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人物新闻

中国需走出对朝政策迷思

作者:丁咚   来源:作者搜狐博客  已有 1775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金正恩掌权近五年来,朝鲜的内政外交政策已经逐步成型。这就是对内追求绝对权力,对外追求绝对安全。为了实现这两大目标,金正恩政权采取了恐怖平衡的策略。

  在内政上,金正恩的首要课题是证明三代世袭体制下的权力合法性以及年轻的他对权力的掌控能力。为此他进行了频繁的政治清洗,以清除政敌和潜在政敌,并利用权术驾驭追随者。通过政治恐怖措施所产生的震慑力,巩固和维系其最高领导权。但政治恐怖的负面效应也已显现,对体制不忠和叛逃者与日俱增,从而加剧了这个政权的政治恐怖主义,而提升了的政治恐怖主义将进一步扩大不忠和叛逃,由此形成恶性循环,对政权稳定构成挑战。同时,为了维持家族政权的绝对控制权,对促进国家发展十分必要的改革和开放持保守立场,封闭、贫困、饥馑和死亡的延续,将进一步彰显其不义性,并对周边国家特别是其主要外援中国造成巨大外交、经济和道义负担。

  在对外关系上,金正恩对包括中国在内的任何国家都缺乏信任,尽管它致力于摆脱孤立,增加支持者,努力打开外交局面,特别是千方百计改善与中国的关系,但它始终相信只有掌握绝对威慑力才能确保其绝对安全,因此,金正恩政权在金正日已开发核武能力的基础上,将强化核能力建设作为其基本国策之一,不顾国际社会的强烈反对,执意多次开展核试验,在核武化道路上越走越远。因为朝鲜政府认为只有在掌握实际的核威慑能力的情况下,才能保证其政权和国家安全。这就是金正恩屡次顶住外界压力,进行核试验的背景。

  金正恩继承了前两任朝鲜政权的对华基本策略,既重视维持中国对朝鲜的强大政治、外交和经济支持,又在内政外交政策上注意与中国保持距离,防止内政受到中国政府控制,并坚持自主的外交政策,尤其是坚持自主的核武化政策,以保证政权始终牢牢掌握在金氏家族的手中,保证其政权安全。即令是在中国政府对此产生倦意,并故意对其冷淡的情况下。

  金正恩就像他父亲一样,善于利用自身独特的地缘角色,对中国施加影响,并对美日韩进行牵制。中国新领导层恢复与朝鲜的密切关系的动向,与美国的重返亚太和日本积极争取在亚洲更活跃的政治角色直接相关。后者在亚洲的积极作为,与对朝鲜的军事、外交和政治威慑同步进行。金正恩利用了中国对政治安全的顾虑,积极呼应中国,重启了两国曾一度冷淡的关系,并在解除了后顾之忧基础上,以更坚决的措施推进核威慑战略。根据最新的报道,韩国认为朝鲜很可能将进行新的核试验。上一次核试验,按照朝鲜政府的公开信息,它已掌握了核武的实战能力。如若第六次核试验进行,那么朝鲜将对外显示其核武器在小型化和射程方面取得了新进展。

  美国对辽宁鸿祥公司支持朝鲜核计划情况的披露,如果说不足以证明中国政府参与了朝鲜的核计划的话,那么至少也说明中国对执行联合国安理会制裁决议和对朝贸易管理的不到位。

  在中国对朝影响力的问题上,有两个对立的观点。一种认为中国对朝鲜具有决定性影响力,可以支配朝鲜政权的政策,并影响朝鲜半岛局势。一种认为,中国在对朝影响力中已被边缘化,中国无力对朝鲜政权产生影响,也不能阻止其核武化。这两种观点无疑都被夸大了,基于不同的政治需要。鸿祥公司支持朝鲜核计划事件的公开,凸显了中国政府影响朝鲜政权的空间和实力。

  中国需要认真审视的是,如何定位自己的全球和亚洲角色,如何定位朝鲜在实现自身对外政策中的地位和作用,以及基于什么原则处理对外关系。在中国新领导层执政初期,弃朝论一定程度上占了上风,这是由于中国多年在朝鲜的战争边缘政策中处境尴尬,深受其害,并感到被愚弄。但时隔不久重启中朝关系,并再次将两国盟约作为指导彼此关系的最高准则。这又是走向了另一个极端,即确认朝鲜仍具有不可替代的地缘和政治安全意义,将其作为中国与西方的安全屏障。从根本上说,这一政策路向的改变,根源于美国和整个西方价值观攻势、地缘外交政策的嬗变,以及中国对政治安全重要性的强调被置于一个新的高度。

  在执政伊始,中国新政府的对外政策即开始定调,以政治安全为首要考虑因素,联合俄罗斯,积极推动建立包括亚投行在内的新的国际政治博弈工具,并希望建立“亚洲人的亚洲”,削弱美国对亚洲的影响,进而减轻自身在包括政治在内的安全领域的负担。在此情况下,政治冷战思维主导了外交政策的走势,并将朝鲜的地位和角色再次凸现出来。牵制美日,成为朝鲜被重新赋予的任务。这一趋向与朝鲜的自利动机合流——它显然并非是中国所希望的结果,金正恩政权充分利用了中国在战略上对其产生的新依赖,加速了核计划,并从中国和美韩在譬如萨德部署等问题上的对抗中获得渔翁之利。

