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专稿
当前位置:首页>互动>本站专稿

刘学伟:东方世界当代崛起之大数据探密(结论二)

作者:刘学伟   来源:作者赐稿  已有 479人浏览 放大  缩小

点击这里,可看本书稿(一至结论一

刘学伟:东方世界当代崛起之大数据探密之一

刘学伟:东方世界当代崛起之大数据探秘(之四)
       刘学伟:东方世界当代崛起之大数据探密(之十一)
       刘学伟:东方世界当代崛起之大数据探秘(之十二)
       刘学伟:东方世界当代崛起之大数据探秘(之十三)
      刘学伟:东方世界当代崛起之大数据探秘(结论一)

总结论

 非西方国家的四种发展类型

第一节  有望、接近和已然成功的28国的两种类型

一直在关注,非西方政体,有截然不同的两类达到2万$的人均收入水平。笔者把它们称作发展成功的非西方政体

同样一直在关注,非西方政体,还是有截然不同的两类,进入了1-2万$的关键发展区间。笔者把它们称作发展接近成功的非西方政体

依然忘不了关注,(尤其因为中国正在其中。)那些人均在5000-10000之间的非西方国家。笔者把它们称作大有希望发展成功的非西方政体

如下表所载,这三级两类国家/政体共28个。其中已然发展成功的政体11个。5个在东亚(日本+韩国、新加坡、中国台湾、中国香港,即四小龙),靠的是发展工业或商业。6个在阿拉伯半岛(卡塔尔、阿联酋、科威特、阿曼、巴林和沙特阿拉伯),靠的都是出口石油。同时应当注意,这11个政体中,只有4个人口超过千万。这些国家/政体,靠工商业致富的素质指数都高;西式民主指数则都在中等以上。靠出卖资源的国家素质指数中等而西式民主指数都低。

发展接近成功的国家7个。它们分别是4个盛产石油而低西民的国家(赤道几内亚、利比亚、加蓬和哈萨克斯坦);3个在努力发展工商业,并且西民指数不低(土耳其、黎巴嫩和马来西亚)。7个国家中,土耳其、马来西亚和哈萨克斯坦人口超过千万。

余下的10个国家,笔者称之为大有希望发展成功的国家。其中2个在东亚(中国、泰国),4个在撒南非洲(博茨瓦纳、南非、安哥拉、纳米比亚),4个在中西亚北非世界(阿塞拜疆、伊朗、阿尔及利亚、土库曼斯坦)。其中2个靠的是工商业(东亚的中国和泰国),2个大体一半靠资源、一半靠工商业(南非、博茨瓦纳),余下6个都是资源出口国,多数是出口石油天然气,也有少数是大规模出口其它矿物。这10个国家中,有6个人口超过千万。尤其中国的人口超过13亿。这些国家,有4个西式民主分在6分以上。(泰国、南非、博茨瓦纳和纳米比亚。)其余西式民主分都很低。

其实把中国称作大有希望发展成功的国家真是委屈了它,因为它成功的希望太大,规模也太大。而把泰国称作大有希望又显得抬举。那里今天军政府执政,因此红衫军黄衫军都暂时歇菜。但是一旦军政府“还政于民”,非常可能就又会闹腾起来。

下表按素质水平排序。可以清楚地看到,前面八个东亚国家和西亚的土耳其是平均素质水平最高的9个国家,它们全部都是靠工商业致富。黎巴嫩也是靠商业致富,它的素质水平略差。

余下的所有国家,素质水平都在87.1以下或不明,除了南非和博茨瓦纳,它们全部都是靠出口资源致富。

这两条道路的分野极为清晰。只有南非和博茨瓦纳有些模糊。这两个国家全民的平均素质水平不高,但南非有10%的欧洲裔。这两个国家的西式民主指数在整个非洲都是最高。应当承认发展得相当成功。尤其是博茨瓦纳,那里的欧洲人很少,有此成就,实在值得敬佩。只可惜国家太小,仅203(老数据187)万人口。

表9.3:  非西方文明中成功与接近成功发展的政体概况

现在我们来讨论,为什么在欧洲血统以外的地方,任何工业文明,甚或任何起码富裕以上的国家,都那么的稀少?为什么离了欧洲血统,离开出卖资源,再离开东北亚的高素质水平圈,就没有任何国家成功致富(人均收入2万$以上)

西式民主制度,离开了欧洲血统,离开了欧、美、澳西方文化圈加东北亚的高素质水平圈,也是无一真正成功(民主指数8分以上)。这怎么可能是偶然的呢?

