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中国如何应对美国的“逆全球化”?

作者:辜学武   来源:南风窗  已有 230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美国这个国家很有意思,自己花大力气经营了多年的东西,说丢就丢,一点都不犹豫。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特朗普政府对以自由贸易为基础的全球化的抛弃。就拿世贸组织(WTO)来说吧,这是多少届美国政府竭尽全力与世界各国一起打造的全球化旗舰啊?可特朗普说丢就丢,一点都不觉得可惜,在不同场合放出信号,美国不想玩了,老大要离舰下船了。
  3月初,英国《金融时报》泄露了一份美国政府给国会的报告。报告内容显示,特朗普政府准备无视任何它认为有意冒犯美国主权的世界贸易组织(WTO)裁决。它告诉国会,美国以后不一定会遵守世贸组织的规则。如果美国对来自中国和欧洲的商品征收惩罚性关税而被世贸组织判为违规的话,美国政府会无视这些裁决。这个决定对以自由贸易为基础的全球化来讲可不是什么好消息,美国真要这么做的话,世贸组织赖以生存的主要机制必死无疑。因为老大都不守规矩了,谁还会守规矩呢?
  特朗普政府应该很清楚,只要美国对世贸组织“法官”的地位和功能持否定态度的话,就没有人把这个世界自由贸易的主要机制当回事了。接踵而至的必将是大家随意地相互效仿,WTO的尊严和效力便会消失殆尽。没有了WTO这个世界多边自由贸易组织,自由贸易寿终正寝的日子也就不会太远。没有了全球自由贸易,全球化也就是纸上谈兵了。
  美国不仅不愿意主导全球性的自由贸易体系,而且也要抛弃区域性的自由贸易体系。凡是带上“自由贸易”色彩的东西,它都看不惯了。特朗普总统上任不到几个星期,就宣布美国退出12成员国组成的TPP, 强迫加拿大和墨西哥重新谈判美国继续留在北美自由贸易区(NAFTA)的条件。从特朗普的角度来看, NAFTA和WTO都是让美国资产阶级流血,美国工人阶级失业的自由贸易安排,只有终止这个自由贸易体系,才能让企业和工作岗位回流,才能让美国“重新伟大”。
  “逆全球化”的治国方略
  美国新政府的这种行为,可以看作是一种对全球化的逆反。问题是,为什么偏偏在21世纪初会出现这个“逆全球化”趋势呢?为什么又偏偏是美国这个自由贸易的旗手会突然打退堂鼓鸣金收兵呢?
  我们不妨首先从治国方略的角度来看看当下的美国为什么要放弃对自由贸易的追求。特朗普和他的团队在如何发展21世纪美国经济这个大是大非的问题上,和他的所有前任政府都有完全不同的指导思想。如果说从里根到克林顿,从老布什到奥巴马,过去近40年的历任美国总统都是自由贸易理论的忠实信徒和追随者的话,那么特朗普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贸易保护主义的捍卫者。
  特朗普上台已经超过100天了。在这100天里我们看得非常清楚,特朗普和他的前任们走的不是一条路。他雄心勃勃地正在颠覆美国自由贸易立国的国策,准备用贸易保护主义来治国,试图通过政府对本国的外贸和边界的精心保护来“重振美利坚”。这一治国方略年初在德国巴登巴登举行的二十国集团财长会议上就已经昭然若揭。
  特朗普的财政部长在巴登巴登拒绝将“反对任何形式的贸易保护主义”这句话写进共同宣言时表现出来顽强和不妥协精神使与会者不知所措,让主持会议的德国政坛老将、财政部长朔伊布勒好没面子。本来大家都以为特朗普的反自由贸易口号只不过选战喧嚣而已,但美国代表团在巴登巴登的表现让人明白,华盛顿在颠覆现行自由贸易体系上是铁了心了。
  当时大家都不理解为何美国就偏偏在这个问题上不愿妥协,甚至宁可让巴登巴登会议二十国财长不欢而散,也不愿签署一个带有“反对任何贸易保护主义”条款的共同宣言。越仔细研究特朗普和他的团队的思维方式和治国理念,越清楚地感觉到他们是在做一种自认为是伟大的,具有历史意义的颠覆性工作,他们要颠覆的是美国建制派长期奉行的“自由贸易立国”精神并用贸易保护主义取而代之。
  显然,特朗普和他的助手们并不觉得贸易保护主义是一种负面的、见不得人的东西,而是可能给美国带来新的希望和发展的治国良方。和奥巴马不一样,特朗普要用各种贸易保护措施和边界控制来促使资本回流、产业回流和工作岗位回流美国。试想,一个以贸易保护主义思想治国的总统如何会有动力来推动全球自由贸易,又如何有冲动来继续高举“自由贸易”的大旗呢?
