的主因来自地方性的枪支法律、文化和社会规范。在枪支文化盛行的地区,持枪的可能性是其他地区的2.25倍。研究美国社会现象的学者认为,在美国许多地方,这些社会规范包括参与枪支所有权的社会活动,这些社会枪支文化很少被正式研究,但可能是枪支所有权的重要决定因素。
  美国东北部的枪支持有率低于全国平均水平,从罗得岛州的5.8%到佛蒙特州的28.8%不等。在中西部和南部,所有权从伊利诺伊州的26.2%到阿肯色州的57.9%。在西部,只有20%以上的加州人拥有枪支,而爱达荷州则有57%。
  持枪率和枪击犯罪率
  美国在枪支最多的国家中名列前茅,虽然仅占世界人口的4.43%,却拥有世界42%的枪支。《华盛顿邮报》在2012年列表显示:美国是世界上拥有枪支率最高的国家,也是所有发达国家中枪支谋杀案件发生率最高的国家。全美民间持枪大约2.7亿支,每10万人中因为枪杀致死的人数为3.2。
  每100名美国人估计有89到100支枪,平均每人约有一支枪,远超过第二名的也门(每100人中有54.8支枪),和大多数发达国家:瑞士(45.7),芬兰(45.3),瑞典(31.6),挪威(31.3),法国(31.2),加拿大(30.8),奥地利(30.4),德国(30.3),冰岛(30.3)。在这张表中国排名第102,每100人中有4.9支枪。
  根据2007年对小型枪械的研调数据,美国每100个居民中就有101支枪,但是2013年全社会调查和盖洛普的数据显示,只有四分之一的美国人拥有枪支。这意味着许多美国枪支持有者拥有不止一支枪。
  根据哈佛大学和西北大学2015年进行的一项调查,一般的美国枪主拥有三把枪。 其中一半以上拥有一到两支,而14%(770万或3%的美国人口)拥有8到140支枪。 这3%的人口拥有美国一半的民用枪支。
  根据联合国的数据,美国在世界发达国家中有最高的枪支暴力率。美国的枪杀率是加拿大的六倍,瑞典的七倍多,德国的近16倍。枪支导致的死亡是美国整体杀人率比其他发达国家高得多的一个重要原因。
  而一些媒体不太报道的枪支暴力事件,杀死的美国人其实比大规模枪击事件还要多。根据大规模射击的最广义定义,大屠杀事件在2013年造成大约500名美国人死亡,当年枪击死亡人数却超过11200人,而有将近21200名美国人持枪自杀。
  2013年美国进步中心进行了一项研究,比较各州枪支法律的相对强弱,和该州枪支暴力的10个类别。这项研究发现,严格的枪支管制法令与较低的枪支犯罪率之间有很强的相关性。同年《琼斯母亲》杂志研究全美50州的数据发现,持枪率和枪支致死率成正比。
  美国进步中心也列出了枪击暴力前10大州:路易斯安那州,阿拉斯加州,阿拉巴马州,亚利桑那州,密西西比州,南卡罗来纳州,新墨西哥州,密苏里州,阿肯色州和佐治亚州。除了亲民主党的“蓝州”新墨西哥,和红蓝分歧的亚利桑那州、佐治亚州,这些都是在2016年总统大选支持特朗普的“红州”。
  这些州显然比纽约市和其他危险大城市所在的州更加致命,根据美国进步中心的数据,纽约州和新泽西州在枪支暴力排名分别为第46和第47。枪击暴力排行榜的最后10州分别是:内布拉斯加州,缅因州,明尼苏达州,罗得岛州,爱荷华州,纽约州,新泽西州,康涅狄格州,马萨诸塞州,夏威夷州。
  这些在枪支暴力排行中垫底的,基本上是人口稀少的州,和拥有强大的枪支法律的州。
  民调与舆论的转向
  根据皮尤研究中心在2017年6月的调研,84%的美国人(包括大多数共和党的受访者)支持扩大背景调查。但是在政治运作中,共和党人通常反对任何形式的枪支管制的立法,2015年持枪背景调查法案共有54名参议院共和党人投票,但只有4名支持背景调查。
  在2016年的总统竞选中,特朗普承诺如果当选,将维护持枪者的宪法第二修正案权利。目前看来,美国国会至少到2019年还是由共和党把控,因此短期内美国的反枪立法运动估计没戏。