  朝鲜的核武化政策的强化直接导致了下列结果:朝鲜半岛更不安全,和平稳定局面随时可能毁于一旦,中国比美国更容易受到其核威慑,而若其政权崩溃,核泄漏对中国国土和国民所可能带来的直接危害不可小觑;美国重返亚太、在亚洲建立强大的军事能力的理由更正当;韩美加强同盟,前者对后者的安全庇护更依赖,并直接引起了萨德部署问题,以及美韩在敏感区域军演的常态化;韩日关系迅速走向热络,美日韩三国安全结盟趋势更明显;俄罗斯角色的演变趋于复杂化,而中俄合作面临挑战;中国不得不与穷途末路并走向不义的朝鲜政权加强合作。这些都将对中国的安全、经济、政治、外交利益产生深远影响。它们都说明,中国和其他各方是时候考虑全面和有效解决半岛由来已久的核威胁问题的时候了。

  中国要重新权衡在朝鲜半岛的利弊得失,进行艰难但必要的政策抉择。纵观形势,中国在对朝政策上有上中下三种选择方向。

  下策是,维持目前的政治冷战思维主导格局,延续与朝鲜基于盟约的安全关系,有限执行联合国安理会制裁决议,维持朝鲜政权的稳定,并在朝鲜半岛不可避免地与美韩走向对抗关系,使中国和美日的“次冷战”更加恶化。

  中策是,在朝鲜核武化政策不及时刹车,并可能令朝鲜半岛安全局势彻底恶化的情况下,中国汲取鸿祥公司之教训,在除了必要的人道主义援助——并直接监督实施的前提下,较为彻底地贯彻安理会制裁决议,并支持美国等国家的单边制裁措施,断绝朝鲜继续研发核武器的可能性,遏制朝鲜半岛和亚洲危险的军备竞赛和核武化蔓延趋势。

  上策是,中国以更具开阔的视野和战略思维,谋求主动与美韩等有关各方合作,积极规划,寻求建立朝鲜半岛长期的安全架构,稳定自身的东北边境。中国主动掌握战略先机,比朝鲜半岛局势恶化后采取补救措施更有利。这个战略安全的框架,以韩朝统一为基础,以在朝鲜半岛建立中立区和非核武化为主要目标,在中国和统一的朝鲜半岛之间建立永久和平机制。同时减轻因与俄罗斯联合,与美日对抗所带来的战略损耗,为本国发展经济和民生创造良好的外部和平环境。

  作为朝鲜半岛主要的利益攸关方之一,韩国应认真检视它的庞大邻居的心事和关切,在此基础上制订妥善的政策,以促进朝鲜弃核、韩朝统一和区域和平稳定三维目标的实现。

  中方的首要关切,也是促使中国领导层重建与朝鲜密切关系的基本理由是,中国重新视朝鲜为其东北方在政治和地缘上的双重屏障,如若以韩美为主导统一朝鲜半岛,将使中国东北方门户洞开,其在半岛的政治和安全利益将受到威胁,同时为美日实现其地缘利益大开方便之门。

  中方紧随其后的关切是,朝鲜半岛一旦燃起战火,可能不会短期实现停火,从而形成长期动荡态势,美国将利用这种区域动荡牵制中国并将中国拖入其中,损耗其实力,损害其利益,而且将产生一个显而易见的副产品——数量众多的难民对中国东北造成纷扰,令中国本已微妙的内部局势雪上加霜。长期的混乱的另一个结果是,令朝鲜的核武库更难以掌控,潜在危及中国的国土安全和民众安全。

  客观上,中国周边安全存在系统性风险,无论是从哪个方向看,从东南亚、南亚、中亚和西亚以及以利益准结盟的北部邻居俄罗斯,都对中国的安全构成潜在的挑战。朝鲜半岛如一边倒地成为美日的安全盟友,那么中国政府将无安睡之日。

  因此,谋求实现朝鲜半岛战略目标的韩国政府需要顾及中国的“心事”,更有必要采取主动姿态,消除中国的后顾之忧,从而为中国更全面地参与制裁朝鲜和更紧密地与美韩合作应对朝鲜的核挑衅扫清障碍。其中,前述之中立区和非核区构想可作为韩国对华外交谈判的基础性条件,而且由韩方及早提出,可能更利于解决目前各方在遏制朝鲜核武化的失效问题。

  事实上,提出这个构想,对于韩方来说是有政治、经济和外交基础的。在两国贸易额创造新纪录的背景下,中韩关系日益紧密的势头明显,两国都有从现实出发处理彼此关系的强大动力。韩方是有在中美之间实施外交平衡、加强韩中关系的政治决心的,这从朴槿惠总统力排众议坚决参加中国举办的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阅兵式可以管窥。

  以此为政治和战略前提,以外交妥协为途径,韩方与中美一起建立朝鲜半岛谈判的核心机制,为筹谋朝鲜半岛未来制订目标和规划,提出路线图、时间表和一揽子具体方案,并争取俄日和联合国等国际机构的支持。短期来看,以制裁为基本手段,多措并举,各方协力,施加强大压力,促使朝鲜弃核是主要目标,而从长远来看,以半岛中立区和无核区为基础,构建半岛永久和平机制则是各方必须形成的共识。

  本文是李珉龙和丁咚对谈之三。这一对谈系列旨在以中韩关系及朝鲜半岛局势为背景,在共同主题下分别进行笔谈,通过学者间对话交流,充分切磋观点和思想,以裨益于中韩关系和朝鲜半岛和平稳定。

  李珉龙是韩国淑明女子大学教授、安全保障研究所所长,韩国安保政策学会副会长。

发布时间:2016年10月12日 来源时间:2016年10月12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人物新闻
杂志MAGAZINE
  • 美国有反华阴谋吗?《研究报告》 VOL3.
  • 一带一路与中国国际关系《研究报告》 VOL2.
  • 中美关系的临界点已近在眼前《研究报告》 VOL1.
  • 2014年1月 总第2期US-CHINA PERCEPTION MONITOR .
  • 2013年8月 总第1期US-CHINA PERCEPTION MONITOR .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