我不否认,南非和博茨瓦纳可能将会例外。不过南非的西式民主政体和工业经济都为欧裔所创。结果例外好像就剩博茨瓦纳一家。它恐怕也是因为靠近南非而且资源丰富才得以致富。也就是说,如果没有南非的成功,博茨瓦纳恐怕并不能单独发展成功。

为什么仅有3例经济政治两方面都复制西方成功?(日本、韩国、中国台湾。)为什么只论经济也仅再增加中国香港、新加坡两例发展到真正富裕?而且这五个例子在其经济高速发展期,无一例外均是威权政体。(日本战后的发展已经是它的第二个高速发展期。第一个在1868年明治维新以后,那时当然是威权政体。战后也是准威权政体。)几个西亚石油富国,靠资源而暴富,岂可普世?

为什么欧洲人的地盘以外,只有日本、韩国、中国台湾、沙特四个后发经济成功(人均超过2万$)政体的人口超过千万。其余的石油富豪和东亚的中国香港并新加坡5+2=7都只是人口不超过数百万的城邦政体。

一言以蔽之,除了西方文明区与东北亚文明区,迄今没有一个国家真正实现了工业化或称现代化,这不可能是偶然,其必然性在哪里?

非西方文明区的东北亚+ 6个政体的绝无仅有的高度发达的工业化或至少极高的长期发展速度,如果不用它们甚至高于欧洲人的素质水平来解释,您还能找到其它的解释吗?

制度?它们的制度并不相同呀?要相同,那就是在经济飞跃发展阶段,都是威权政体。但其它大洲的威权政体也所在多是。如果没有石油,那些威权政体无一发展成功,甚至有希望发展成功(人均5000$以上)的都没有。

现在人均再少的国家如果还没有大量的资源,也未必就完全没有机会发展。我的看法是,如果他们的人民有素质潜力,现在的落后又有原因(比如搞过全盘公有制,比如方经内战),那他们还是有相当机会发展起来的。(比如越南、老挝、柬埔寨,他们的人均仅1 000-1 500$之间,但素质指数在89-94之间 。)

10.4素质等级,明显地分两等。东北亚6个政体第一等,马来西亚、泰国一等半。但东亚人都是靠劳动致富。

中西亚北非国家第二等。14个国家,只有2个靠劳动致富。其余12个都是靠出口石油。

撒南非洲6个国家因素质水平不明,此处省略讨论。

从收入看,分两等。人均2万以上的,有东亚五国和阿拉伯半岛6国。

然后是发展中国家。中国的国民素质最高,收入最低,但发展速度最快。其余也还有好些国家发展不慢。

现在看图10.5。上部10+2个国家,是靠劳动致富。除了中国,西式民主都在中等以上。下面一半的国家都是靠资源致富。西式民主都少。中国跟他们混在一起,很不好看。就是说,西式民主指数和发展的类型可是很相关的。

不过你也可以看到,西式民主指数与国家的富裕程度,发展的速度(气泡直径表达),都没有明确相关性,这还是一个满天星图。

现在笔者已经了然于胸,西方的制度,包括政治制度和经济制度,实在都只是在西方漫长的历史文化环境中生长起来的,在前节所述的八大文明特征的背景中和基础上生长起来的。

运用简单的事实逻辑,笔者大体认定:西式民主政治,工业化经济,适合于西方文明。在非西方文明区域,经济现代化和制度西方化,几乎同样程度地,十分不易成功。

补充一句,不是说这种移植、复制铁定不能成功,而是说会格外的困难。这个困难不仅针对政治,同样针对经济。

例外仅仅发生在东北亚。那里有日本+四小龙共5靠发展工商业人均超过2万$。而移植西式民主成功的仅有的3例也都在东北亚。并且这5例中,有两个是人口仅数百万的城邦,有两例是人口2300到5000万的中等规模国家/政体,仅有一例人口过亿。