  对于枪支所有权如何影响美国的犯罪和大规模枪杀,共和党和民主党人的观点也存在分歧。56%的共和党人表示,如果更多的美国人拥有枪支,犯罪就会减少; 相比之下,51%的民主党人说,如果有更多的美国人拥有枪支,就会有更多的犯罪。
  近三分之二的民主党人士(64%)认为,如果合法取得枪支变得更难,美国将会有更少的枪击事件发生;只有四分之一的共和党人(27%)表示同样的看法。54%的共和党人增加合法取得枪支的难度,不会阻止大规模枪击事件,而18%的共和党人认为限制枪支会导致更多的枪击事件。
  大约四分之三(76%)的民主党人认为,合法取得枪支的容易性大大增加枪械暴力,只有39%的共和党人同意这个看法。
  但是共和党和民主党在其他枪管政策方面的分歧更大,例如是否允许普通公民增加携带隐藏武器的权利,72%的共和党人支持,只有26%民主党人支持。
  但是尽管大型枪击暴力发生的频率越来越高,为何共和党的政客却视若无睹,而他们的选民照常把他们选入国会?这里面除了美国步枪协会及其他游说组织的势力扩张外,过去60年来,美国关于禁止手枪的舆论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逐渐转向反对全面禁止私人拥有枪械。
  这是因为另外一个支持持枪权利的理论是,禁止或规范枪支所有权将助长政府暴政的可能性,各种枪支权利倡导者和组织,都说公民武装的能力是人民抗击暴政的最后一道防线。 2013年的拉斯穆森报告调查显示,65%的美国人认为第二修正案的目的是“确保人们能够保护自己免受暴政”。同年10月的盖洛普民意调查显示,60%的美国枪支所有者提到“人身安全/保护”作为拥有它们的理由,5%提到“第二修正案权利”等等。反暴政的论点可以追溯到美国殖民时期和英国统治时期。
  根据盖洛普的民意测验, 1959年有60%的人赞成法律规定只允许获得授权的人(包括警察)拥有手枪,但是这个趋势一直在下降。自从1990年代以来,赞成全面枪禁的美国人比例一直很低,2015年为接近历史最低水平的 27%。
  主枪人士充分利用这个大众的心态,把其他局部性的管制提案,也渲染成为抵触公民拥有枪支的权利,借此激起对任何限制性法案的反弹。
  威武的美国步枪协会
  私人持枪是美国宪法保障的权利,但不是特权。所有州的居民都可以购买枪支,但每个州对各种枪支类型拥有和使用的限制各有不同:包括是否允许购买手枪,是否需要枪支登记,是否需要申请购枪证,是否发放隐匿持枪证。
  但是站在这个宪法权利的盾牌背后,是美国步枪协会(NRA) ,美国最大的枪械拥有者组织和强大的利益集团,拥有会员数近500万人,自称为“美国历史最悠久、规模最大的民权维护组织” 。
  虽然步枪协会是非党派的非营利组织,在美国政治中却具有巨大的影响力。它的政治活动的理论基础是,拥有枪支的权利是受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保护的民权。
  过去数十年来,步枪协会每年都会在电台、电视台和其他媒体公开支持反枪支管制的总统候选人,如西奥多•罗斯福、艾森豪、尼克松、里根、老布什、小布什。前任美国总统小布什更身为步枪协会的会员,在2008年美国总统大选中,协会为共和党捐献了1000万美元。
  有趣的是,历史上的步枪协会并不是一直持着这样尖锐的立场。早期的步枪协会是一个体育俱乐部,而不是一个反对枪支管制的严肃政治力量,甚至还支持一些枪支限制。1934年步枪协会主席卡尔•弗雷德里克说:“我不相信普遍的枪支混杂,我认为枪支应该受到严格的限制,只有在许可证下才能持有。”
