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人物新闻

习近平的“大国”愿景寻求特朗普支持

作者: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已有 92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北京——长期以来,中国领导者一直寻求把自己呈现为与美国总统平起平坐的人。习近平想要的东西更多:他想要一种特殊关系,来突出中国作为正在出现的两极世界中的另一个大国的身份。
  奥巴马政府拒绝按习近平的意识行事,担心那将意味着美国从亚洲撤出。但在特朗普总统身上,中国几十年来权力最大的领导者习近平也许找到了一个更情愿的合作伙伴。特朗普本周将前往北京。
  特朗普经常将中国视为不公平的贸易竞争对手,周日抵达日本后,他发誓要建立一个“自由开放的印度洋-太平洋地区”,这个说法旨在强调美国在该地区的民主盟友,以与中国的崛起抗衡。
  但特朗普也曾用几乎充满敬意的言辞谈中国,并把北京提升到解决朝鲜核僵局关键方的地位。还有迹象表明,这两位国家领导人之间有相互的钦佩,他们虽然一个是共产党的太子党,一个是自以为是的商人,但他们都认为自己注定要让自己的国家实现伟大复兴。
  “这种国家野心之间的冲突的结果,将是未来几十年里最大、也许最危险的故事之一,”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问题研究学院(Johns Hopkins School of Advanced International Studies)教授戴维·M·兰普顿(David M. Lampton)说。
  上个月,习近平被授予第二个任期的中共领导人职位后,特朗普也蜂拥着向习近平表示祝贺。“现在有些人可能会说他是皇帝,”特朗普在福克斯商业电视网(Fox Business Network)上对卢•多布斯(Lou Dobbs)说。“我觉得他是个非常好的人。”
  特朗普周三抵达北京时,中国打算对他作出回报,中国外交部说,这是特朗普首次访问北京。中国人称这次访问是“国事访问+”,保证会在人民大会堂和紫禁城的古老屋顶下举行盛大的欢迎仪式。
  这种欢迎的设计就是为了让特朗普感到自己很重要,这反映出至少一些中国官员认为,他们知道该如何应对一个自我价值感很高的直言不讳的大亨。
  不过,欢迎的盛况也将是习近平展示其“中国梦”的一个机会,习近平的“中国梦”指的是,他想看到中国与美国一起、或取代美国,成为引领世界的超级大国。
  预计习近平将使用他称之为“新型大国关系”的一些不同说法,新型关系的意思是,中国和美国应该以平等的方式分担全球领导者的角色,打破崛起的大国与有影响力的老牌国家之间发生冲突的历史模式。
  新型关系的概念与习近平密切相关,他自从担任国家副主席以来就一直在推销这个概念。但奥巴马政府将其视为一种暗号,表示要求允许中国在亚洲建立势力范围,为了减少冲突,美国应该退出亚洲。
  中国驻美国大使崔天凯上周对中国官方新闻媒体表示,他希望特朗普的到访将让这个提法重新出现,让中美两国建立一种“建设性的伙伴关系”。中国外交部副部长郑泽光说,两国领导人将讨论发展两国关系的“蓝图”。
  中国分析人士认为,到访的时机对习近平有利。特朗普出访时,在国内,他正面临着有关俄罗斯调查的新问题,在国外,他面临着人们对他似乎正在放弃美国在气候变化、贸易自由化等问题上的领导地位的批评。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习近平正在上个月的党代会的光环照耀之下,这次党代会将他摆上了与中国开国元勋毛泽东相同的地位。
  自从特朗普担任总统以来,习近平已将中国定位为能替代美国的稳定大国,愿意担负起领导全球的责任,并在亚洲和欧洲投资大型基础设施项目,就像美国在二战后做的那样。
  “中国不以谦逊的态度出现在美国面前,这是第一次,”北京清华大学国际关系教授阎学通说。“通常是美国总统有优势。这是第一次两国领导人有一种平等的关系。”
  习近平现在是中国毫无疑问的最高领导人,阎学通补充说,而特朗普只“代表他自己”。
  当特朗普在周日被问及这个差异时,他否认自己处于不利地位,他给的理由是美国股市上涨,失业率很低。“我们刚刚看到了一些我们前所未有的最强劲的数字,他知道这一点,他尊重这一点,”特朗普在提到中国国家主席时说。“我们将带着了不起的实力去中国。”