这当然绝非偶然。那么东北亚与西方的共同之处在哪里呢?要说那八个渊源,东方可是一个也没有。日本或者有一处像西欧,就是不久以前,还处于四分五裂的希腊式时代。(这也是汤因的用语,大一统的普遍国家则被他称作中国式。

笔者找到的另一个极少有人论述过的,东亚与西欧共有,而其它地方都不拥有的特征就是:东北亚的人民很可能具有足可媲美欧洲人的极高的平均综合素质水平

 前面已经说过,非西方文明的国家总共有90国。但仅有上表所列28国人均收入超过5000$,而且其中16国是靠出口资源。靠发展工商业致富或接近致富的国家拢共只有12个。其中8个在东亚,2个在西亚,2个在南非。

第二节  发展有困难和有大困难的两类共62个国家

现在我们来讨论,除了前面说到的通过发展工商业或出卖资源而达致真富裕或准富裕或大有希望准富裕的两个类型三个等级28个国家,非西方文明里,还有两种不是那么靓丽的发展类型。

接下去,人均收入1 000-5 000$之间的国家,还有多达32个。笔者都认真地搜寻了一番,其中似乎只有伊拉克、尼日利亚(笔者为此深感庆幸,因为这个国家人口多达1.65亿。)和安哥拉等少数国家还富蕴资源,有潜力发展成资源出口国。其它太多的国家,没有足够的资源,就只能依靠有限的人力资源发展实业,勉力追求小康的前景。我把这些国家的境遇,概括为非西方文明国家的不是那么光辉亮丽的第三个类型。

那些人均至今不足1 000$的最不发达的国家还有30个之多,其中23个在撒南非洲,2个在东亚(柬埔寨、缅甸),2个在南亚(孟加拉国、尼泊尔),2个在穆斯林世界(阿富汗、塔吉克斯坦),1个在拉美(海地)。这些国家的各方面的发展水平当然也是最低的。它们的发展前景显然最为暗淡。笔者称它们为第四类型。


表9.4:  非西方文明中第三类型和第四类型的概况

从上表的头两行中可以看到,第三类型各方面的情形都要比第四类型好很多。

从上表的后面四行中,可以看到,哪怕在非西方世界、在更低和最低的发展水平中,不同文明的差异依然明显地存在。

请注意中西亚北非和南亚这两行,有反常出现。南亚的素质水平和西式民主分数都高于中西亚北非伊斯兰世界,但是他们的收入明显更低。这是为什么呢?我们宽大为怀,不怪南亚的西式民主太多,而怪南亚的资源太少吧。

最后概括一下,在南方世界:撒南非洲42个国家,靠资源和工商业接近致富或大有希望致富的仅有6个国家。南亚6个国家,无一哪怕是大有希望致富。中西亚北非伊斯兰国家,除了土耳其和黎巴嫩,还有12个国家靠石油、天然气致富。上天待它们真可算不薄。但这个世界还有13个国家没有大量资源,也没有成功工业化,十分难以致富。

东南亚的国家,印支三国和缅甸的经济发展显然还有较大潜力。越南和老挝的政治发展前景不明朗。印尼的经济和政治发展则可能是例外地好。希望今后也能一帆风顺,不要搞成印度式的次级民主。该国在近年没有出现他信式的人物是它的幸运。苏加诺和苏哈托式的魅力人物希望不再出现。因为这种人物一出现,就很可能像他信那样搞民粹。

第三  非西方世界总结

 现在把前述四类国家,东方世界和南方世界拼在一起。你当然会看到,东方世界有多么的委屈。

与上一章用三个图来总结西方文明相对应,我们用同样的三个图来总结非西方文明。

把图10.6与图10.1相较,这两个图最大的区别就是:前者的气泡连绵一片,而这里则截然分成两堆。最清晰的就是东北亚文明的素质其实与非西方文明世界其它所有的地区都不一样,它们的素质水平,与欧洲国家一样,甚至还要高。那它们能够在发展上直追西方的水平的理由,不是昭然若揭了吗?中国要快速发展直到追回它应有的地位的理由不是同样至为明显吗?东南亚的其它国家,虽然比不上东北亚,但比其它所有非西方文明区域,其素质上的优势也是明摆的。所以我断言,他们能够在东北亚的提携下,取得比其它非西方文明都更好的发展成就。

中西亚北非世界的特征是族群综合素质中等,但富裕程度则大不同。上天真是厚待了它们,让那么多的国家屁股下面就坐着如山的财富,不过它们也有远忧,就是石油开采完后,再吃什么?除了土耳其,它们好像都不乐意发展实体经济呀?

