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报NEWSLETTER
当前位置:首页>简报

独家译文:乔治·弗里德曼 中国国家战略的根源

作者:乔治·弗里德曼   来源:GeopoliticalFutures  已有 2019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作者:乔治·弗里德曼

乔治·弗里德曼,地缘政治未来公司Geopolitical Futures 的创始人,该公司主要为公众就国际事务提供在线地缘预测与分析,此前他还创办了私人情报机构Stratfor,于2015 年离职。弗里德曼经常作为情报与国际地缘政治专家出现在各大媒体,著有6 本书,包括《纽约时报》畅销书《未来100 年大预言》《未来10 年》。

到目前为止,中国对朝的政策一直是模棱两可的。要了解中国的朝鲜战略,有必要知道中国的总体战略。要做到这一点,重要的是要认识到推动国家发展的必要条件和制约因素。

首先,我们需要勾勒出中国的基本地理组成。中国有四个缓冲区在其控制之下。西南部的西藏有一些不稳定,并容易受到外界的影响。西北部的新疆主要是穆斯林,有不少骚乱,但并不能对中国的控制构成威胁。北部的内蒙古是稳定的。东北也是稳定的,它在中国的四个缓冲区也是最接近中国核心的。内蒙古和东北的主要居民是汉族,是中国的主体民族。当你看中国的地图,你会看到我们认为的中国的很大一部分的居民在种族上并不是中国人。


在以汉族人居住的地方也有不同:大部分人口集中在东部,中国西部地区的降雨量有限,人口相对稀少。从这个意义上讲,中国实际上是一个比较狭窄、人口密集的国家。汉族的利益也各不相同,这往往导致分裂和内战。

最重要的区别是中国沿海地区与内陆地区的区别。沿海地区如果可以自主,它主要经营地区和全球海运业务,内陆地区商业机会较少。沿海地区的首要事务是为客户提供商业服务,而内陆地区则希望中央从沿海地区转移财富给内陆以帮助穷人。当然还存在许多其他区域分歧,但这是两个地区之间不和的主要根源。

这不是一个新的问题,如果不妥善解决,会导致剧烈冲突,沿海地区的利益常常被它们的客户所干预,从英国在19世纪中叶的干预直到1947年都是这样。在这段时间里,中国内部冲突不断,外在的卷入也连绵不断。毛泽东主席试图解决这个问题,闭关自守,压制沿海精英和实行无产阶级专政都是他做出的努力。像他前面的皇帝一样,他在一个统一但仍然是非常贫穷的国家实行高度集中的统治。

政策转变

毛泽东去世后,中国推行了自己传统的策略:试图通过向全世界出售廉价商品和维护稳定建立自己的经济体系,希望鱼与熊掌兼得。这个政策成功了。自从国家停止抑制经济发展,中国经济快速腾飞。2006年的出口,特别对美国和欧洲出口,中国国民生产总值的37%。与此同时,之前的问题又出现了,沿海地区发展得相对繁荣,内陆地区明显滞后。迅猛的经济有助于提高生活水平,虽然也造成了不平等,经济的快速发展提高了中国人的生活水平。

2008年是一个转折点,中国的主要客户欧洲和美国经济陷入衰退,它们对中国商品的需求下降。由于经济增长急剧放缓,到2016年,出口只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9%。虽然国内消费增加,但发达工业国家的市场仍然是内陆地区所无法替代的。

在维持疲软疲软、保住工作和增加内需的过程中,生产成本上升了。中国还面临来自其他国家的市场竞争的压力,内部矛盾出现了激化。

沿海和地区利益再次分化,各自针对危机采取不同的政策。中国政府尽力使所有人满意,但是又无法使任何人满意。2012,习近出任新的领导人,试图重新掌握对于经济的控制。他实行的高度集权政策有两个目标:更强有力地控制共产党以及实行党对国家的统治。他的反腐运动旨在控制经济并向内部人士证明他不仅仅关注经济发展。习近平力求尽可能维持出口并重新建立集中控制。