  地缘政治“盲点”
  要搞懂美国为何不愿主导以自由贸易为基础的全球化这个问题,除了治国理念这个角度,还要仔细梳理一下特朗普政府对自由贸易在全球地缘政治博弈中的作用的看法。我们都知道,至少从克林顿总统开始,美国政府就赋予了“全球自由贸易”一个巨大的地缘政治功能,即推动全球经济结构向有利于美国为主导的全球地缘政治结构的方向发展。
  典型体现这一战略思维的一个例子就是对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和它的前身“世界关税同盟”(GATT)的严格把关。为了加入以美国为主导的世界自由贸易体系,申请“入关”的国家的经济体系几乎都要“脱胎换骨”。要想“入关”,它们必须承诺废除国内法律体系中所有与GATT/WTO条款格格不入的规章制度,从而向美国和西方国家制定的全球自由贸易游戏规则看齐。从地缘政治的角度来看,任何一个新的世贸组织成员国的诞生都意味着西方自由经济体系影响力的扩大,尽管这种扩大往往都是一种双赢。
  多少年来,美国也确实把“入关”当作一个地缘政治博弈的游戏来玩,光是同中国的“入关”谈判就谈了十几年。当年要不是中国政府把“入关”当作“倒逼”国内进行大刀阔斧改革的机制,从而作出“入关”利大于弊的战略判断的话,中国现在可能完全是另一种情况。
  但美国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中国在全面进入世界贸易体系之后,就像孙悟空钻进了铁扇公主的肚子里,经济获得了奇迹般的发展。这个经济奇迹的直接地缘政治后果是一个越来越强大和自信的中国,一个地缘政治影响力越来越大的战略竞争对手。
  为了扭转这个颓势,特朗普的前任奥巴马开始怠慢WTO,另起炉灶。他接过TPP这个壳,玩起了试图重新将中国边缘化的游戏。TPP本质上就是利用制定更高的、更为精细的自由贸易规则影响或迫使中国朝着美国希望的方向发展。所以,TPP是一个地缘政治意图非常强烈的自由贸易游戏。“美国不允许中国之流的国家来书写全球经济规则”,这是奥巴马总统在国会说服议员们支持TPP的一个主要论点。他的国务卿希拉里也说,“一想到要在中国人制定的游戏规则下生活,我就不寒而栗”。
  与奥巴马和希拉里相比,特朗普对自由贸易的地缘政治效应似乎没有知觉。他看上去是一个不愿意或不习惯把“自由贸易”当作地缘政治工具来使用的美国总统。从这种角度看,特朗普憨厚得可爱,因为一般认为,美国退出TPP,华盛顿相当于自废武功,痛失地缘政治上孤立和挤压中国的一个有力抓手。事实上TPP也被看作是奥巴马政府“亚太再平衡”战略的经济支撑,以呼应美国在本地区的军事存在,以图让亚太地区的国家不仅在安全问题上紧紧依靠美国,而且在经济发展上也向美国靠得更紧。
  可特朗普不这样看。他说他不愿意带着地缘政治的有色眼镜来看TPP。对于这位商人出身的总统来讲,评判一个自由贸易协定好不好,取决于它是否会给美国带来更大的就业机会,更多的投资和更大的财富。特朗普把TPP称之为“一个糟糕得不可能再糟糕”的贸易协定,就是因为他觉得TPP对美国的经济和贸易来讲是一个“亏本的买卖”。在他对TPP的评价中丝毫看不出他的贸易观中有任何地缘政治的“兴奋点”。
  正是这个贸易思想中“地缘政治的盲点”,使得他对TPP的评价是纯事务性的而非战略性的。“在商言商”,在商人总统特朗普看来,无论是WTO,还是NAFTA、TPP,都是对当前美国的经济来讲“有百害而无一用”的东西。零关税待遇或低关税待遇、开放的服务贸易、开放的边界、高度自由化的金融服务都无助于振兴美国制造业,推动产业、资本和工作回流美国。联想到这一点,难道美国放弃对以自由贸易为基础的全球化的主导不是顺理成章的事吗?
  中国不能掉以轻心
  特朗普今年1月20日入主白宫以来,在他的麾下聚集了一群奉行“主权至上”的坚定的经济民族主义者。这包括特朗普最亲近的顾问之一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和贸易团队的掌门人、新成立的国家贸易委员会的负责人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
  长期以来,这些坚定的“经济民族主义者”们一直视全球自由贸易为洪水猛兽,坚决反对将美国的主权置于世界贸易组织的裁决之下,呼吁美国政府对WTO采取强硬的态度。彼得·纳瓦罗甚至公开呼吁多一点贸易保护主义,少一点自由贸易,不仅要让产业、资本和工作回流美国,而且还要回收美国主权,让美国交给世贸组织的裁判权回归美国。
  一朝天子一朝臣。现在这样一群长期受美国主流精英压制的少数派掌权了。特朗普把他这帮志同道合的兄弟们带进了白宫,并授予了他们重新审视美国外贸政策的权力和资源。可以想象他们“翻身”后的兴奋和当下“今日不搏,更待何时”的心情。由这样一群信奉贸易保护主义者组成的新政府,又如何有心情来继续高举“自由贸易”的大旗呢?