南亚国家可没有这样的好运。它们没有油,人民素质中下,就只能自己慢慢努力了。

已经说过,撒南非洲国家的人口素质数据不可靠,所以这个图上很抱歉就没有撒南非洲国家了。

现在来看民主与非西方文明的关系。请再返回看看图10.2,民主与西方文明的关系。你会看到,这两个图的样式截然不同。那里的拟合区域细细窄窄,从左下到右上的发展趋势明显。这里则是一个90%的满天星图。左上角和右下角通常总是有的空地非常之小。

日本加东亚四小龙以其民主和富裕占据了右上方。西亚的低民主的石油富国占据了右下方。高民主而贫穷的印度占据左上的高地。南非和博茨瓦纳占据中等富裕(对撒南非洲而言,已是了不起了。)和高民主的位置。

剩下的国家,剩下的地盘,真是随机分布。民主、富裕和素质三者之间,都看不出明确的相关性。当然东亚国家和伊斯兰国家平均起来,还是要好一些。南亚国家和撒南非洲的国家平均起来,还是要差一些。

没有一个左下到右上的发展趋势,这就是我无法看好中间那一大团混杂起来的各种国家的西式民主政治和经济发展前景的主要依据。

这个图,东亚政体分成四块,除了右上的3+2政体,在政经两个方向或至少经济方向明显超常外,其余国家,还是政经两个方向都尚未突出重围。上边那几个似想走日本韩国的路,但他们的素质可是差不少。下方的公产国家,似想在中国的率领下,新加坡香港的方向冲击。

再细说一点。根据图10.2,在西方文明区域,经济发展与西式民主发展有极好的相关性。经济总会逐步发展,西式民主也就会逐步提高。根据图10.8,在非西方文明中,则没有这种对应关系。在太大的一片区域中,收入水平的提高,并没有带来民主水平的相应提高。民主水平的提高,也没有经济发展与它相呼应。这就是满天星的意思,没有相关性,或相关性太弱。阿拉伯富国走的路且不说,中国加新加坡似乎就铁心准备走一条一党制的新路。中国如此之大,如果它的路走通了,会有什么影响,到时再说。

相关系数的差别也明确地显示了这一点。图10.2的相关系数是0.709和0.749。这里是0.092和0.077。前者是相关性相当地高。这里是相关性非常之低。

看下图,我们再一次看见,中国和越南的超速崛起有多么的稀罕和震撼。须知中国可是有13.5亿的人口,(越南也有近亿。)中国的GDP屈指可数的几年之内就会超过美国呀!

22年的时间,绝大多数国家的增长都超不过10倍,超过的只有5个国家。就是超过7.5倍的,也只有11个国家。其中半数国家是靠大量出口资源获得的超速发展。靠实业的只有东亚四个国家和黎巴嫩。

本图的纵轴是民主指数,应当承认这里有一个轻度负相关。但如果按人口加权,考虑到中国和印度的人口分量和所处的位置,这个负相关系数自然显著加大。

三张图结合起来,固有的高素质和起点的低收入,已经排除了错误的治理,三条加在一起,就是中国和越南现在超速发展的奥妙所在。也是将来朝鲜定有超速腾飞的一天的依据所在。(它还有个西德一样的韩国在等着接收呢。)也是蒙古应当还能继续大幅增长的希望所在。