他也不得不与美国打交道。美国对进口商品的消费是中国经济增长的发动机。与此同时,对政府官员和商业领袖的打压本质上是一种政治行为,也影响了美国在中国的投资和其他利益。中国需要采取更谨慎的措施才不会失去美国的投资。但为防止最坏的情况发生,中国开始生产新的高科技产品。但中国必须在美国以外找到新的市场。然而这个经济解决方案同时也造成了军事问题。

保护海上通道

如果中美的经济关系出现坍塌,中国必须考虑进行军事对抗的可能性。但关键问题是能否保证中国的进出海通道。在这方面, 中国有一个重大的地理问题:南海和东海岛屿密布,他们之间的通道可以相对轻松被封锁。美国海军远比中国海军强大,中方担心,在一些不可预见的危机中,美国将封锁他们急需的海道。这些小岛现在是中国核心利益。中国可以要求宣称对这个地区拥有主权,但他们还没有能力控制这个地区。

与此同时,中国为自己的战略问题制定了政治解决方案。如果像印尼或菲律宾这样的国家与中国结盟,而不是美国,中国可以在不挑战美国的情况下获得海上通道。问题是中国的两个战略相互抑制。中国对该水域的主权宣称和与该区域强国的合作是背道而驰的。而且,这一假设只能在美国不介入的情况下成立。然而美国绝不会袖手旁观。

中国还有另一个选项, 那就是绕过美国潜在威胁: 通过亚洲到欧洲, 闯出另一条出口路线。这便是“一带一路”的概念。但这个选项也有缺陷:首先, 建设必要的基础设施的成本是惊人的。其次, 一带一路”穿越的国家既不稳定,也不是中国的重要客户。再加上带路建设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完成,因此“一带一路”不是政策,是姿态。

于是,中国陷入了一个系列相互关联的困境。中国的经济奇迹已经从飞速发展进入为更正常的增长率。中国有大量的人口,但这些人口还不足以消费国内所生产的一切。中国必须应对全球经济停滞和来自其他生产商的竞争, 而与高科技生产商的竞争风险极大。因此,中国担心内部不稳定,强加集权控制,旨在维持一个没有社会成本但同时又是生机勃勃的经济。要做到这一点,中国必须增加出口和控制进入中国的经济的渠道,这一举动旨在疏远一个危险的大国--美国。但中国不能对抗美国,因为中国无法打败的美国的海军。

中国人被困在安抚美国并为其制造尽可能多的问题的两难抉择中。朝鲜危机是给美国找麻烦的完美的问题,但与平壤站在一边不是一个正确的选择。中国必须做出在朝鲜问题上帮助美国的姿态,同时又希望美国无法解决朝鲜问题。

机遇与矛盾共存

这样的战略不是来自自身的强大,而是来自根本的虚弱。中国的内部矛盾是繁荣造成的不稳定--稳定与繁荣并不相容。当然问题本身远比(我的描述)更复杂和微妙, 但这是中国问题的根源。因此, 中国正在努力保持繁荣,而不破坏制度的稳定。在这样做的时候,中国正在损害其海外市场,特别是美国,这样可能会引发一场他没有胜算的冲突,并可能为区域主义和军阀混战敞开大门。

日本从一个高增长的国家转移到一个低增长的国家没有发生社会动荡,中国可能不会这么幸运。日本有一个同质和融合的社会。中国不是同质的, 中国有不可调和的社会差异。中国的全球战略反映了这些矛盾, 并最终给中国本身带来了比其他国家更大的风险。在这种情况下,关键是要保持自信,并让其他国家措手不及,但这样的战略不可能持久。

原文链接:https://geopoliticalfutures.com/in-china-a-strategy-born-of-weakness/

中美印象网根据媒体报道综合整理,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编译:马致远

发布时间:2017年07月14日 来源时间:2017年07月14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2017.07.27用户名:游客