  恰恰相反,抛弃自由贸易政策,才是针对特朗普政府可以预见的逻辑结果。种种迹象表明, 特朗普政府确实正在绞尽脑汁地考虑如何绕开世贸组织的争端解决机制,使美国尽量不受世贸组织仲裁机构的约束。目前,有几场官司在等待着华盛顿。其中有一个世贸组织的裁定会对中国非常重要,这就是去年12月中国与欧美国家的市场经济地位承认之争。
  北京已经在世贸组织对欧盟和美国提起诉讼,控告它们违反2001年中国入关时作出的15年后自动承认中国为市场经济的承诺。如果美国输了这场官司而又拒绝接受和执行有利于中国的裁决的话,将会严重动摇世人对世贸组织作为全球贸易争端解决平台的信心。如此看来,北京还不能对白宫这批经济民族主义者“新贵”对世贸组织的杀伤力掉以轻心。
  “相对利润”心结
  放开以上这些因素不谈,还有一个最能帮助我们理解美国为何不愿继续主导以自由贸易为基础的全球化的理论,这就是国际关系学里面的所谓“相对利润”理论。这个理论认为,真正能驱使国家进行合作的是“相对利润”(relative gains),而不是“绝对利润”(absolute gains)。
  所谓“相对利润”是一个国家在从事国际合作时获得的利润与他国合作时所获得的利润之比。这个“相对利润”越大,合作的动机就越强;反之就越小。即使合作能产生“双赢”局面,但如果这种“利润”只是一种“绝对利润”,即合作所获得的利润与自己合作前状况之比,而且这个“利润”又小于合作伙伴的“相对利润”,那国家一般就不愿继续进行合作了。
  “相对利润”理论认为,国家都是自私的,都是具有很强算计心理的政治实体。虽然通过合作“我”得到了不少赢利,但看到“人家”通过和“我”合作比“我”赢得更多,觉得“亏”了,心里难受从而失去合作冲动。因此,“相对利润”理论认为,往往有这种情形:一个国家因为怕“吃亏”,它宁可放弃合作从而失去“绝对赢利”,也不愿意继续合作,让他人赢得比我更多。
  特朗普的美国目前就是这种“亏”了的心态。华盛顿的精英们当然知道全球化给美国带来了极大的好处,可是他们觉得中国比美国赢得更多。虽然中美都是全球化的赢家,但他们觉得美国赢利只是“绝对利润”,而中国赢得的是“相对利润”,这个不平衡的心理才是美国不愿意继续同中国玩全球化的根本原因。
  看看美国自中国“入关”以来获得的“绝对利润”吧:美国贸易代表(USTR)办公室于2017年1月发布了一份题为《中国执行世贸组织承诺2016年度报告》。该报告承认,中国加入世贸组织15年来,美国的确获利不少。比如美国对中国货物贸易出口在2015年达到1160亿美元,自中国入世以来增长了505%;另外美国也因为中国入世,获得了一个巨大的海外服务贸易出口市场,2015年对华服务贸易出口高达480亿美元,与2001年相比增长了802%。中美建交时,双方的贸易额不到25亿美元,而到2015年时增长了200多倍,双边贸易额高达5583.9亿美元。
  然而,这些数字再大,利润再高,对美国来讲都只是“绝对利润”。同中国获得的“相对利润”相比,美国觉得自己还是一个“大输家”。华盛顿认为,2015年中国成为美国的最大贸易伙伴并继续延续了对美顺差30年的“光荣历史”。按美方计算,2015年中国出口美国商品价值是进口的近4倍,顺差达到“惊人”的3657亿美元。按特朗普的话来讲是“触目惊心”。
  正是基于这种“绝对利润”心态,特朗普政府把中国的“相对利润”看作是“中国不公平地欺负了美国”。他信誓旦旦地承诺要整顿美国的贸易政策,彻底纠正他所称之为的全球贸易体系“功能失调”。他认为,就是因为这个功能失调,中国和其他新兴国家崛起了,美国的中产阶级衰落了。现在的情况是,特朗普认为中国从全球化中赢利太多,美国太少,要把全球化中中国获得的“相对利润”部分拿回去,使美国“重新伟大”起来。
  美国看来是一时半会儿很难回到全球自由贸易的轨道了。作为“相对利润”的大赢家,中国和德国可能得共同扛起全球化的大旗了。但特朗普治下的美国会是一个“在商言商”的对手,若能创造机会,在不影响自己“绝对利润”大前提下,提升美国商人总统的“相对利润”感受,中国和德国还是有机会让美国回头是岸的。
  毕竟自由贸易的思想在美国还是根深蒂固,不可能因为特朗普的上台而彻底消失。
发布时间:2017年05月17日 来源时间:2017年05月08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杂志MAGAZINE
  • 美国有反华阴谋吗?《研究报告》 VOL3.
  • 一带一路与中国国际关系《研究报告》 VOL2.
  • 中美关系的临界点已近在眼前《研究报告》 VOL1.
  • 2014年1月 总第2期US-CHINA PERCEPTION MONITOR .
  • 2013年8月 总第1期US-CHINA PERCEPTION MONITOR .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