当然说来还是难堪,这个超速崛起的一个前提是以前的错误政策造成的低起点。另一个前提是改正错误。不过直到今天,那个错误造成的损失,真的还没有完全补回呢。

那些没有资源也欠缺素质的国家,它们将来的发展显然会更加的艰难。或者退而求其次,它们应当把小康作为目标吧。。

关于西式民主在非西方世界前程,本人的预估也要分成几个部分。

第一个部分,在那些国民综合素质足够,有能力发展现代工商业的国家,以日本、韩国、中国台湾为榜样,在完成工业化以后,有可能实施类似西方的政治制度。只可惜这样的候选国,限于客观的国民素质,实在不多。它们也会同时收获这种制度的优点和缺点。

第二部分,在另一些以中国、新加坡、越南为代表的国民综合素质足够,有能力发展现代工商业的国家,由于其独特的历史积淀,很有可能或有机会发展出另一种明显不同于西方的,同样建立在工商业/中产阶级社会之上的现代政治制度。新加坡已经完全富裕,但它只是一个城邦。最重要的实践在中国,但在那里这个演化过程还在进行中。

第三部分,以土耳其、马来西亚、伊朗为代表的素质中等偏上,经济上也已经(或接近)初步发达(人均1万$)的非西方国家,也可能闯出一条东西结合的,但比中国的路向更接近于西方的现代政治之路。它们的制度,会是西式民主在东方的变体。

第四部分,以印度为代表,已经是高西民,但低发展,是我说的次级西民的典型。它们的低发展状态能不能补起来,最后成为一个比较均衡的发展中国家→初步发达国家→中等发达国家,这个事情还要观察。笔者的直觉是,主要不是碍于西式民主,而是碍于其拥有的国民综合素质,这个过程很难顺利,全面赶超中国的可能性那是微乎其微。

第五部分,以印尼为代表的很少数的一些非西方也非高素质的发展中国家,并没有前面三个部分谈到的发展现代工商业然后现代政治制度的有利条件,(甚至还有人口庞大、多部族、开化历史不长、特定的宗教等不利因素,)但是它(们)能维持政治稳定,和经济的相对顺利发展。对这些国家的政治经济前景,本人持审慎态度,担心一些不利基因在有机会时会暴露出来。因为碍于发展程度,那里的人民和精英非常可能是不够成熟稳健并灵活机动的。

第六部分,以阿拉伯半岛产油君主国为典型。那里的富裕由国家掌控,没有强大的工商业中产阶级,完全不可能出现西式民主。其它一些矿产油藏相对丰富,人口不是太多的国家,可能达到中等富裕,但理由同前,这些国家依然很难出现成功的西式民主。

 第七部分,还有太多的第三世界/南方世界国家,没有大量矿藏、人口数量太大、没有足够多的外来高素质族群的支持、本国人民/精英缺乏足够素质,在经济和政治现代化的两个方面不是说没有机会前进,而是说会走得更为艰难。

适合于这些国家的政体形式似乎还有待创立。笔者的直觉是,它们不应当是西方式的,对国民素质要求太高的多党普选制度,也很难成功仿效中国式的中央集权的选贤任能的制度。无论怎么说,那些国家中的很大一部分,首先需要的是一个能有效地维持经济和政治起码秩序的制度,然后再去探讨怎样让这些制度更有效率和更有合法性等等。

还有一个第八部分,就是如同东南亚和南非那样的有两个族群的社会。如何处理好那能够主导市场的更先进的但人口占少数的族群与更落后的但人口占多数的族群之间的利益共享分享关系(机制),是它们成功的关键。这里似乎很适合开发出一种以对经济上占优势的少数族群进行一定程度的政治优待以交换(赎买)他们在经济上多做贡献的族群加权共和制度。但这种制度要成型,则必须绕过一人一票,人人/族族平等的魔咒才行。知道这个建议很难行,但就等着看那样的国家在落后的多数的把持下退行吧。要知道,如果搞得不好,一个已经工业化的国家也是以重新发展成一个发展中国家的

【以下直到本节末尾,是新添加的未定稿。供参考。】

由西方人引领发明创造出来的现代工业/电子文明的科学和技术内涵很有可能是太过的复杂,以至于在这个地球上居住的人群中,除了西方人和东方人之外,相当大的一部分南方国家的人民,对于充分理解和掌握现代工业/电子文明,真会遇到力不从心的巨大困惑。这里不是说那一部分南方人民就永远不能掌握现代工业/电子文明,  (说的不是懂得如何使用比如智能手机/电脑,而是说懂得如何自行全面制造。)而是说,那一天恐怕比较甚至相当地遥远。