评论:关于服务型经济转型

什么是服务型经济?简单说就是金融产业。所谓向服务型经济转型就是发展金融产业。并非排除实业。所以,转型不如发展贴切。

荷兰英国美国是金融产业大国。瑞士香港新加坡是金融专业户。台湾南韩是实业新兴地区。中国走的是综合性之路:世界工厂兼金融大国。

所谓向服务型经济转型,实则向世界开放中国西北部建设。
高盛(GoldmanSachs)多元资产策略师克里斯蒂安•穆勒-格里斯曼(Christian Mueller-Glissmann)说,他想知道北京方面希望在未来五年实现多快的增速,以及增长将源于何处。
“是依靠消费者,还是再次依靠支出并且一切都与支出相关?”他说,“这意味着,他们会以多大力度收紧金融环境,如何处置杠杆,如何处置房地产——这些都跟增长目标有关。”

简而言之,与中国内省开放有关。如果十九大中央开放内省县际竟争规模.外资就会涌入近4万亿的投资,这才是增长源。

中国将增加4万亿外债,成为负债经营模式,这就是”服务型经济转型”。

中国态度不明。然而经济理论是不变的,不转型就会倒退。转型就会陷入金融危机。
从政治上说,货币国际化必然政治国际化,人民币国际化或者说中国向服务经济型转型,中国有失去”主权”之虑。所以,服务型政治就是政治全球化之意。

值美国和西方主导世界之时,中俄都不甘心转型!特朗普表示在美国优先的前题下可以接纳中俄参加全球化,欧盟表示欧美不分先后,中俄表示必须维持”现有政治体制”!单一经济开放。特朗普在推特中暗示可行。这才引起了世界與论大哗一气。

有人把对北朝鲜的核试和南海危机上美国对中国的宽容視为西方破裂衰退。实质上是中美厌战,欧盟旁观,世界洗牌。美元坚挺,人民币厉害。

从经济角度分析,中国沿海经济与美国和拉美的出口争夺中国内地市场。中国西北部的大宗啇品与拉美争欧洲市场,总之是世界能源和农业产能过剩寻找销路的竟技。中国扮演了一个集市的角色。服务型经济才被摆上桌面竟价。

怎样转型?开放股市,让债券自由流转,这就是国际资本主义占领中国!

世界潮流,浩浩荡荡。中国正在转型,主权绝不相让。

美国把高科技让给台湾,农业低价向中国出口打击了中国内地大宗啇品生产。

欧洲向中国转让制造业吸收中国廉价劳动力进城,解了中国转型之痛。

中国高儲蓄外汇向南美购买大宗啇品抵御美国的大宗啇品的控价。形成了以中国为中心的啇品集散,这才惹恼了美联儲的高层心情,用中美战略会谈评判。

G2、G7和G20都在谈中国市场。在没有下一个市场出现之前,不发生中美之战,就天下平安!
向服务型经济转型不向军国转型就是文明冲突的幸运。国际政治经济其实很简单明了,没有中国讲的那么玄而又玄的东扯西拉。

2017.07.19用户名:游客

评论:企业家是市场专家

张维迎写了一篇杂文:知识的本质与企业家精神,不管谁安上的题目都是个伪命题。知识与企业家无法相提并论。更何况企业家的特殊身份。

阅后才知,张老师在讲”创新是企业家精神”。这更是张冠李戴。

企业家一定能创新吗?或者说,企业家精神不能重复吗?我看不见得。比尔●盖茨就重复了计算机的原理。而他的发展则靠货币杠杆。中国IT产业企业家的精神都是向美国日本学來的,用于了市场经济。他们都在重复市场经济的原理,没有创新。

创新何处有?遙指硅谷城。那儿有齐备的研究工具和免费午餐供应,更重要的是有知识产权登记。企业家与知识产权的关系并非一体,而是买卖关系。企业家投资创新,由知识分子创新,知识的本质才是创新。企业家只会应用创新去市场中打拼。

