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再平衡
当前位置:首页>亚洲再平衡

美国在亚太地区面临的机遇与挑战 —— 美军方智库的分析与建议

作者:编译/吴天昊   来源:大国策智库  已有 2056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国家战略研究所是美国国防大学下属专业研究机构,主要为美国防部长、参联会主席、各联合司令部进行战略研究,支持国防大学的学术项目等。2017年6月,国家战略研究所发布了一份题为《亚洲和特朗普政府:挑战、机遇及未来之路》的研究报告,全文共48页,由该智库高级研究员詹姆斯·J·普里斯特(James J. Przystup)及中国军事研究中心主任菲利普·桑德斯(Phillip C. Saunders)联合撰写。普利斯特曾在美多个政府机构任职,曾任里根政府总统顾问委员会副主任。在担任现职务前,曾任传统基金会亚洲研究中心主任。桑德斯曾任蒙特雷国际研究院东亚不扩散项目主任。

  报告指出,亚太地区对美国的重要性不断提升,然而地区战略环境正快速变化、面临诸多安全挑战,对美国的利益构成威胁。为此,报告建议,特朗普政府应建立基于规则的地区秩序,既要与地区盟国、伙伴国及多边组织加强合作,也要与中国“竞(争)合(作)并举”,还要坚决应对该地区当前最紧迫的朝核威胁。主要内容如下:


一、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国家利益

  美国在亚太地区既存在一系列重要的国家利益,也有一些国家利益将受到该地区形势发展的严重影响。具体包括:守护美本土、领土及美国公民;维持一种开放、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以确保美国能够进入该地区市场并鼓励通过和平方式而非胁迫或使用武力来解决争端;拥有地区准入权及海上航行、空中飞行自由;维持一种稳定的力量平衡,以支持地区稳定及经济繁荣;强化美国在该地区的联盟关系及对盟国的安全承诺;防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及导弹投送系统的扩散;倡导全球准则与价值,如人权、民主和良政。

二、亚太地区的发展趋势

  在亚太地区,机遇与挑战并存,正呈现出以下三大发展趋势,值得美国高层密切关注。一是亚太地区的经济活力提升了其在全球事务中的分量,也增加了该地区对美国经济利益的重要性。美国在亚太地区的主要贸易伙伴国包括中国(第二大贸易伙伴国)、日本(第四大贸易伙伴国)、韩国(第六大贸易伙伴国)。如果将东盟作为一个整体,东盟将成为美国第四大贸易伙伴。
  二是中国的崛起正在改变地区战略格局,挑战现有地区秩序。中国的经济和军事实力不断发展,正在重塑地区乃至全球的贸易和投资模式,挑战美国的地区主导权。同时,地区国家重视对华经贸关系,不希望被迫在中美之间做出战略选择。
  三是美国通过实施亚太再平衡战略,与该地区的经济、军事和外交接触不断加深。特别是亚太再平衡战略中的军事因素促使中国认为该战略意在遏制中国,将加剧地区的紧张程度。
  中国是大陆国家,陆军力量强大,虽然现在正大力发展海军,但陆军改革后形成的具有快速部署能力的装甲部队和空中机动部队数量也非常庞大。在这种情况下,以步兵为主的山地打击部队显然没有优势。首先,地理条件决定了这种军队只能单轴或双轴行动,很容易被打散;其次,中国陆军数量庞大,军费开支是我们的三倍,我们的陆军无论如何都是不对称作战中的弱势;再次,在山区进行军事打击,意味着我方将没有时间和空间发起反攻。如果决策者事先没有考虑过这些重要因素,那说明我们并没有从1962年的灾难中长进多少,着实可悲。

三、美在亚太地区面临的安全挑战

  一是东北亚问题。尽管二战已经结束70多年,但日本军国主义和对外侵略的历史依然制约着中日、韩日关系的发展。特别是中日在东海领土主权宣示上的分歧使两国关系龌龊不断。未来,不排除中日就东海海上边界和钓鱼岛主权问题发生对抗与冲突。
  二是朝鲜问题。朝鲜依然是亚太安全环境中最不稳定的因素。具体包括:朝鲜不断增加的核武器和导弹数量正挑战国际核不扩散机制,也对美国的国家安全利益构成直接挑战;朝鲜大约120万常规部队对美国的盟国——韩国构成直接威胁;朝鲜仍坚持其主导下的半岛统一;金正恩政权能否长久延续下去也始终是一个悬而未决的安全挑战。
  三是台海问题。中国将台湾视为其不可分割的领土,并希望通过统一台湾“解决中国的内战问题”,故大力发展军事力量,并着力强化经济手段,以“胁迫”台当局接受与大陆的政治关系。而美国则主张和平解决两岸分歧,反对单方面改变台海现状。然而,两岸在经济和军事上的差距正不断加大,对美国实施台湾政策构成了挑战。
  四是南海问题。与东海问题不同的是,南海主权和划界争端涉及多个声索方且相互交织、盘根错节。近年来,中国不断加大对南海主权的声索力度,导致南海地区紧张局势加剧,并对美国在南海主权问题上的“不选边站”政策构成了挑战。