请大家试看一下,东方国家/政体(至少中日韩三族)拥有并不亚于西方人的智力水平,追赶的成就已经蔚为大观,但是各方面的硬软差距依然比比皆是。(比如中国人至今未能掌握生产乘用轿车的全套先进技术。还有比如高档电脑芯片、大功率航空发动机等等等等。比如讨论不同政见时互相之间的上纲上线。【现在西方人的政治辩论也开始上纲上线(政治正确与否),失去了以前的温柔敦厚,慢慢堪比中国的文革时期了。】比如太多民众出国旅游时的至今依然不够规范的行为素质。)东方世界都还需要至少数十年的光阴去实现全面追赶,南方世界自然还要漫长得多。

这个概括性的大结论实在是可以引申出很多的推论。最重要的是南方国家中的极大一个多数显然会遭遇比没有考虑这个结论之前所预估的大许多的发展现代化/工业化的困难。而这个经济上发展现代化的困难又会导致一系列的于南方国家不利的文化、政治、地缘等后果。(比如相对优质人口大批出走的客观必然性。)不承认这个很可能的事实只能在虚拟中提高南方人民的自尊心,而于真正的尽可能的解决实际问题不仅无补而且有害。因为如果症结没有抓准,一切相应的药方都是不可能真正有效的。

笔者知道,这个结论在感情上对一些人民会相当地痛苦。但它的确很可能可以解释这个世界上如此大规模地出现的各大文明群落之间的贫富极大不均的严酷事实的主要原因。我们不妨把那个四海一家,万族平等的概念作为联合国的共同理想去继续追求。只需要添加承认,现实的出发点,其实真的是不平等的。

再有一个想法。先做一个比喻。中国共产党曾经是一个革命党,代表的是穷人,雇农贫农下中农和工人阶级。它自然会对黄巾起义、朱元璋、李自成、太平天国等无限推崇。现在这个党已经变成一个执政党数十年,其立场自然慢慢地会变。比如现在的官方史学对太平天国就已经远不像以前那样无边赞颂,而要指出它的许多毛病了。

中华民族在当今世界上的地位也有一个类似的变化。1949年以前,甚至一直到1978年,中国一直是一个标准的第三世界国家,除了体量大,与其它亚非拉落后国家实在是有无数共同利益和共同语言。但这个情况在成功改革开放数十年后,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比如中国已经不再是大多数第三世界国家一直那样需要进口几乎一切工业品的农业国而变成了世界第一工业国,出口国;中国不再借债而开始大规模放债;不再出口资源而是从全世界进口资源;不再是单纯地输入技术和资本,而开始大量向外输出技术和资本……总之,是慢慢地变得越来越像西方强国而越来越不像以前的和现在依然贫穷的第三世界国家。所以笔者在本书中把中国和东方称作新的第二世界,而且是越来越像第一世界,甚至要与第一世界分享对世界的领导权的第二世界。

中国的很多立场,随着利益的变化,也要开始变了。比如不干涉别国内政。以前中国坚持此条的主要目的是不让别人干涉自己。同时自己也并无利益且并无能力去干涉别国内政。现在情况当然有了变化。比如中国现在已经有了而且将有越来越多的海外利益需要保护,也慢慢地具有了在海外行动的政治、经济、外交甚至军事能力。再过一些年头,比如一带一路沿线如果某国发生内乱,中国利益严重受损,又有该国合法政府的邀请,联合国安理会的批准(与今天俄国干涉叙利亚内政类似),中国就未必不会去“适度地干涉一下别国的内政了。关于不结盟政策也是这样。笔者认为这个政策迟早会被放弃。对具体应当如何结盟,本书附录的最后一篇文章《东方大同盟》有详述本人的建议。

