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报NEWSLETTER
当前位置:首页>简报

制裁朝鲜石油进口的影响和成效

作者:彼得·海斯和大卫·王·希佩尔   来源:NAPSNe  已有 1914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中美印象》第154期
彼得
·海斯和大卫··希佩尔,制裁朝鲜进口石油的影响和成效NAPSNet特别报告201795日。《中美印象》陆文馨编译。

一.引言

 在这篇文章中,彼得·海斯和大卫··希佩尔分析了为应对朝鲜导弹和核试验,中国能源制裁对朝的影响。他们总结认为:朝鲜可以通过各种减少终端使用量和采用替代措施的方法,迅速降低其年度非军事用途石油消耗量的40; 能源制裁基本对朝鲜人民军的核武器或导弹计划没有任何直接的影响; 因朝鲜的能源稀缺而导致的短暂战争策略和应有的战争储备,能源制裁也基本对朝鲜人民军例行或战时的战斗能力很难有直接的影响; 朝可以用其精制产品替代煤电,用热能替代它的重质燃料油(炼油的产物); 石油和石油产品的削减的直接影响将主要体现在人民生活方面。”

  大卫··希佩尔是鹦鹉螺研究所高级顾问。彼得·海斯是鹦鹉螺研究所所长,并且在悉尼大学国际安全研究中心担任名誉教授。

  下面被引用的文章Foundations of Energy Security for the DPRK,其包含完整的技术分析和工作簿的PDF文件 在这里。 

  本报告中所表达的意见并不一定反映Nautilus研究所的官方政策或立场。读者应该注意的是鹦鹉螺研究所寻求在重要课题中意见和观点的多样性,来找到一个共同立场。

横幅图片:装有煤气化炉单元的朝鲜卡车,温泉郡,鹦鹉螺研究所照片。

 二.彼得·海斯和大卫··希佩尔的NAPSNET特别报告

介绍

   在201792日朝鲜第六次也是规模最大的核试验后,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在Twitter上发布如下声明:

   “美国正在考虑,在其他的选择之外,停止与任何和朝鲜做生意的国家的所有贸易往来[1]

从表面上看,这一声明意味着美国不会与中国或俄罗斯,朝鲜的两个原油和石油产品的主要供应方,进行交易,除非这些国家中止了与朝鲜的贸易。

   增大一部分的能源制裁,正如报道称特朗普总统和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2017829日朝鲜导弹试射后的讨论[2] ,并被韩国总统文在寅在201793日核试验[3]之后所支持的,是极不可能的。理由如下:

撇开美国将面临执行这些贸易限制这个无法解决的难题(这些国家和朝鲜之间的石油产品大宗交易已经绕过了海关报表),中国不会削弱朝鲜的能源供应是毋庸置疑的。

  如果即便特朗普当局已确认无疑的将与朝鲜和其他各方的代表坐下来认真讨论如何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而朝方仍在犹豫,那么中国很可能施加多个能源的削减,包括渐进式的石油供应削减来伤害朝鲜能源供应链。

  目前,没有任何迹象表明这种会谈可能会发生-事实上,特朗普总统关于此次导弹测试发的推特表明光靠谈话是不行的。[4]中国已经明确表示,如果制裁不能暂停朝鲜核武研发项目却导致自身与朝鲜之间产生冲突,那么它将不会对向朝鲜的石油供应进行制裁。[5]

  事实上,我们认为作出这样的削减还为时过早,这只会进一步减少中国对平壤仅剩的影响力。现在进行大幅削减能源供应可能会使中国剩余的影响消耗殆尽。

   本报告的其余部分讨论了如果中国和俄罗斯接受美国和日本的要求,切断部分或全部的对朝外部能源供应,到时朝鲜可能采取的抵消石油损失的方法。

 目前朝鲜的石油供和使用

 下面的表1给出了我们先前对朝鲜2010年度原油和成品油供应和使用的最佳估计。[6]

  成品油产品用TJ表示,或兆焦耳,能量的单位(1 TJ = 10^12焦耳)。朝鲜进口的原油每吨大约有42.6 GJ或十亿焦耳(1 GJ = 10^9焦耳)的能量。

 表1:朝鲜预计成品油量,2010

 

 资料来源:大卫··希佩尔和彼得·海斯的Foundations of Energy Security for the DPRK2012147页中未发表的鹦鹉螺研究所2009年估测更新:1990 - 2009年能源量,介入的选项,以及未来能源与经济重建新路线NAPSNet特别报道,1218日,2012年。第147页在

   由于该表最后更新于2010年,而朝鲜经济有了显著增长。[7] 自我们上次的分析至今的7年里,我们假设朝鲜石油的使用以大约2.5%每年的速度增长,右边栏里最终成品油使用总数有可能自2010年以来增长了约19%。

   因此,假设没有制裁,朝鲜2017年油消耗将约为(30,400 TJ * 1.19/2.6 GJ= 36100 TJ,大约相当于850000吨进口原油的能量。[8]