四、对策建议

  特朗普政府在亚太地区的战略应该是基于与盟国、伙伴国和多边组织合作,建立基于规则的地区秩序,发展美国的经济、安全和政治利益。这需要美国维持在亚太地区的存在,强化与该地区其他行为体的合作,以便塑造中国的选择并使其为自己违反国际准则和规则付出代价。最佳途径包括:不否认中国也会因此挑起各种事端,但这一策略能够让我们获得不对称作战的优势,借以平衡中国在GDP上四倍于我们的巨大优势。有限的资金应该如何利用,所有政府部门都应参与讨论。受地理条件限制的单轴部队无法撼动中国陆军,但印度洋上的一小支核潜艇部队和三个舰载航空大队却能够切断中国的经济命脉。
  (一)强化同盟关系
  为应对任期内所面临的安全挑战,特朗普政府首先应聚焦强化双边同盟结构。一是在对日关系上,落实新的美日防卫合作指针。特别是美国承诺向日本提供包括核力量在内的“延伸威慑”及继续在亚太地区的前沿部署,对于保持日本对美日同盟关系的信心至关重要。
  二是在对韩关系上,作为一项重要的联盟管理机制,美国应升级美韩于2013年3月制定的“共同应对局部挑衅计划”,以应对朝鲜日益严峻的威胁。同时,双方应强化导弹防御能力,即使面对中国的施压,也要坚定在韩部署“萨德”系统。此外,特朗普政府要用长远的眼光对待朝鲜。由于美国的盟国极易受到朝远程火炮和装有核弹头的导弹攻击,因此现有的军事选项并不具有吸引力。朝无意用核项目交换经济援助,而是要寻求“拥核国”身份得到承认。历史经验表明,缺少有效的验证机制,通过谈判冻结朝核导试验根本无法永久性地限制朝洲际弹道导弹项目,反而会迫使美国做出让步,削弱美国的威慑力和保护盟国免遭朝攻击的能力。最有效的政策可能是加强对朝威慑力及对韩日的保护,维持对朝经济制裁的外部压力,保持旨在实现朝鲜无核化的对话和外交的大门敞开。为应对朝政权不稳或崩溃,特朗普政府应努力协调美韩两国的目标和政策响应,并尽力争取中国参与研讨应对各种紧急事态。
  三是在对菲律宾关系上。尽管菲律宾现任总统杜特尔特近期公开对美菲安全合作的价值提出了质疑,但出于对中国的担忧,菲律宾更愿意扩大与美国的安全合作。因此,美国的决策者们应表现出足够耐心,继续着眼于两国的长期利益。
  (二)超越以美国为中心的“轴辐联盟(Hub-and-Spokes Alliance)模式”
  进入21世纪以来,美国的联盟结构正逐渐从冷战时期的双边“轴辐模式”向更加开放的模式发展,包括增加盟国间的合作、主动与其他地区安全伙伴接触。美国将与日本、韩国、澳大利亚、菲律宾和泰国的同盟关系作为地区战略的立足点,同时鼓励地区盟国之间加强合作,并支持与澳大利亚、日本、韩国、印度的三边或四边合作机制,与印尼、马来西亚、越南发展全面伙伴关系,与新加坡发展战略伙伴关系,深化与印度之间的安全合作。但目前,海上领土争端是最大的地区安全挑战,成为各声索国国内敏感的政治问题。对此,美国应继续顶住在主权争端问题上“选边站”的压力,坚持“等距离”外交。但如果有国家(包括中国)违反国际法,美国应通过政府声明、外交努力、与地区盟国和伙伴国加强安全合作等方式让该国付出代价。美国必须保持在该地区的军事能力,展示行使航行自由权的意愿,并例行性地开展航行自由行动。此外,美国还应提升东南亚地区国家的海上能力,并同亚太地区的盟国、伙伴国在非传统安全方面加强合作,以构建地区秩序。
  (三)塑造亚太秩序
  有学者认为,亚太地区缺乏那种类似于促进欧洲实现一体化的多边组织网络,主要原因在于亚太地区经济与文化的多样性、国家间的相互猜疑及冷战政治分裂的影响。但近几十年,随着东盟的建立,很多新的地区组织和会议机制也被建立起来,成为创建新的地区秩序的基石。奥巴马执政时期,高度重视参与地区多边组织和对话机制,经常亲自或派国务卿、国防部长等高官参加相关会议。亚太地区国家均欢迎美国高层长期以来对地区多边组织的关注,但却对特朗普政府能否继续延续这一做法有所担忧。而继续派遣高层官员参与地区多边会议并积极参与地区秩序构建最符合美国的利益。
  (四)管理中美间竞争与合作并存的“混合”关系
  美国最大的政策挑战在于处理对华关系,因为中国有能力影响美国的全球、地区和国内利益。美对华关系既有合作也有竞争,所面临的政策挑战是争取最大程度地与中国合作,并在美中利益相悖的领域展开有效竞争。中国并不渴望挑战美国、赢得全球领导地位,在大部分地区,中国关注的是维持稳定并确保对资源和市场的利用,这相对符合美国利益。但美中在亚太地区的利益不太一致,中国寻求在该地区增加影响力,并越来越将美视为制约因素;美中战略竞争可能加剧,并存在发生军事事件或危机的可能性,美国必须与中国加强双边交流和危机管理机制。建议开展元首直接接触,使两国政府聚焦合作议程,处理双边关系中更具竞争性的问题。美国政府应谨慎抵制有关“美中共管”或“两国集团”(G2)之类的机制,因为这将要求美国以牺牲盟国、伙伴国为代价,接受中国的领土声索(包括台湾)。特朗普政府还应为美中关系制定新的“标签”,以取代中国推崇的“新型大国关系”。准确定位美中关系以充分反映美中关系重要性的至关重要,但并不意味着美国将对华是置于其他盟国关系之上。

吴天昊,自由撰稿人,中国驻朝鲜大使馆前外交官。
发布时间:2017年09月28日 来源时间:2017年08月31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亚洲再平衡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