同样地,东亚人种以前被西方人视作低等人种。而现在,由于东亚人在他们的故土和在移居地同样优秀的表现,西方人已经对东方人刮目相看。西方的心理统计学家们也才恍然发现,无论怎样测,哪怕是用西方语言,按西方人占优的方式,(比如抬高语文权重而压低数学权重。)东方人的IQ还是会略微胜过它们。而学习成绩、职业生涯和收入水平由于东方人特有的努力文化的进一步加持则会胜过西方人许多。在这种新的形势下,东方人/中国人已经没有必要对这些承认东方人优秀的学说持高度排斥的态度,而是应当从科学实证的态度出发,同时也从利益出发,适当地接纳这些学说。因为它不仅可以鼓舞东方人的士气,也实在可以解释许多以前解释不了的事实和可以指导我们在将来(尤其是在对外关系方面)少走弯路错路。

 

最终结论  国民综合素质水平≈国民财富总定律

笔者在这里发表一个受到林恩/万哈林理论启示而发挥出来的一个包含七款内容的国民综合素质水平≈国民财富发展水平定律,作为本书的终极结论。

一:每个民族-国家nation/文明civilisation都拥有自己特有的变动很慢的平均国民综合素质水平。

二:该民族-国家nation/文明civilisation可以/应当达到的发展高度,由该民族-国家/文明拥有的国民综合素质水平来决定。

三:若现实高度比起理论高度有重大欠缺,那就是有不正常的(通常是政治)因素干扰了正常的发展进程。

一旦这个(些)不正常的干扰因素被移除,该(批)民族-国家就会以一种补偿性的超常的追赶速度去力图尽快恢复它(们)所应当(或曾经)拥有的发展高度。

追赶速度超常的程度,大体与发展水平欠缺的程度成正比。欠缺程度越大,追赶速度的超常程度就会越高。

这个欠缺程度明显缩小以后,追赶速度的超常程度会递减追赶接近完成,超常就会消失

若现实高度明显高于理论高度,那就是有某种奇遇,最常见的是一个小国家发现了大油藏。

这里再发挥一点:不同的时代,同样的文明,同样的素质水平,当然可能/可以达到的高度不同。比如雅典和罗马,肯定都拥有它们那个时代在地中海沿岸的各种族、各文明中最高的素质水平,自然也是最高的发展成就。而在东亚,则华夏国一直拥有最高的素质水平和最高的成就。只有1894-2009年这一段,这个东亚最高的桂冠,也许得暂时让与或与日本分享。

东北亚的中韩三族,一直拥有绝不亚于欧洲人的素质水平,数百年的落后,不好解释。但至少它们追上来了。它们正在用急起直追,以及可能的后来居上来证实,来诠释自己不亚于欧洲人的素质水平。

那个国际共运,只发生在东欧和东亚这个地球上最高素质水平圈内,也是它们为人类探出一条走不通的路做出的牺牲。一旦它们为人类探明这条路走不通,重回市场经济的正道,其天分底蕴立即全力发挥,几十年内,这些民族/国家就能重新赢回自己本应拥有的世界一流的地位。

那些素质水平略欠,又没有大量资源的国家,建议实事求是,各自摸索一条适合自己的退而求其次的发展道路。不要好高骛远,也不要妄自菲薄,至少要去力争小康吧。

最后,建议有奇遇的小国家好自为之,善用天降横财,未雨绸缪,想好资源用尽之后,如何能够继续保有富足生活办法。

夸大一点说,除了上句所说的有奇遇的小国外,几乎可以认每一个民族/国家/文明,都有它祖先留下的宿命世间的一切烦嚣,一切纷扰(包括两次世界大战,国际共运这种规模级别脱轨),都磨不灭这宿命。仔细想想看,那些似乎秉有天命的国家,比如德国、法国、英国、日本、俄国、中国等等,为什么总是打不垮,为什么失败之后总是能够复兴为什么总是能它们需要的时候找到力挽狂澜之人比如戴高乐、普京邓小平。我们是不是可以大致相信,冥冥之中,真的自有天意呀!