  然而在1950年代和1960年代,随着美国社会日益城市化,枪支管理成为城市中很多人关心的问题。随着1968年黑人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和总统候选人罗伯特•肯尼迪的遇刺,城市枪支暴力事件发展到了高潮,两党的国会议员都感到必须采取行动。1968年《枪支管制法案》首次对普通武器进行了广泛的联邦枪支管制,这标志着联邦政府参与枪支管制的权力扩张。当时步枪协会领导者大部分都支持这一法案。
  1970年一位提议“枪支注册和许可法”的民主党参议员在马里兰州连任败选,主要是因为该州的人认为这个法案侵犯了他们的权利。这个事件使美国步枪协会从一个参与支持与枪支有关的体育性组织,蜕变为一个华盛顿的游说组织。
  步枪协会在1977年经历了一场内部组织变化:随着1960 和1970年代美国犯罪率的攀升,对枪支管制的要求也越来越高。步枪协会的会员开始担心,在1968年的历史性的法律之后,对枪支的新的限制将会持续下去,最终导致对所有枪支的没收。
  步枪协会成员动员起来,在领导层安置了一个名叫哈隆•卡特的强硬派,从此步枪协会变成了今天几乎全面反对任何对私人枪支的管制。协会善于煽动会员和大众担心,类似禁止袭击式武器、甚至联邦枪支数据库这样看似常识性的规定,并不是为了拯救生命,而是为了终结美国私人枪支所有权的第一步,因而违反了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
  所以任何时候只要有企图实施新形式的枪支管制,步枪协会便会集结枪支贩卖者和其他反对枪支管制的人来扼杀这些立法提案。美国的枪主占人口的少数,但是这个人口是一个庞大而活跃的选民,使得很多共和党政客担心与步枪协会的步调脱离,将终结他们的政治前途。根据皮尤研究中心的数据,大约五分之一的美国枪支拥有者表示他们是步枪协会的成员。
  步枪协会最厉害的手法是,借由政治游说来影响枪支政策,2016年正式簿本上的花费是318.8万美元,目前为止今年的花费是413万美元。2016年美国枪支维权组织总共在政治游说上花费了1060万美元;相形之下,主张枪支管制的团体只花费了170万美元。
  反枪人士面临着一个更大的障碍:主枪人士更有“激情”。正如共和党战略家格罗弗•诺奎斯特在2000年所说:“问题在于强度与偏好,你总能得到一定比例的人说他们赞成一些枪支控制,但是他们是否会用投票来表达他们的立场?对于那些关心枪支的4%到5%的人来说,他们会以投票发言。”
  美国的政治评论家认为,驱动卫枪人士的激情背后是一种有形的损失,枪支所有者觉得政府将要拿走他们的枪支和权利。相比之下,倡导枪支管制的人士动机更为抽象,是为了减少枪支暴力。
  但是我认为,主枪组织和反枪团体之间的差别,不仅仅是“激情”,更是有形的“经济利益”。
  根据美国NBC电视网在2015年底的报道,美国的枪支和弹药制造业当年的收益达135亿美元,年利润15亿美元。枪支和弹药商店的平均年收益31亿美元,年利润为4.784亿美元。2013年美国制造了1084.8支手枪、左轮手枪、步枪、霰弹枪和其他枪支,其中4%用来出口,其余留在国内。
  美国现有枪支估计达2.7-3.1亿支,枪支行业雇佣了26.3万全职员工,比2012年增加了5.3万人。美国枪支和弹药行业的总体经济影响估计达429亿美元。
  根据美国联邦调查局的数据,由于在购买枪支之前需要进行背景调查,所以通过这些数字可以深入了解枪支销售的大趋势,尽管背景检查的启动并不意味着最终的枪支购买。2014年申请的枪支背景调查数量为2096.8万,远高于1999年的913.8万次。
  枪械自卫的神话
  根据NBC报道的数据,美国2012年致命的枪击事件和非致命的枪支暴力事件,造成了2290亿美元的损失,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4%,这比同年枪支产业创造的经济价值要高。
  但是除了少数的例外,在支持民主党的蓝州,枪支法律越来越严格;而在支持共和党的红州,枪支法律则越来越宽松。
