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报NEWSLETTER
当前位置:首页>简报

应对全球化:机遇与挑战——中美印象第114期周报

作者:Ijaz Nabi   来源:中美印象  已有 8313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总第114期 7月19日


        美国国民对“大嘴”特朗普的支持及英国民众对“脱离欧盟”的支持都在表明——在应对全球化的挑战中,西方国家也正在遭遇困境。巴基斯坦学者Ijaz Nabi就西方国家在顺应全球化潮流中该如何获取国内民众的理解和支持提出了建议,认为在全球化带来的产业转移及工作的更新换代中,西方国家应该学习亚洲国家,加大对其国民竞争力的建设及其国内基础设施建设的投入。同时,面对特朗普大谈“中国偷走了美国的工作”、“美国应该向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征收更高的关税”等一系列贸易保护主义浓厚的言论,布鲁金斯学会外交政策项目约翰•桑顿中国中心和全球经济发展项目的资深研究员杜大伟(David Dollar)对其进行了理智的剖析与反击。本期《中美印象》周报为您提供这两篇文章的独家译文,以飨读者。

  ——编者按
  1、全球化:西方能够从亚洲学到什么?

  Ijaz Nabi 国际发展研究中心巴基斯坦部门的研究主管

  全球化极大地促进了亚洲的发展,日本、韩国、中国台湾地区、马来西亚、新加坡、中国香港地区、泰国和中国大陆从全球资本流动、知识交流、全球资金的快速流转中获取了持续的好处。在全球化的过程中,这些国家的富人虽然变的更富了,但是穷人的生活水平也得到了提升。

  在很多亚洲国家的经济发展中,中产阶级扩大了,贫困也实实在在地减少了。在城市得到更高质量的制造业工作后,农村的贫困人口可以获得更高的工资。随着技术的发展及贸易的扩大,就业的前景仍然非常乐观。随着全球化的深入发展,西方国家的族群矛盾加剧。然而,在族群复杂的亚洲国家中,比如马来西亚,全球化明显地促进了族群冲突的缓和。


  无疑,西方社会也在全球化的发展中受益颇多。英国和美国的服务业,特别是金融业,由此获取了巨大的好处。然而,随之而来的收入差距等一系列问题却远比亚洲国家严重。在西方的一些大都市(比如纽约、伦敦等),受过更好教育的年轻工人能够明显看到自己收入的增长,而另一方面,传统工业领域那些没有受到足够好教育的年老一代,随着制造业的转移,而失去了他们的工作。跟过去几代以来都享受的高质量工作增长相比,工作的质量也下降了,而且对这些传统制造业的工人来说,情况变好的前景非常渺茫,未来仍然是绝望的。更糟糕的是政治家们对这个问题的熟视无睹,当今美国与英国的选举形势都反映了这个问题。


  为什么亚洲国家能够在全球化中获益,同时还获得国内政治的持续支持,而富有的西方国家却深陷国内政治反弹的泥潭无法自拔呢?


  答案或许在于,亚洲政府在不断加大投入,提升其国民的竞争力(教育和医疗等),为迎接全球投资带来的高薪工作做好了准备。同时加大对基础设施的公共投资,以持续吸引外资。由于提升其国民经济力和基础设施建设而带来的财政赤字也由于工人由此获得的高薪工作而消化,政府的这一行为被其国民认为是非常值得的,受到了其国民的拥护。


  然而,不管是美国还是英国,政府都没有对其国民工作能力的建设及国内基础设施的投资建设给予足够的重视。在英国,保守党不仅留给议会了一个英国脱欧的公投结果,其首相卡梅伦也对其经济遗产感到非常“骄傲”:一个财政紧缩严重、“温和”的经济现状——税收很低、政府支出更低。这种“温和”经济形势的结果之一就是,大量的工人被困在毫无前景的工作中,并不断寻找机会发泄这种沮丧。


  在美国,奥巴马政府正在经受来自共和党控制的国会的压力。美国急需加大对健康和教育领域的公共投资以提高其国民的竞争力,同时更新其国内的基础设施建设以吸引外资,而这些全部都被国会以“财政紧缩”政策为名阻碍了,冥顽不化将会加剧这场由全球化下工作更新换代带来的痛苦。


  全球化下工作的更新换代是一个长期而艰难的过程,由此造成了反全球化的叫嚣。想要保护本国国民的工作,却不增加对教育和基础设施的投资,以增强人民的竞争力、吸引外资,这本身就是一种误解,且这种行为只会增加全球化带来的苦难。因此,对于西方国家的政府而言,在全球化带来的工作更新换代过程,除了积极干预以减少这个过程带来的破坏之外,别无他法。


  当然,全球化下,由发达国家向发展中国家的产业转移及由此带来的工作流转中,亚洲国家在赋权其国民,增加其国民的竞争力方面有很多天然优势,难度没有那么大。然而这一过程中的发达国家必须进行创新,探索新一轮的生产性工作。但是,众所周知,如果教育标准提高了,物质基础设施完善了,科学研究得到足够的资金之后,这种新工作的创造将更有可能。


  富裕的发达国家不应该放弃对国内制造业的重视,因为后者是解决一个国家就业的重要来源之一。德国在这方面已经做了表率,在其发达的经济基础上发展出了高端制造业——德国有着高技能的劳动力资源,可以制造技术密集型产品,这为德国带来了极大的贸易顺差。所以,德国并没有出现严重的反全球化情绪。
死气沉沉的城市,看不到希望的工作,加上漠不关心、无所作为的政府,都会让人民觉得其生活水平在持续下降。善于玩弄种族问题的煽动者已经把矛头指向外来移民,并且已经成功地挑起了发达国家的工人们对外来移民的愤怒。对于一个民主社会来说,这种现象是背离其民主理想的,且不管从长期还是短期来看,这样做都无益于任何问题的解决。相反,这些反对者应该将目光投向其选举出来的政府,期待他们能够在这场工作更新换代中发挥应有的作用。