这个宿命还可以解释得比较复杂。比如有头等强国的宿命,有强国的宿命。这个东西真的还不是太难判断。就它能固守拥有的幅员、人口、现在的经济规模、曾经的政治成就、主体民族的素质还有周边的大致环境就可以了。当代,比如美国、中国、俄国,就有那个成就一流国的资质底蕴。而西欧国就只能是二流强国除非它们能真的结为一体。如果不认命,二流强国的底子,想用挣命的方式去图谋一流国的地位,那结局太难好比如拿破仑的法国,希特勒的德国,东条英机的日本成吉思汗的蒙古帝国、亚历山大的马其顿帝国。到头来还不是都打回原形。这个原形,就宿命是不是人力有时尽,天命终难违?你看那些人类历史上把主观能动性发挥到极致的大人物,不是也无法为的民族逆天改命吗?但是像罗马帝国、大英帝国,各自辉煌了数百年的光阴留下了无数的遗产。它们是够,这跟那些挣命挣出来的短命帝国可是大不一样。但是我们中华民族的大国宿命,好像还没有完结,好像还可以再写新篇。

当然我还是有一个终极之谜没有解开,那就是那些不同的祖先,为什么有不同的禀赋,能为他们的后代子孙,留下不同的宿命?或者说,为什么有些民族,有大国运,强国命,有些民族则没有这个问题,我可以把它命名为第二个学问题的这本书,可没有能充分地解释这个问题。不过下面这个比喻,可能对这个问题的答案,有所暗示。

这里有一个有点复杂,但想必相当贴切的比喻,来描述上款宿命论。我也把这个比喻起一个名字,叫做身高的宿命

一些家族由于种种难以的历史原因,平均身高较高另一些较矮。比如某平均身高1.8平均身高1.6米。身高1.8米家族,平均体重180斤,如果某人只有150斤,那在生病。身高1.6的家族平均体重120斤,如果某人体重150斤,那他想必是吃了激素。身高1.8米的家族,长到180斤,那是理所当然。身高1.6米的家族,长到120斤,那也是命该如此

如果来了一场流行疾病或者饥荒亦然,大家都体重骤减。比如180斤的减到120斤120斤的减到80斤。当疾病或饥荒过去以后,大家体重都会恢复。1.6的人会恢复到正常的120斤1.8米的人也会恢复到180斤各有定数,无法逾越。

至于为什么不同的家族会有不同的平均身高,这个问题考察起来的确相当麻烦。比如热带地方人的生长比较快速,因此成熟期会早一些,相应的身高就会矮一些。寒冷地方则相反。比如比较富裕的家族因为营养条件较好,人也会长得比较丰满。比如一些喜欢运动的家族,因为运动而身板较为结实…… 这些优势或劣势,会逐积累,逐相传然后慢慢成为难以改变的定势,成为该家族身高的宿命

这个宿命可以有例外。比如高个子家族也可能生出矮个的人,反之亦然。但并不会改变这个家族平均身高的宿命。这个宿命也可以演变但却不可能很快。比如矮个家族从热带迁往寒带居住,比如他们从贫穷的国度迁往富裕国度发展,他们的平均身高肯定会增加,但却是缓慢而逐渐的。

再说清楚一点,东欧和东亚前公产国家现在出现的恢复性疯狂增长,就相当于身高1.8的人在病后的体重恢复那自然速度会快,终点会高那是回归宿命南方民族要获得高的发展成就,那就是要改变宿命。自然难度要高,过程要慢

现在我可以有相当充足证据地来回答本书前言一开头就提出来的那个学伟问题了:在非西方世界中,东北亚的中、日、韩三个民族,拥有足媲美西方人的高国民综合素质;他们因此而有资格拥有足媲美西方的发展水平。

我还有那首诗呢。


古来华夏即天仙,误坠尘寰若许年。

所幸凡缘今已满,奋身重跃碧云端。

 

发布时间:2017年10月30日 来源时间:2017年10月30日
分享到:

留 言

本站专稿
杂志MAGAZINE
  • 美国有反华阴谋吗?《研究报告》 VOL3.
  • 一带一路与中国国际关系《研究报告》 VOL2.
  • 中美关系的临界点已近在眼前《研究报告》 VOL1.
  • 2014年1月 总第2期US-CHINA PERCEPTION MONITOR .
  • 2013年8月 总第1期US-CHINA PERCEPTION MONITOR .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