  并且各行其是的州法自然形成法律上的漏洞:较弱的联邦标准使得买家可以轻松前往一个具有宽松枪支法律的州获取枪支,并将其运送到另一个州。从枪支法律相当宽松的南方,运到枪支法律严格的纽约州,这条枪支运输路线已经赢得了“铁管道”的昵称。
  因此主张枪支管制的人士认为,只有更严格的联邦法律才有可能解决这个问题。
  尽管2015年12月2日发生圣贝纳迪诺事件之后,参议院在第二天拒绝了一项加强背景调查的提案。奥巴马曾经在大规模射击之后发表了14次电视演讲,并在其八年的任期内支持多项枪支管制法案,但是没有办法通过共和党员控制的国会。2016年6月,民主党举行了一场成功的阻挠议案,强制参议院共和党对四项枪支管制提案进行投票,但是没有任何一项通过。
  美国目前并没有全面的国家枪支注册制度。在大多数的情况下,没有任何系统、数据库或登记册将持有者与任何枪支联系起来。事实上,美国联邦法律禁止使用国家即时犯罪背景调查系统来建立任何武器或枪支所有者的登记制度,所有通过背景调查的身份识别纪录必须在隔天系统上线前摧毁。
  面对政府的无力,卫枪人士面对频率日益高升的枪击案件,还是摆弄自卫的辩词。但是斯坦福大学法学院教授约翰•多诺霍研究发现,只有极少数暴力犯罪的受害者能够使用枪支进行自我防御。从2007年到2011年,每年发生大约600万起暴力犯罪。然而,全国犯罪受害者调查的数据显示,在一个拥有大约3亿枪支的国家,99.2%的受害者没有用枪支保护自己。
  事实上,这个调查显示,在亚特兰大市发生的198起歹徒入侵独户住宅案件中,入侵者夺取受害者的枪支的可能性,比让受害者使用枪支自卫的概率高出一倍。并且具有最大威胁的,是在床头抽屉中保持上膛、并随时可射击的枪。
  多诺霍的结论是,居家里上膛后解除保险阀的枪支,就像是一种95%的时候派不上用场的保险,但是却更容易被儿童操纵,对罪犯更具吸引力,更容易伤害家人,更容易被偷或伤害他人。
  所以,美国人面对枪支控制的无力感,其实是基于历史渊源、政客操纵和经济利益等多重因素使然,不是因为自卫的正当。
  1996年澳大利亚经历了历史上最严重的枪击事件:一名28岁的男子走进澳大利亚阿瑟港的一家咖啡馆,吃了一顿午餐,从包里抽出一支半自动步枪,向人群开火,造成35人死亡,23人受伤。
  澳大利亚的议员以新的立法做出了回应,除其他规定外,禁止某些类型的枪支,如自动和半自动步枪和猎枪。澳大利亚政府通过枪支回购的方式,向持枪者买回了65万支此类枪支,新法也建立了在全国所有枪支的名录,并要求所有新的枪支贩卖都要通过许可证。根据哈佛大学研究人员的调查,澳大利亚的枪支杀人率在法律通过七年后下降了大约42%,其枪支自杀率下降了57%。
  但是,美国在枪械政治的整顿上似乎缺乏澳大利亚的魄力。我不是民主党员,在纽约州,我也很少看到朋友“舞剑玩枪”。但是对于这个被政治说客和商业利益操纵的意识形态之争,我认为持枪的宪法权利已经成为一个美国特有的神话。
  就这样,为了名义上可以推翻暴君的枪械自由,有些美国人却忘了:有时暴利和暴民可能比暴君更可怕。
发布时间:2017年11月13日 来源时间:2017年11月13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杂志MAGAZINE
  • 美国有反华阴谋吗?《研究报告》 VOL3.
  • 一带一路与中国国际关系《研究报告》 VOL2.
  • 中美关系的临界点已近在眼前《研究报告》 VOL1.
  • 2014年1月 总第2期US-CHINA PERCEPTION MONITOR .
  • 2013年8月 总第1期US-CHINA PERCEPTION MONITOR .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