  习近平可能也在指望两位领导人之间的个人关系。今年4月,两人在特朗普位于佛罗里达州的庄园首次会唔时,他们似乎建立了良好关系,那以后,特朗普多次给习近平打电话,经常要求他对朝鲜采取更强硬的态度。
  特朗普已在采访中多次赞扬习近平,把习近平描述为朋友,还经常使用感情过分流露的言语,用这种方式谈一个威权制、一党制国家的领导人对美国总统来说很罕见。有时,特朗普甚至会重复使用习近平在他们的谈话中提出的观点。
  尽管如此,在接待外国政要时以注重细节和礼仪著称的中国官员们似乎有些紧张,他们对特朗普在访问期间可能说什么、怎么说都没有把握。
  虽然中国屏蔽了Twitter,但在使用外国电讯服务的手机上通常可以访问。当被问及美国总统在中国时是否能够使用他最喜欢的社交媒体平台时,郑泽光说,“特朗普总统如何与外界交流,不是你需要担心的事情。”
  中国政府对此次访问的担忧,至少在一定程度上是由于特朗普政府对中国的看法不确定。
  特朗普呼吁建立一个“自由开放的印度洋-太平洋地区”,强调澳大利亚、印度和日本的作用,这与华盛顿的国家安全领导层的观点相呼应,那些人认为必须应对、甚至需要遏制中国在亚洲日益增长的影响力。
  但特朗普也接受另一些人的说法,他们认为美国必须在贸易上对中国采取更强硬的立场,这些人中包括前白宫战略师斯蒂芬·K·班农(Stephen K. Bannon)。他们说,北京正在利用美国市场的开放性,同时却让自己的市场保持关闭,华盛顿必须坚持互惠原则,即使这有导致贸易战争的风险。
  这种观点与政府内部通常与特朗普的女婿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有关的第三种观点有冲突,第三种观点认为,中国是美国不可分离的经济伙伴和商业机会。
  库什纳曾在安排特朗普与习近平的首次会晤中充当中间人,但自那以后,他一直采取了更低调的姿态,官员们说,部分原因是因为对他把中国投资者带进他家族的房地产项目作努力的担忧。
  特朗普的幕僚长约翰·F·凯利(John F. Kelly)上周在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让白宫远离批评北京的做法,他说,虽然中国在贸易上击败了美国,但“这并不使他们成为敌人”。
  他还说,中国有“一个看来适合中国人民的政府体系”。
  这番言论引起了华盛顿许多人的指责,他们引用了中国的人权记录,还引用了中国新闻媒体对凯利说法的赞扬,中国媒体认为那是习近平寻求的更平等关系的反映。
  预计特朗普主要担心的是朝鲜及其核武库,许多分析人士认为,习近平将利用中国对朝鲜施加更大压力的可能性,让特朗普更愿意接受“大国”之间的关系。
  “因为特朗普需要习近平的帮助来应对朝鲜的挑战,因为他不是一个传统的现实主义者,他可能会同意(这种关系),这会让他的顾问们感到懊恼,”香港岭南大学国际关系教授张宝辉说。
  把中国接受为合作伙伴对特朗普的前任来说是一个充满不快的命题。美国前总统比尔·克林顿同意为“21世纪的建设性战略伙伴关系”努力时,人们批评他,1989年天安门事件还没过去几年就讨好中国。
  二十年后,中国的人权问题仍是一个潜在的摩擦,政府里有些人一直在游说特朗普,要他就刘霞的命运问题向习近平施压,刘霞是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的遗孀。刘晓波在监狱里生活了八年之后,于今年7月逝世。
  不过,与奥巴马政府在其后期的做法一样,尽管习近平已经对公民社会进行了全面打击,但特朗普并没有把这些问题放在首位。
  “‘伙伴关系’这个词曾在美中关系史上有过漫长且悲哀的历史,”兰普顿说。“自那以后,美国政治人士一直避免使用伙伴关系一词。”
  Mark Landler自东京对本文有报道贡献。
  欢迎在Twitter上关注本文作者Jane Perlez@JanePerlez。
  翻译:Cindy Hao
发布时间:2017年11月07日 来源时间:2017年11月07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人物新闻
杂志MAGAZINE
  • 美国有反华阴谋吗?《研究报告》 VOL3.
  • 一带一路与中国国际关系《研究报告》 VOL2.
  • 中美关系的临界点已近在眼前《研究报告》 VOL1.
  • 2014年1月 总第2期US-CHINA PERCEPTION MONITOR .
  • 2013年8月 总第1期US-CHINA PERCEPTION MONITOR .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