    如表1所示,各油产品的不同用品(柴油,汽油,重油也就是船舶的液煤,动力锅炉,重工业用来产热,煤油和喷气机燃料,液化石油气也就是LPG丙烷”,还有一些非能源产品如沥青)是大部分成品油的去向。朝鲜成品油在以前和现在都影响着工业,交通,军事等部门。尽管我们已假设了朝鲜石油产品用量的增长,根据最近新闻报道的定性分析显示,相似的成品油产品2017年的使用很可能与2010年有一些不用:

   柴油发电的扩大使用,大多不与电网相关,而是使用由个别商家,市场和其他组织的柴油发电机来代替间歇电网电能供应。

  交通领域更多地使用石油产品,特别是私家车。

  做饭更多的使用LPG,特别是平壤富裕的家庭。

  来自俄罗斯的成品油进口有所增长,无论是直接的或间接的通过新加坡或其他地方的公司,正如美国司法部最近采取的法律行动所示。[9]

    中国向朝鲜的原油输出大多通过跨境管道输送至朝鲜西北地区新义州的炼油厂。尽管中国海关报告显示中对朝原油运输一直延迟,很可能中国近年度原油出货量并没有什么变化。因此,20102017年朝鲜成品油进口的增加可以满足在石油产品使用的增加。

军事用途库存

  在2010年,据估计,军事约占朝鲜石油使用的31%,也就是三分之一,汽油和柴油使用的40%,以及近一半的煤油和喷气机燃料使用(同类产品所以加之一起)。基于朝鲜军事能源使用的分析估测,[10]朝鲜的燃料还可用约一个月; 它可能有足够一年的常规、非战事库存,也许更多,但我们怀疑不会这么多。因此,我们可以不看朝鲜军事使用也就是约三分之一的年度使用,正如同它已经被朝鲜为应对中国和/或俄罗斯切断能源供给所储备的至少一年的燃料所抵消。

   这使得石油最终用途的其他三分之二,大致相当于585,000吨原油的能量,可能轻易受到供给切断的影响。再加上额外的约51万吨原油需用于发电,最常用的是柴油发电机,总共有超过100万吨原油的需求会受到供给切断影响。

朝鲜回应石油进口的损失

  据估计,朝鲜行政机构可能采取以下措施来用非石油能源供应替代进口石油或者干脆削减石油使用:

  柴油燃料供应缩减为现场发电用户数的一半。

  削减大多数用户的私人发电机汽油使用。

  在重油发电厂减少50%的重油作为燃煤电厂的启动燃料的使用。

  由于制裁,矿物分部门重燃料油使用减少80%,在水泥和其他分部门也减少重油使用,这些领域可以恢复到只使用煤; 或由于对矿产品出口已经实施的制裁,该部门干脆关机 。

减少15%的柴油卡车使用,用生物质/木炭/在气化炉卡车中的煤取代柴油,再加上柴油卡车,火车,船舶使用缩减模式而减少的10%

  限制车主的使用而减少50%的汽车(和汽油车)的汽油使用。

50%的住宅和商业从使用煤油到使用电力(包括来自太阳能光伏板)来照明,再加上通过使用替代燃料(生物质和煤)来降低做饭时液化气使用。

  需要注意的是,这些减少无关任何军事部门; 也非需要养活朝鲜人口的渔业和农业部门。表2显示了采取每个措施所能降低的能源需求。这些都是非常粗糙、初步估计的数据,需要在朝鲜最新的成品油和其他燃料供应和需求的帮助下理解,然而目前我们还没有相关的数据。

   然而,这些计算表明,如果朝鲜选择采取这些措施以在供给切断时减少石油消耗,其结果可能是近同于朝鲜近年原油进口(500,000吨)的年度原油削减,大约是2017年朝鲜的石油和石油产品的需求的近40%(初步估计)。

 

2:对朝鲜的供给削减可能造成的石油产品使用减少的粗略估计

    因此,如果中国削减了约50万吨到朝鲜的石油出口的50%,也就是250,000吨,朝鲜可以用替代品和削减来缓冲制裁对其经济至少一年的影响,正如同过去通过准备好的储备来缓冲 朝鲜军方用户的油量使用。该分析的前提是在非军事领域没有预先的储存,但这并不现实。这也没有考虑到朝鲜自身可能正在进行的小规模石油生产。

    这是对朝鲜实施能源制裁可能产生的影响的粗略估计。前提是这些极端的措施可以在几个月内实施-朝鲜是为数不多的可以在短时间内完成这些部署的国家。这个估算也没有囊括朝鲜地方的韧劲,也就是当地的煤炭,水能和生物质能资源可以迅速动员劳力进行补充。而且,它也没有反映出私有燃料市场赋予朝鲜经济体系的额外的弹性,影子价格和黑市交易将为最强购买方提供供应。

   理解中国和俄罗斯的对朝石油供应层级削减会发挥什么作用需要一个更加详细的研究。

结论

  中国对朝石油出口可能的大规模的(比如50%)削减可能有如下影响:

 一)朝鲜可能很快通过各种减少终端使用量和采用替代措施的方法,迅速降低其年度非军事用途石油消耗量的40%。

 二)能源削减将基本不会影响到朝鲜人民军(KPA)的核武器和导弹计划。

 三)因朝鲜的能源稀缺而导致的短暂战争策略和应有的战争储备,能源制裁也基本对朝鲜人民军例程或战时的战斗能力很难有直接的影响。

  四)朝可以用其精制产品替代煤电,用热能替代它的重质燃料油(炼油的产物)。

 五)石油和石油产品削减最直接主要的影响将体现在社会福利方面; 人们将不得不走路或不出门,改坐车为推车。会因少煤油而家里少光亮,也少现场发电。将会有更多的森林被砍伐来生产气化炉用于运行卡车的生物质和木炭,导致更多的侵蚀,洪水,更少的粮食作物,以及更多的饥荒。将不会有柴油来抽水灌溉稻田,加工农作物食品,运送食品和其他家居日用品,并且在农产品过期前将他们运到市场。

 六)根据过去朝鲜民众应对政府剥夺的大量实地观察表明,即使这些大幅度削减导致了短缺和福利影响,也不会导致社会的不稳定。朝鲜人大多会服从和忍受这些制裁造成的紧缺。

 七)中国无法通过能源制裁的方法迫使朝鲜回到谈判桌。而且要求中国这么做也是不合理的,至少在美国确定的表明它不会再与朝鲜接触之前。事实上,对中国这样的要求是非常不现实的,这也反映出美国对朝的战略迷茫

 八)对中国这样的要求对避免战争,恢复谈判,并结束朝鲜核威胁这三个首要目标并无帮助。

 .尾注


[1]
 @realDonaldTrump, dated 9:14 AM – Sep 3, 2017, available as https://twitter.com/realDonaldTrump.

[2] “Abe, Trump vow to ‘make North Korea change its policies’”  Nikkei Asia Review, September 3, 2017, at: https://asia.nikkei.com/Politics-Economy/Policy-Politics/Abe-Trump-vow-to-make-North-Korea-change-its-policies

[3] Bryan Harris, “South Korea looks to choke North with oil embargo, Beijing’s likely opposition highlights lack of options facing Seoul and Washington,” Financial Times, September 4, 2017  (behind paywall) at: https://www.ft.com/content/b4d37d7e-91d8-11e7-a9e6-11d2f0ebb7f0

[4] “‘Talking is not the answer’ with Pyongyang, Trump tweets in contradiction to Mattis, Tillerson,” The Japan Times, August 31, 2017, at: https://www.japantimes.co.jp/news/2017/08/31/asia-pacific/politics-diplomacy-asia-pacific/talking-not-answer-pyongyang-trump-tweets-contradiction-mattis-tillerson/#.Wa4-eT6GPcs

[5] “How should Beijing respond to Pyongyang’s new nuclear test?” (editorial) Global Times, September 3, 2017, at: http://www.globaltimes.cn/content/1064487.shtml

[6] For 2009 and earlier versions of this refined products balance, see (for example) p. 147 of Foundations of Energy Security for the DPRK: 1990-2009 Energy Balances, Engagement Options, and Future Paths for Energy and Economic Redevelopment, by David von Hippel and Peter Hayes (2012), NAPSNet Special Reports, December 18, 2012, at: https://nautilus.org/napsnet/napsnet-special-reports/foundations-of-energy-security-for-the-dprk-1990-2009-energy-balances-engagement-options-and-future-paths-for-energy-and-economic-redevelopment/

[7] See, for example, Jiyeun Lee (2017), “North Korea’s Economy Is Growing at Its Fastest Pace Since 1999”, Bloomberg, dated July 20, 2017, and available as https://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17-07-21/north-korea-s-economy-rebounds-from-drought-amid-missile-focus.

[8] We adopt tonnes of crude oil-equivalent as the base unit in this essay in order to illustrate the impacts of cuts in Chinese crude oil supply to the DPRK, although it is an unusual energy unit to select for conventional energy-economic analysis.

[9] See, for example, Tomotaro Inoue (2017), “N. Korea procuring Russian fuel via Singapore dealers: defector”, Kyodo News, dated June 28, 2017, available as https://english.kyodonews.net/news/2017/06/6f47a07fd486-update1-n-korea-procuring-russian-fuel-via-singapore-dealers-defector.html.

[10] David von Hippel, Peter Hayes and Roger Cavazos, “An Updated Estimate of Energy Use in the Armed Forces of the Democratic People’s Republic of Korea (DPRK)”, NAPSNet Special Reports, August 04, 2015, https://nautilus.org/napsnet/napsnet-special-reports/an-updated-estimate-of-energy-use-in-the-armed-forces-of-the-democratic-peoples-republic-of-korea-dprk/

发布时间:2017年09月17日 来源时间:2017年09月09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简报NEWSLETTER
杂志MAGAZINE
  • 美国有反华阴谋吗?《研究报告》 VOL3.
  • 一带一路与中国国际关系《研究报告》 VOL2.
  • 中美关系的临界点已近在眼前《研究报告》 VOL1.
  • 2014年1月 总第2期US-CHINA PERCEPTION MONITOR .
  • 2013年8月 总第1期US-CHINA PERCEPTION MONITOR .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