哈耶克对知识的本质有过深刻的阐述。

张老师解释说,哈耶克把知识简单分为两类:硬知识和软知识。硬知识是指能用诸如语言、文字、数字、图表、公式等方式表达和传播的知识。此种知识人人都能得到,也可以集中使用,比如牛顿力学、爱因斯坦的相对论都是硬知识。软知识是指没有办法用语言、数字、文字、图表公式等方式表达和传递的知识,比如诀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老子讲“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即是此意。

这样解释知识很牵强。把区分软硬知识的标准以交流为界。能交流的为硬,不能交流的为软。与老子讲的”道与名说”并非同一个意思。

老子的道与名是指解释的角度不同,而非交流中断或绝缘。而哈耶克的所谓诀窍也不是不可交流,而是对创新的修改。完全可以交流。

那么如何区分知识的软硬呢?杜威是这样区分的,能吸引听众的理论知识为硬性知识,不吸引听众的实践知识为软性知识。软硬只是道与名的关系,都玄而又玄,众玄之门,必须不断创新。两者同出一物,表述方式不同而已。

企业家不关心吸引听众的表述方式,只关心附加价值。例如黄金升值,他们会投资黄金,美元升值他们又会转向美金。这类价值变化并无任何创新,却是企业家精神。

现在流行说中国软知识缺乏,应指中国理论不足以吸引人民大众。硬知识崛起,应指中国人民币入市成功。不是只可意会,而是各师其轨。

中国应该加强理论的人民性,争取获得国际上的承认。而不应该以人民币崛起吹捧一切!

把知识的本质与企业家精神分开论述很重要。

为什么中国能够崛起,因为中国开放了市场经济。为什么中国不能领导世界,因为中国不够民主法治。如果企业家能创新,那么企业家就能领导世界了。其实不然,企业家只能主宰市场经济。世界应该民主法治。

市场经济与民主法治是两轨制,各在经济与政治两大领域中各施其责,中国经济崛起到可以领导世界经济,例如主办G20和人民币被纳入SDR。但是,无法与多数政党和发达国家结盟,因为政治理论冲突。所以中国的两轨制只能内政实行,走向世界就不行了。

中国的崛起只有国内经济,无法国际获利!这才是中国问题。

亚投行不是中国的政策银行,更不是服务中国的外交政策,它是真正的国际组织,因为实现了民主法治的轮流执政。中国的一票否决权根本无用。它只能用于国际不能用于中国。是软知识还是硬知识,仁智各见,玄之又玄,众说之门,更不是企业家的精神。

罗素在解释中西文化时认为不能用优劣评价,只能用交流处理。他说,也许在中西文化之间会产生一种新文化,其实还是进化论的老调:适者生存。

我认为,中西文化不能用软硬评价,应该统一角度。例如讲经济就只讲市场和经济学原理,不应去扯什么政治和制度。只有在同质和同文国度才能用政治经济学去解释经济问题。

中国国情不同西方文字和传统,至少应该把文化、政治和经济分开论述。这不是两轨制,而是归纳与演绎结合表述。逻辑学上称之为同一律辩证法。

故:知识本质与企业家的精神是伪命题。中西文化的交流还要加强开放而不是封锁!

企业家最好不要言政!政府最好不去操心企业家精神。多关心一下人民。
.

2017.07.16用户名:游客

评论:中国能这样理解中国吗?

简报NEWSLETTER
杂志MAGAZINE
  • 美国有反华阴谋吗?《研究报告》 VOL3.
  • 一带一路与中国国际关系《研究报告》 VOL2.
  • 中美关系的临界点已近在眼前《研究报告》 VOL1.
  • 2014年1月 总第2期US-CHINA PERCEPTION MONITOR .
  • 2013年8月 总第1期US-CHINA PERCEPTION MONITOR .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