  由于欧洲民族主义的冒进,世界已经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对非洲和亚洲的殖民伤害及两次世界大战就是最明显的例子。欧盟是一个试图携起手来解决共同的挑战,避免为狭隘的民族主义目标相互竞争的一次伟大尝试。如果由于西方国家没能成功应对全球化带来的挑战,从而造成欧盟离心力的加强及其他多边机制效力的减弱,将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历史倒退。

  2、特朗普与中国

  杜大伟(David Dollar) 布鲁金斯学会约翰•桑顿中国中心和全球经济发展项目的资深研究员

  美国与中国的贸易发展,造成了美国制造业就业率的下降,且增加了美国蓝领工人工资增长的压力。不管是对共和党还是民主党,这都是一个真实存在的问题,政客们必须努力思考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在上周的竞选演讲中,特朗普提出了三条解救办法:1)为进口中国的商品征收高关税;2)将中国定为“货币操纵国”;3)停止TPP。本文认为这些措施可能不能解决美国工人们所面临的困境。


  首先,关于向中国商品征收的高关税。从就业的角度来看,制造业提供的就业机会的减少是一个长期的过程。这反应了一个事实——在制造业领域,自动化和生产效率的提升相比服务业来说,更加容易。就生产力来说,美国仍然是一个制造业大国,美国制造业只是不再需要那么多工人参与生产了。美国与中国之间的贸易加速了这个过程,然而这对美国来说是难以接受的,因为缓慢的发展远比急剧的变化更容易让人接受。为进口中国的商品征收高关税,就像马已经走丢了才急着关紧马厩门一样,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加在中国产品上的高关税,并不会使服装、鞋类及低端电子产品等制作业的工作重新流回美国,只会促使这些领域的工作流向人力资源成本更低的其他发展中国家。另一方面,如果我们拒绝从这些发展中国家——低人力资源成本的国家进口商品,就意味着我们想要结束全球自由贸易系统,而后者几乎是维护世界政治经济稳定的源头。即使我们不遭受相关国家的报复,结果很可能也会损害美国的经济发展。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我们一旦提高了进口中国商品的关税,一定会受到一个强大的充满民族主义情绪的中国的报复。


  事实是,保护主义很有可能会引起报复,而这将使美国的经济变得更糟。解决制造业就业流失的问题,我们可以有更好的措施。提高对基础设施建设的公共投资便是最明显的途径,这样做将直接提升就业率。此外,提升各层次的教育——从学前教育到成人教育等等也是一个明显可行的办法。面对全球化带来的不稳定,工人们期望能得到政府更多的支持,相比为美国经济铸造一个隔离墙,美国政府想办法去提供这种支持将会更有助于问题的解决。


  其次,关于中国“操控货币”。认为中国还在进行“货币操控”,是美国缺乏长远眼光的看法。十年之前,为了保持人民币的贬值,中国政府确实进行了很多干涉。但是从2005年到2015年之间,人民币相对美元来说已经升值了25%,这也使的其巨额经常账户盈余(贸易顺差的的最主要指标)对国内生产总值的贡献率从2007年的10.1%下降到2015年的2.7%。过去的几十年以来,由于人民币贬值,中国的货币市场承担了很大的压力,因为这将导致国内投资机会的减少,大量资本外流。中国中央银行已经开始采取手段以使人民币升值,而不是贬值。我们应该高兴,中国政府在努力促使人民币升值,因为这有利于目前全球经济的稳定。2015年美国国会出台了一个法律,从多个角度界定了何为“货币操纵国”,显然,中国并没有达到其中界定的标准,因为中国正在抛售其外汇储备,而不是积累。


  第三,关于TPP。中国并不是TPP的创始国,由此,如果TPP成功实施,未来中国想要加入TPP,则必须得到美国的批准。美国与TPP其他创始国之间的关系,和其与中国的关系形成了一个有趣的对照。碰巧的是,TPP创始国们加起来的经济体量和中国是一样的——约为10万亿美金。但是美国与这些国家间的贸易更为平衡——美国出口到这些国家的东西是中国的六倍,同时,美国在这些国家的投资是中国的15倍。换句话说,TPP集团是一个更开放的经济体,TPP协定能够加深国家间的经济融合,同时解决劳工、环境等这些重大的问题。


  事实是,面对进口和国内的投资市场,中国仍然不够开放,这是美国感到沮丧和失望的原因。坦白讲,我们并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去促使中国变的更为开放。中国的领导者们如今关注的焦点是国内政治和与邻国的领土争端,而不是与美国的经济关系。对中国进行贸易保护主义政策并不会造成中国的突然开放,却很可能会招致中国的报复。对于美国来说,加强与TPP创始国(他们和美国有着相似的经济观念)和欧洲伙伴的联系,将是一个明智的策略。美国国内的很多工作都和出口相连,我们应该去促进基于规则之上的自由贸易系统的强化,而不是发起一场没人胜出的贸易战。

  
      翻译:Hui
      原文链接:
http://www.brookings.edu/blogs/order-from-chaos/posts/2016/06/30-trump-and-china-dollar

 

发布时间:2016年07月19日 来源时间:2016年07月19日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2016.07.22用户名:游客

评论:赞成杜大伟的观点

简报NEWSLETTER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